访问主要内容
法国思想长廊

雷蒙·阿隆第十二节 知识分子的鸦片之六———知识分子的历史迷信

音频 10:25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与法国著名政治哲学家雷蒙·阿隆资料图片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与法国著名政治哲学家雷蒙·阿隆资料图片 DR网络图片

[提要] 由于知识分子是以思想活动确立自己在社会中的地位的,所以他们会本能地迷信历史而轻视当前,正像宗教人士对圣经中预言的迷信一样,知识分子更容易轻信所谓历史预言。历史决定论给他们提供了一个理论框架,这正是雷蒙阿隆所担心的。

广告

问:看起来,历史决定论确实有很强的宗教意味。

答:是这样的。由于党拥有了预知未来的方法和特权,它的行为就更有辩护力。阿隆相当聪明地看出来,列宁在1917年之前就已经用政党取代了阶级。十月革命实际上是由布尔什维克,主要是由列宁领导一小群职业革命密谋集团所有效实施的行动。阿隆说:“此后,阶级自身的发展与政党的力量,已不成比例。革命不再取决于阶级力量的壮大,而更多地取决于政党的行动力”。阿隆批评那些左翼知识分子,特别是梅洛·彭蒂,说他们相信布尔什维克,是因为掌握了历史规律,所以能预见未来,取得成功。好像这个历史哲学,真有功效。

但其实,他们并不拥有任何资产阶级所不知道的预测和行动的科学。那种所谓事物发展的必然法则,与其说能够用来指导行动,不如说能够为他们的行动作事后的辩解。所以我们应该知道,像《联共(布)党史教程》这种用来证明苏共英明伟大的历史教材,只不过是为事后解释合理性的一个拼图。阿隆总结这种历史哲学时有两句话非常重要,一句是“这种普罗米修斯式的野心,是集权主义的思想根源之一”,二是“当暴力自以为在为一种既是历史的,又是绝对的真理服务时,它就变得更加没有人性”。由此我们可以知道,所谓历史决定论,也是知识分子的鸦片。

问:雷蒙阿隆指出了知识分子的鸦片是什么,那他自己是否提出了对知识分子的要求?

答:当然,他的这部书的第三部分就是专论知识分子,题目是“知识分子的异化”。什么是异化,需要先作一点解释。异化,它的字面含义,是丧失。所以在英文、法文中,它有一个重要的意项是“疯癫”,aliénation ,是说人丢了魂儿,丧失了自己的本质。它是德国哲学中黑格尔使用的一个概念,指精神外在化、对象化为物质,使精神不再能够认识自己。马克思借用这个词,表达他对雇佣劳动的看法,说的是人在劳动中丧失了本性,成为了工具。雷蒙阿隆用这个词是指知识分子丧失了它的本质。那么,什么是知识分子的本质?为了回答这个问题,阿隆先定义知识分子的概念。他认为知识分子有宽窄两个层次的定义。“最广义的概念是非体力劳动者,而含义较为狭窄的第二个概念,包括专家和文人”。

这广义的概念,随着非体力劳动者数目的增加而渐渐失去了意义。而狭义的概念,又可以区分出技术专家和主要从事文艺工作的人。阿隆指出,知识分子intellectuel这个词最早使用是在俄国,用来指“那些已从大学毕业,并接受了本质上源于西方的文化的人”。他们组成了一个小集团,吸纳出身于贵族家庭的子弟,信奉科学与自由,渴望改造旧制度,应该说严格意义上的知识分子,是指这一类本质特征在于以普世价值和理想,衡量现实,批判现实的人。当他们的行动保持着为普世价值而批判,而奋争时,他们作为知识分子的本质就是完满的、未异化的。这就是阿隆的标准和评判的参照。

问:但是知识分子并不必然持有同样的立场。

答:对的。阿隆从一个社会学家的角度指出:“一切教义、一切政党,无论是传统主义的,自由主义的,民主的,民族主义的,法西斯主义的,还是共产主义的,都始终有它自己的颂扬者和思想家,在任何一个阵营里,知识分子都是把意见或利益转化为某种理论的人。依其定义,知识分子并不只满足于活着,他们还要对自己,对存在进行思索”。所以我们可以说,阿隆对知识分子的界定也有两个层次,一个是理想主义的,一个是现实主义的。所谓理想主义,就是说知识分子的批判活动,是以他认定的真理为标准,而不是为了趋炎附势,阿谀逢迎权力,在这个层次上,不管你相信什么,只要你是以非功利的态度来从事你的批判活动,你就是知识分子。我们可以举几个例子。

坚信马克思主义的德国社会党人李卜克内西、罗莎卢森堡,就是为坚持他们的社会主义理想而献身的。左拉在德雷福斯事件中挺身而出,以《我控诉》的檄文为正义而战,当然是知识分子的典范。但是同样,迈斯特坚信自己的宗教立场,与启蒙思想为敌。但是这些都是出自他的坚定信念,所以他也是知识分子。托尔斯泰的非暴力反抗立场,坚决反对革命,反对暴力,他的信念是出自对苦难的同情,对普通人的大爱,这些都是评价一个知识分子的理想主义立场。

问:阿隆的这个标准和朱利安·班达的立场非常接近!

答:你看得很准。阿隆在谈到《知识分子的鸦片》这本书的时候,就提到有些评论家把这部书与朱利安·班达的名著《知识分子的背叛》相比较。那么这两部书在什么地方相像呢?我先来比较一下,因为班达我们后面要讲,所以这里先做一个简单的比较。知识分子一词,阿隆和班达用的,其实不是同一个字。阿隆用的是比较现代的intellectuel,而班达用的是一个中世纪的词clerc。这个词本来是指教会中的神职人员,因为在中世纪有文化、有知识的人,大多是教士,是神职人员。所以clerc这个词更准确的译法,应该是知识人或读书人,有点像我们中国传统意义上的士。班达用这个词是要强调,知识人在社会系统中的那个超然神圣的地位。

班达有一段名言,他说:“无产者、资产者、国王、大臣、政治领袖,人类中的这些阶层,我称之为‘世俗中人’。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追求、获取实利,物质利益,但是还存在着本质上与此不同的另一类。这类人的存在,在某种程度上,正是对前者的审视。我称此类人为‘clerc’。这个词表明,这些人的活动,从本质上不追求实用目的,这类人的快乐在于艺术、科学、形而上学的沉思,在于占有非物质的事物。从而,他们的基本态度是‘我的王国不在此世’”。在这个意义上,班达的clerc (知识人)和雷蒙阿隆的intellectuel(知识分子),在理想主义的意义上是一致的。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