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中华世界

陈一新谈韩国瑜是否应请假或辞市长职拼2020大选

音频 11:28
韩国瑜总统之路变量
韩国瑜总统之路变量 亚洲周刊

台湾距离2020总统大选现在剩下不到3个月的时间。而现在台湾2020年总统候选人在郭台铭宣布不参选之后,局面已经明朗化:蓝绿对决。不过,由于韩国瑜在2018地方选举跌破眼镜地把“绿油油”的民进党大本营高雄市出乎意料翻转变成“蓝天”,一举拿下,不甘心的民进党当然此刻要趁机重磅打击这位台湾政坛百年难得一见的人气王---高雄市长韩国瑜。绿营人士因此铺天盖地在媒体宣传鼓噪说:他答应当高雄市长,高雄选民才投票给他,现在却无法做好坐满。希望在高雄市民心目中塑造一个韩国瑜出来竞选总统没有正当性,甚至大动作起哄,要民众一起签署罢免韩国瑜。但是韩国瑜若继续在高雄市议会被绿营市议员羞辱、整肃、黑韩、红韩或黄韩,一些韩国瑜支持者不忍心,估量之后也认为不值得,应该干脆请假,专心拼选举。也有少数支持者甚至主张,他应该辞掉高雄市长职,专心选举,可说众说纷纭。至于韩国瑜究竟应不应该请假或辞职高雄市长职务,专心拼台湾2020总统选举,本台(法广)本次节目邀请台湾文化大学讲座教授陈一新教授点评分析。 

广告

陈一新:对于韩国瑜,台湾内部起的争议是,有人质疑刚当选高雄市长的他,该不该选选总统,有人问他究竟该不该请假拼选举。另外,也有人认为不该有两套标准,绿营的蔡英文总统也该请假选总统。不过,我认为这倒不是,因为总统的职权不一样,总统除了负责国防、两岸关系及外交三大领域之外,他也要去了解民间疾苦。所以他即使去庙会、去拜庙,每庙必拜,也是他自己的选择,至于是否与其责任相符合,我觉得并不值得去太大争议它,因为总统本来就有职权去巡视全国。所以蔡英文总统去全国拜庙,这和选举挂钩,那是她运气好,因为她现在是总统。过去,马英九也是如此,只要他请假,该请假的就请假,不该请假的,就按照人事室的全国管理假期,有薪假是21天,如果超过21天,你付钱就是了,扣薪水就得了。我认为。韩国瑜有权利请假,蔡总统也不必因选举而请假或辞职。所以有人说,韩国瑜应该辞职是大错特错。既然他是国民党提名的总统候选人,当然有权利参选总统,至于请假21天,如果超过天数,付钱就是了,缴钱、扣薪水,很简单的事,也不必把它泛政治化。所以,人们也不必批评蔡英文下乡到庙里去选举造势,因为这是总统的权责,也是任何总统候选人的权责。

法广:那么你认为韩国瑜在请假上可以获得什么选举优势,或者会带来什么缺点吗?

陈一新:我觉得他采取请假动作太迟了。还不到三个月就选举了,你还在高雄市议会答复市议员的咨询,还不快把总统选举当回事吗?总统选举是非常艰苦的工作,行程很大,要跑全国,到时候要准备的议题很多,远比选市长的时候,议题更多。您难道要轻忽其事吗?你作为一个总统候选人脑袋再好,每天也要记忆很多的问题,还有很多要随机应变的问题,还有一些临时冒出来的问题,你都需要一一解决。你不可能说,坐在市议会里面接受质询,而忘了你的一个更重大的目标。你既然已经代表国民党要参选了,你的更大的目标就是:要选上。而不是躲在市议会里接受质询。而且你要去跑透透,那是非常辛苦的事情,我认为韩国瑜早该请假了。既然要参加大选,就不要蜡烛两头烧,这样不但对身体不好;韩国瑜也说过,他的身体是目前22个县市长里身体最差的。所以说,你能叫韩国瑜用这么差的身体去选举吗?选举已经很辛苦了,还让他待在市议会被“凌迟、拷打”,被询问质询,我觉得这对他是一个酷刑。蜡烛两头烧的结果,任何人都会体力不堪而病倒,那不是我们所乐见的。

法广: 你认为他应该选择何时去美国访问?

