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柏林飞鸿

三次颤抖:默克尔能否坚持到2021任期期满?

音频 04:51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欢迎到访的丹麦首相时罕见地改为坐着参加奏国歌仪式。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欢迎到访的丹麦首相时罕见地改为坐着参加奏国歌仪式。 路透社。

德国总理默克尔本月10日迎接国宾时,再次身体颤抖。短短一个月内,默克尔在官方场合发生三次颤抖,引起多方忧虑。默克尔随后表示,自己身体很好,但没有透露是否接受了医生检查。这引发了人们对国家领导人是否需透露身体健康状况的讨论。

广告

德语媒体甚至谈及政府危机。如果基民盟籍默克尔提前辞职,基民盟内部可能生发争夺总理候选人的激烈战斗。如果联盟伙伴社民党不接受基民盟新选手,德国就必须重新进行选举。在右翼民粹选项党已成德国第四大党的情况下,新选举可能继续不利于老党基民盟和社民党。提前倒下的默克尔可能引发德国政坛大地震。虽然默克尔11日通过部分时间坐迎国宾暂时避免了颤抖,但默克尔以后每次登台,势必受到更为广泛的关注。

德国《世界报》13日报道说,根据民调机构Civey受《奥格斯堡汇报》进行的民意调查,德国人59%认为,健康状况是默克尔的个人私事,不必公开。34%认为,默克尔应该公开说明健康状况。7%模棱两可。

德语媒体也就此看法不一。

《萨克森报》表示,德国有关联邦部长的法律没有涉及疾病的规则。因此,健康原则上是个人私事。在默克尔总理身上也是如此。但如果疾病长期而且影响到领导人履行职责,这时候就不是默克尔个人的私事了。默克尔的颤抖不是发生在关起来的门内,而是出现在全世界人的眼里。到时候,总得有理有据地说明,默克尔是否还有力量和能力来履行她的职责,或者更好的是,默克尔说明自己又恢复健康了。

《莱茵伐尔茨报》表示,在联邦德国,传统上是执政者隐瞒自己的严重疾病。这包括勃兰特和科尔在内。因为他们担心,承认有疾病将被认为是虚弱。但更好的方法应该是公开并有理有据地办事。比如,在美国,一个新总统开始工作前,医生们会检查并公布他的健康状况。默克尔则只是拒绝人们对她的健康状况的猜测。她说,随后的身体颤抖是首次颤抖引发的精神创伤的后果,这听起来很有道理。那她为什么不通过医生检查结果来向公众舆论证明这一点呢?

维也纳《新闻报》(Die Presse)表示,尽管默克尔暂时战胜了身体颤抖,但在她本月17日65生日岁时以及随后的夏季度假期间,她应该严肃地询问自己,在执政14年后,她是不是真的还能担任总理到2021年。毫无疑问,她为德国做了很多贡献。尽管她在2015年难民危机时,不可否认地犯下了后果严重的错误,但欧洲还是没有哪位在职政治家能享有像她这样高的威望。德国税收有盈余,失业率为5%,在欧盟平均值之下。尽管如此,德国的成功还是无法掩盖德国失去了光芒的事实。这和默克尔疲倦的大联盟有关。无论从电网,手机网到学校楼房,街道,生意模式以及政府首脑,德国都需要一个原则上的更新。当然,默克尔是难以取代的,但也不是不可取代。只是这么一直熬下去,这对德国不是一个良好的未来选择。

《路德维希堡地区报》写道,政治家当然不是机器。他们是健康有好有坏的人。而健康状况在德国首先是个人私事,这也是正确的。但作为德国领导人,默克尔是一个官方人物。没有谁比她更受到公众的关注。因此。公众舆论应有权知道,默克尔的健康状况究竟如何。特别是在令人不安的症状再次出现后,用“不用担心“的语言制作的镇静药片在这时候只能起反作用。谁想做“世界最强女强人”,她就必须接受人们对她的特别关注。

selfpromo.newsletter.titleselfpromo.newsletter.text

selfpromo.app.text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