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香港

建制派削株掘根建议干脆禁止示威考虑地区性戒严

警察高调抨击有示威者失去“常性”,有警察手指被咬断,但社交传媒USP记者Tam Ming Keung现场照片显示,有警察涉嫌用手挖示威者眼睛而遭反抗被咬断手头。
警察高调抨击有示威者失去“常性”,有警察手指被咬断,但社交传媒USP记者Tam Ming Keung现场照片显示,有警察涉嫌用手挖示威者眼睛而遭反抗被咬断手头。 (网络截图)

香港反逃犯条例修订运动的示威游行活动,从6月开始在民间反政府的民怨推动下,不但“遍地开花”渗透至多个地区,而执行维持秩序的警察,亦逐步走向失控,例如在这个周日,警察不但罕见地冲入商场挥棍追打示威者,商场顾客也不幸遭殃,警察而且一边清场一边堵塞地铁站围捕示威者,期间有警察涉嫌用手挖示威者眼睛而被咬断手指。建制派对此向特区政府献计,要求警方停止批出集会游行不反对通知书,平息他们认为无日无之的暴乱骚动的局面。

广告

根据香港公安条例,任何集会如超过30人者,要向警方申请不反对通知书。如未获通知书而有超过上述人数的集会,警方不排除指控他们非法集会的罪名。不反对通知书还列明游行地点和时间,但周日沙田游行,警方在时间未到之前,已将被拘捕的示威者控以非法集会的罪名。

亲共的39名建制派立法会议员联署发表声明,除了谴责游行后暴力冲击外,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蒋丽芸更去信卢伟聪,要求警方暂停批出集会游行的不反对通知书。

据苹果日报引述消息人士透露,蒋丽芸的建议并非是无的放矢,政府内部正循有关方向研究,探讨不同方案处理不同区域发起游行集会,其中一个方案是引用公安条例第17条(E),由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颁布戒严令。戒严令下政府会宣布指定区域、指定时间禁止市民进行公众集会,指定区域以外的市民也不能进入“禁区”,警方有权拘捕所有违令者。政府亦正研究戒严令下如何协调各区紧急服务和交通安排,并要求各部门提交应变方案。

民主党立法会前议员、熟悉金融界的单仲偕指,假使港府真以宣布戒严手法对付示威者,即使是短时间,也会对香港金融市场及国际金融中心地位造成灾难性打击。他指自1967年香港左派响应大陆文革造反派在香港挑起血腥暴动后,即使2005年韩农冲击、2014年占中,情况较现时严峻,当时港府也未宣布戒严,因为港府明白必然引发金融市场大动荡,股市及楼市受打击,国际社会及外资也会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失去信心,“即使事件过去后,亦系修补唔到损害”。他批评港府及警方若真的以戒严打压示威,后果将是香港无法承受。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