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东京专栏

日本增加消费税也仍然面临国家财政破产危机

音频 08:43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资料图片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资料图片 路透社图片

日本的消费税从10月1日起从8%上调至10%,日本增加消费税的目的主要是因为日本财政债台高筑,国家和地方财政长期债务到2018年末合计1107兆日元,约达日本GDP的两倍,每年财政入不敷出,靠发行国债支撑年度财政。

广告

但是从日本增加消费税的历史上看,日本虽然不断增加消费税,但是财政赤字不仅没有减少,而且越来越多,长此以往,不久后,日本将面临着国家破产。

一般消费税构想是1978年诞生的大平正芳内阁首次提出,但这一想法受到中小企业和消费者团体的反对,构想提出后仅仅一年,自民党便在众议院大选中惨败,消费税构想被迫中断。

1987年,中曾根政权提出了与消费税类似的“销售税”法案,遭到反对,自民党在以后举行的地方选举中惨败。

1989年,竹下登内阁以实施所得税减免为前提,开始推行3%的消费税制度,1997年,桥本龙太郎内阁将消费税提高到5%。

由于增税造成了景气低迷,这两次增税最终都没有使税收增加。1989年实行3%消费税以后,一般会计税收从前一年的54.9兆日元增加到60.1兆日元,但是由于增税带来景气倒退,适得其反,到了1994年,年度税收跌到了51兆日元,比没增加消费税之前还低。1997年4月1日实行消费税增至5%,当年一般会计税收从52.1兆增加到53.3兆,但是1998马上惨降到49.4兆。1988年度,日本新增国债为7.2兆日元,1989年度因增加消费税下降到 6.6兆日元,但是在1990年度立刻反弹到 7.3兆日元。1996年度,日本新增国债为21.7兆日元,1997年度由于消费税增税下降到18.5兆元;但是到了1999年度,一下子反弹到34兆日元,虽然在2017年以后,财政岁收开始出现增长趋势,新发行国债也连续9年出现减少趋势,但是旧债还不清,又添新债,债务总额还是越来越多。1998年末国家和地方财政债务为550兆日,到了消费税增加到8%的2014年,已经增加到了972兆日元,而到了将消费税增加到10%的2019年,已经达到了近1110兆。

日本2019年度一般会计税收预计将比2018年度初期预算增加5.8%,达到62兆4950亿日元,创历史新最高,但是遗憾的是财政预算的增长速度要比税收的增长速度快得多,2018年的一般会计税收达到了60兆3564亿日元,而当年的一般财政预算为97兆7128亿日元,到了2019年度,一般预算总额为101兆4564日元,税收增加了2兆1386亿,预算却增加了3兆7436亿日元,而日本财务省9月5日发布消息称,中央政府2020年度一般预算的概算要求总额为104兆9998亿日元,金额又比2019年度的预算增加约2.2万亿日元,连续8年创历史新高,如此入不敷出,怎么能实现财政黑字化呢?

据今年日本内阁府制定的中长期经济财政估算,安倍政权做出的2025年度实现盈余的政府财政健全化目标,即便实施消费税增税,中央和地方合计仍留有2.3万亿日元赤字,实现年度盈余的时间至少推后至2027年度。

但是如此在财政上恶性循环,到2027年也难以实现财政年度盈余,日本如果不改变这种即使增加消费税,支出的增加仍然大大超过税收增加的恶梦,将永远摆脱不了财政赤字,而且越滚越多,越陷越深,最终就会面临国家破产。日本已经出版了许多书籍,告诉人们怎样对付或将到来的国家破产。据日本财务省统计,2018年度日本国家和地方财政长期债务和GDP之比已经达196%,这在先进国家中绝无仅有的,就是近年希腊财政破产的时候,财政债务和GDP之比也仅为170%,因此可以说,日本的财政状况正面临着非常严酷的现实。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