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美国/政治/社会

特朗普向民主党新人议员推特开战 凸显美国极端政治对立主流化

Ocasio-Cortez
Ocasio-Cortez DR网络图片

美国总统特朗普自上周日起通过推特针对国会民主党内,四名移民后代及新移民新人女议员的攻击和指控仍在继续。尽管特朗普的诸多推文被指涉嫌种族主义,并引发美国国内政界甚至来自外国政要的批评声音,但他在周一的表态中并无任何退让之意,甚至告诉记者这4名被认为是民主党内“进步派”的女议员,在他眼中是一群“极左的共产主义者“,并称“你们如果觉得在美国不开心,可以自行离去”。

广告

首先,要理解这场罕见的总统对国会议员的厉声批评和攻击,必须要回顾最近一段时间发生在民主党内的一次规模不小的政策和理念上的纷争。特朗普此次被指出言不逊,并带有种族色彩的攻击对象指的是,包括众议院史上最年轻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被称为“AOC”)在内的4名民主党籍新人议员。这些新生力量还包括明尼苏达州民主党议员奥马尔、密歇根州民主党议员塔莱布、马萨诸塞州民主党议员普雷斯利。这四人均为美国非欧洲裔移民后代,其中除了以索马里难民身份在1992年抵美,在2000年正式加入美国国籍的奥马尔外,其他人均出生于美国。由于她们是移民后代,生活社会背景相差不远,并同于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才被选人美国国会,这四人还在涉及美国对以色列等外交政策,及反对特朗普移民政策等国内问题的看法上持有统一战线,与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为代表的民主党传统政治观念相较更为偏左,因此在国会山上被称为民主党内的“小分队”(The Squad)。

事实上,特朗普在对她们四人的个人背景及政治观点进行攻击前,“小分队”已经与党内领袖佩洛西发生争执。她们反对众议院向共和党占优的参议院妥协,通过46亿美元边境援助法案。AOC就特朗普签署的这项法案与佩洛西公开内讧,批评以佩洛西为首的民主党中间派与共和党“同流合污”,一起投票支持美墨边境问题支出计划。较早前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 79岁的佩洛西也曾对新晋女议员们发表了一些富有争议的言论,称后者“不够尊重人”。而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29岁的国会议员AOC则直言,佩洛西“有些针对有色女性”,不过并没有说后者是“种族主义者”。佩洛西则随后对此指控加以否认,并呼吁希望党内分歧能闭门解决。民主党内建制派与由这四人代表的激进新兴势力的分歧也进一步凸显。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近日还不断强调将在全美范围内驱逐非法移民。

也正是在美国政界就移民问题争论不休,行政当局准备出重手打击非法移民,民主党内部出现内讧的情况下,特朗普曾在上周为与其经常发生矛盾的佩洛西直言称,他觉得作为议员AOC对议长佩洛西“不够尊重”。分析人士指出,如若说特朗普的政治理念是近年来美国极右翼政策和社会思潮的代表,毫无疑问AOC等“小分队”则是极左翼政治理念在国会的新的代言人。或是看准了这次机会,特朗普自上周日以来对她们四人发起了长篇大论且用词激烈的攻击。他在当天的推文中一度写道,“某些所谓‘进步’的民主党国会女议员们,自己来自于世界上最差、最腐败和最无能的政府统治的国家,简直就是彻头彻尾的灾难。现在她们却对地球上最伟大、最强大的国家美国恶意指指点点,妄图告诉美国人应该怎么管理我们的政府。她们怎么不回到她们破败不堪、犯罪滋生的地方给我们看看怎么治理国家的呢。这些地方很需要你们。”

佩洛西对特朗普的“声援”并不领情,指责他是在故意“排外”,并呼吁众议院两党议员能共同谴责总统的“排外推文”,但特朗普在周一更是进一步发推文攻击民主党说,“如果民主党想要围绕这些非常不受欢迎和不具代表性的国会妇女的嘴巴和行为,所引发的粗言秽语和种族主义仇恨团结起来,那么看看它如何发挥将会很有趣。我可以告诉你,她们让以色列感到被美国抛弃了”。他还指控以AOC为代表的“小分队”是一群“共产主义者”,“痛恨我们的国家”,并称她们宣扬那些在“美国对以色列的支持者都是出于金钱的驱动,而边境巡逻人员则是集中营看守”。特朗普称,他们反犹,还反对美国,并就这四人的一系列国内外政策主张和对当局的批评加以严厉的反驳和攻击。特朗普称,“他们从一开始就希望我遭到弹劾,并称如若将其变成民主党主流,不但会摧毁民主党,他们的政策还会摧毁美国。”

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此次在美国近代史上罕见的以总统身份,火力全开地全面攻击政敌的行为与美国政治在近年来极端化的体现,以及即将到来的下一届总统大选不无关系。这可以被认为是美国极右翼政治势力代表,向极左翼政治势力代表在他们刚就职和控制不久的主流权利机构,及社交媒体上经主流媒体扩散的正面较量,实属罕见,且预计将继续持续下去。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