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公民论坛

茉莉:班农小船欧洲搁浅

音频 12:07
班农与玛琳娜-勒庞在里尔  2018年3月10日
班农与玛琳娜-勒庞在里尔 2018年3月10日 路透社/Pascal Rossignol

五月底,欧洲举行了五年一度的议会选举。选前,欧洲极右翼势力的抬头趋势颇为引人担忧。在此一关键时刻,曾任美国总统特朗普顾问的美国政治人物-班农前来欧洲试图煽惑极右翼势力,引发了各方的关注。然而,班农却在欧洲遭到冷遇,加之欧洲选民的踊跃参与,令班农颠覆欧洲的阴谋遇挫。旅居瑞典的中国异见作家茉莉女士对班农小船在欧洲搁浅的原因进行了深刻的解析。

广告

法广:首先请谈谈,班农前来搅局欧洲议会选举的真正意图是什么?

茉莉:五月份正是欧洲议会举行五年一度的选举。本来大家都很担心欧洲议会选举,因为右翼的民族主义者、就是民粹主义者闹得很凶,(他们)要改变欧盟。就在我们全都在担心的时候,非常多的选民都去投(了)票。欧盟是世界上最大的公民自愿结合组织,我们对它充满了期盼、充满了信任。这之前,班农就来了。从2017年起,班农就开始介入欧洲问题。然后在欧洲议会大选的时候,他就准备坐镇法国,招揽欧洲各国的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他毫不掩饰前来欧洲的企图,公开声明:他来欧洲的目的,就是摧毁欧盟。他说:他要把欧洲各国的极右民粹主义政党全部带到船上,就是上他那条船。所以我说,他这是一个阴谋家船党。他来是为了破坏欧洲、破坏欧盟。

他们的破坏企图、包括他(因为他是美国总统大选的设计师),他和特朗普总统都有破坏欧洲的企图。他们的企图反而激发了欧洲人民保护欧洲的责任意识。所以我们在这次选举中,开始就明白:只有团结起来,欧洲各国只有团结一致才能幸存下来。所以这次欧洲选举的结果还不错。亲欧盟的绿党和自由党取得重大胜利。主流政党守住了地盘。虽然法国等国的民粹党有所上升,但是总的来说,他们只占总数的20%多的议席,对主流并不构成威胁。

总之,人文的欧洲守住了底线,没有像美国那样,在极右民粹主义潮流中被颠覆。

法广:2017年开始,班农就策划在欧洲组建一个被其称为“运动”的组织,向欧盟各国激进右翼党派提供支持以及经济资助。他的做法能否理解为一种“个人行为”?

茉莉:我想恐怕不是的。因为班农不是一个人在行动。首先就是他叫做“运动”的这个组织,有人给他的组织提供巨大金额的捐款。按照他自己的说法,(捐款)是来自欧洲的、身份不明的人。但是为什么“身份不明”呢?是什么目的呢?这就很难说。其次,班农的欧洲行动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分裂欧洲的策略是一致的。特朗普早就在他上台之前就说过,欧盟应该解散、欧元应该取消。他要解散欧盟,取消欧元,这几年他表态支持英国脱欧,还胡说“欧盟是德国的工具”。他还不断地怂恿更多的国家脱离欧洲。包括他跟意大利讲,把欧盟搞垮、把欧洲搞垮,他才放心。

法广:班农在今次欧洲大选中是否如愿起到了某种推波助澜的作用?

茉莉:班农的思想却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但是,班农的思想本来就来自欧洲。如果我们看看他的思想根源,里面都是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有的指意大利法西斯思想家Julius Evola, 意大利思想家是支持阶级观念、支持种族主义的。他的理论是为法西斯和纳粹提供了理论基础。班农是继承了他的法西斯理论。班农还称自己为“列宁主义者”。他的“列宁主义”也是来自俄国。所以不管怎么样,他的这些思想来自欧洲,他想来影响欧洲的时候是充满信心的。他想要招募德国、荷兰、意大利和奥地利等国家的极右民粹政党。但是,他失败了。他的小船在欧洲搁浅了。

他为什么失败?当他带着大把美金来到欧洲的时候,他以为欧洲是有新纳粹和民粹主义的民意基础的时候,欧洲是有民粹主义和新纳粹的基础的。所以他要来的话,他一定能够搞一个轰轰烈烈的运动来改变欧洲。但是他来的时候大失所望。因为原来他想把钱送给那些各个国家的极右派的哥们、姐们们,包括法国的勒庞,后来全都对他冷淡了。这就是一个很根本的原因就是:极端的民族主义本质都是排外的。当班农在大选之前来到欧洲的时候,他想要联络欧洲各国的新纳粹、极右民粹,但是大家不理他,都对他很冷淡。有的是不见他,有的不收他的钱,具体地说有三个原因。

