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东京专栏

为什么日本出现“日韩断交论”?

音频 07:32
中日韩
中日韩 网络照片

围绕韩国法院勒令日本企业支付赔偿的韩国原被征劳工诉讼的判决等,日本外务省亚洲大洋洲局长金杉宪治与韩国外交部东北亚局长金容吉3月14日举行了约两个小时的会谈,无果而终。

广告

目前,日韩围绕许多问题对立尖锐,日本国内甚至还出现了“日韩断交”论,据日本网络新闻《ZAKZAK》(周刊富士)2019年2月18日发表的题为《日韩议员联盟退会议员的激论 “贬低皇室,侮辱日本国民……过于纵容韩国的恶果”》一文,在文中,日本自民党议员、环境副大臣城内实针对韩国国会议长文喜相要求天皇就慰安妇问题道歉一事指出:“将强烈地继续要求文喜相道歉并收回自己的言论。现在马上应该通过签证发放的严格化等手段,采取让韩国感到痛苦的报复措施。对于一般国家来讲,这种情况下,已经断交了。”杂志《文艺春秋》2019年4月号发表专题文章《日韩断交全面模拟》。
目前日韩关系正在出现前所未有的大翻盘,确实具有颠覆性的趋势。

首先是历史问题,韩国方面否认2015年底日韩达成的有关慰安妇问题的共识,2018年11月21日,韩国政府宣布解散依据《日韩慰安妇协议》设立的“和解与治愈基金会”,1月28日,韩国“慰安妇”受害者金福童老人离世,2月1日其出棺仪式在日本驻韩国大使馆前举行,引起日本的极大愤怒。韩国国会议长文喜相2月在美国出差时接受美国彭博社采访时就慰安妇问题表示:战争犯罪主犯的儿子天皇应该就慰安妇问题谢罪。

在一个就是战时劳工赔偿问题,日本接二连三的判处日本企业赔偿原战时日方征用的韩方劳工,并扣押日本当事企业财产要进行拍卖。

第三就是针对日方指责韩国海军驱逐舰向海上自卫队P-1巡逻机进行火控雷达照射,韩方则指着日方巡逻机至近接近韩国舰艇。

对于日韩双方在各方面的对立,日本方面非常愤怒,认为韩方已经颠覆了日韩建交的基础《日韩请求权协定》。

二战以后,由于当时韩国不是《旧金山和约》的当事国,因此没有和日本建立邦交,1965年,双方为了建立邦交,双方签订了《关于日本国与大韩民国之间基本关系的条约》,简称《日韩基本条约》,同时作为其附属文件,签署了《有关财产及请求权问题的解决及经济合作的日本国和大韩民国的协定》等,也就是常说的《日韩请求权协定》,根据这些协定,规定日本向韩国提供5亿美元的经济援助,其中3亿美元为无偿援助;2亿美元为有偿援助。由此两国及国民间的赔偿要求权完全的,而且最终地得到了解决。加上民间借款等,当时日本向韩国所提供的援助达11亿美元以上,而当时韩国的国家预算约3.5亿美元。

在日本所提供经济援助的基础上,韩国完成多项基础设施建设,如浦项综合制铁、京釜高速公路、岭东火力发电所等,实现了经济的发展。上世纪60年代的后半期出现了经济起飞的“汉江奇迹”,人均GDP从80美元增长到70年代后期的1600美元,成为世界上的经济强国。

因此日本方面认为:根据《日韩请求权协定》,作为战争中发生的所有事情的赔偿,韩国国家已经拿去了,这是日韩建交的基础,《日韩请求权协定》是对包括司法府在内的整个当事国都有约束力的协定,如果不履行这个协定,就是颠覆了日韩建交的基础。
但是对于战争中个人所受蒙受的损失的赔偿请求权是否存在?韩国国内在议会、司法等方面一直有不同的意见存在,甚至在日本国内也有不同的意见。

2012年5月24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日本征用的9名韩国人对三菱重工和新日本制铁诉讼的上诉审中,韩国大法院认为:个人的赔偿要求权没有消灭,因此要求下级法院重审。

韩国最高法院在2018年10月30日作出要求日本新日铁住金(原新日本制铁)向原韩国劳工等支付赔偿的终审判决,2018年11月29日,韩国最高法院终审驳回了日本企业的上诉,要求日本三菱重工向二战期间遭受强迫劳动的韩国劳工进行损害赔偿。
由此,韩国在司法上否定了日本方面根据《日韩请要求权协定》,认为两国及国民间的赔偿要求权完全的,而且最终地得到了解决的见解。

这一些列事件使日本方面十分愤怒,认为韩国根本颠覆了日韩建交的基础,甚至出现了日韩断交论。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