第一,各国法律禁止班农资助极右翼政党。班农要进入13个国家,有9个国家的选举法规定:不允许外国的组织或个人向本国的政党提供政治咨询服务和政治捐款。如果那些欧洲极右政党接受他的资助,就是违法了。所以不能要他的钱。有几个国家可以接受钱的,法律还没有禁止的像:瑞典、丹麦、芬兰、奥地利、波兰、捷克。它们也拒绝参加班农的活动。最后班农能资助的只剩下荷兰的极右翼自由党,而这个当在这次选举中败得一塌糊涂。

第二个原因是:民粹主义政党都有自己的“本国优先”。就是说,班农和特朗普口口声声说“美国优先”,欧洲的这些民族主义政党之所以在本国立足,靠得也是“本国优先”。所以它不可能跟着(班农)走。跟着班农走,就会被视为“班农的小跟班”、甚至是卖国贼。所以班农的到来,并没有这些政党愿意接近他。瑞典极右的民族党“瑞典民族党”(成员)都很年轻。但是他们一开始就拒绝班农,因为这些年轻人说:这个班农老头对欧洲一无所知。因此他的支持没有用、没有意义。我们也(主张)本国优先,为什么要听美国的?

第三个原因,班农一败涂地就是因为特朗普的贸易战导致欧洲和美国离心离德,特朗普老是跟欧洲的右翼打得火热,比如说意大利首相孔特,因为他老跟欧盟闹,特朗普就很欣赏他,夸他是“很棒”的家伙,“很棒、很棒”。但是他们喊“很棒”的时候,是为了共同的(主张)“反移民”。其他方面就很麻烦,就有矛盾了。因为美国对欧盟打贸易战,它的关税也打击意大利的汽车行业;美国制裁伊朗,意大利的企业也会受损。意大利也不听特朗普的要求,也不愿提高本国的北约经费。总之,特朗普的贸易战导致他在欧洲的好朋友都要跟他离心离德。这是班农本次在欧洲一败涂地,他的小船搁浅的原因。

法广:班农满怀信心的跑来欧洲,为什么会一败涂地,他的思想理念有着怎样的危害性?与特朗普相比,有着怎样的不同之处?

茉莉:我认为班农是个有理念的人。不可以把他看作特朗普。特朗普只懂交易的艺术,因为他是商人出身。主要就是钱,你给我钱,交税、给钱,关税、关税。他跟各国打交道,只有这么简单。班农据说是有意识形态理念,有大志策略的。他有各种各样的思想。有的时候班农对世界的判断和美国的局势是有一点清醒的意识和判断的。他觉得世界和美国出现很多问题。如何对待这些问题,采取什么策略?他完全是错的。

比如他要采取列宁主义者的“摧毁国家”作为目标,他要摧毁欧盟。但是他的列宁主义是极右列宁主义。他要摧毁欧盟的,实际是那些普世价值。包括平等、宽容、人权和理性精神。就是超越国家、宗教、民族,就是出于良知和理性的价值观。所以班农来到欧洲,他的这些法西斯理论,他的列宁主义,摧毁一切的豪情壮志,最重要的就是他的种族主义。他的种族主义在他担任极右翼的网站(他担任一个极右网站执行主席的时候),他宣传白人至上主义。反对多元文化、叫做“另类右派”运动。里面还有反犹太、反穆斯林、仇恨同性恋、仇恨女性主义,一系列形形色色的极右的垃圾都在他的网站出现。这是他的历史中最受争议的。

班农这些东西虽然在欧洲一败涂地,但是这些宣传成功地影响了美国。我们现在看看特朗普,在美国走向孤立主义、宗教保守主义、反移民、反难民,美国的趋势都有班农留下来的痕迹。反全球化,尤其是最近特朗普大打贸易战,连欧洲盟友都不放过,这也源自班农宣传的经济民族主义。所以班农的这些主义都是非常有害的。在一个人文主义的欧洲,他是没有地盘的。但是他却受到海内外不少华人所欣赏。尤其是右派华人。他们认为:班农的种族主义、反犹、反穆斯林,与他们无关。对反穆斯林,他们还很赞成。

但是,在班农及其那些极右的白人种族主义的眼里,有色人种都是非法移民。班农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说过,美国硅谷的亚裔、那些总裁太多了,“破坏了我们的公民社会”。印度人、中国人都在美国硅谷担任高管的。他认为这破坏了白人的公民社会。这就是班农的种族主义一定是包括我们这些黄种人、有色人种的。这是班农对于这个世界的危害性。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