陈一新:据他自己先说,可能11月,但后来又说,还没有定案。不管他之前或之后,我觉得愈早愈好。你请假愈早,总统选举的胜算就愈多1分,愈晚,就可能愈少1分。孙子兵法说:多算胜,少算不胜,所以他得赶快多多准备。

法广:他的夫人李佳芬不是也帮丈夫跑场吗?可以替他加分吧?

陈一新:这还不够,不是本人,就无法完全取代,例如,今年年初,台北市长柯文哲不是支持他的一个爱将女的立法委员候选人吗?结果对于柯文哲的支持及关爱并不能够转移成为别人的支持者,结果得票率一万票都拿不到,连选市议员可能都有问题。

法广:本次国民党有真正要努力助选韩国瑜吗?这么到现在党内还在吵吵闹闹?

陈一新:我认为韩国瑜阵营还在与国民党磨合当中,这是很正常的,因为出现了很多问题啊!例如马英九替韩国瑜助选时演讲被台下嘘也是一个事件,另外韩国瑜跟吴敦义之前要见面,也常常出问题。还有郭台铭半路杀出程咬金,也是问题,双方还在磨合。不过,大致磨合的差不多了,党中央没有人再提到“换韩”的问题了。地方派系也磨合了。地方派系很少会叛变的,所以这也是让郭台铭却步的一个主要原因。加入地方派系还在游走两端,那么郭台铭说不定会决议参选。究竟他抢不到地方派系支持,联署又有困难,所以他才退选。

法广:过去,没看过国民党主席这么懦弱,选举不出大力辅选的啊!现任主席吴敦义怎么了?

陈一新:过去国民党主席权力比较大。但是从上一届大选主席朱立伦操作《换柱》之后,国民党主席的权力就下降了。朱立伦必须接受考验的,他可说首先破坏了国民党主席有权利可以处理很多的问题的人物。换柱之事一直缠绕着朱立伦历久不散。所以现在朱立伦考虑再三,愿不愿意当韩国瑜的副手,也是因为这个考虑。韩粉反弹,很多人对他反弹,对他的换柱反弹。事实上,我也认为这当初的气氛下,朱立伦不应该蒙受这样的批评。因为那是全党大多数立法委员参选人,以及国民党支持者的一个共同愿望。当然也有少数人当时还是支持洪秀柱。但是洪秀柱当时显然跟选举好像有一定距离,总统候选人对于立法委员候选人好像无法起《母鸡带小鸡》的作用。

韩国瑜的国民党副手有人推举朱立伦,说他有选总统经验,而且行政能力也很好,但目前韩国瑜还没有就人选做出定论。所以,这样也影响民进党迟迟不肯宣布他们副手人选,虽然有赖清德跑到美国去,似乎替蔡英文拉抬声势,可见他们已经有了默契,但还是不松口,就是怕国民党宣布的副手太强,让民进党吃不消,所以一直把赖清德的牌拖到最后时刻,才打出来。

法广:国民党总统候选人的选择过去一向采精英路线,让那些拿党内奖学金留学深造,拿到外国名校的文凭很风光、很耀祖的贵族血统出来担任重大要职。现在碰到这个没有留学、拿土文凭的韩国瑜,国民党内有否看不起他的趋势,真认为他是《草包》呢?前阵子这样批韩国瑜的声音还闹得风风雨雨。

陈一新:此次国民党初选时,我就一直强调:国民党推出来的人,我就支持,不管我个人认为如何。我觉得这样想,是比较理性的做法,而过去很多韩粉也不抱着这态度,认为他们永远支持韩国瑜,除了韩国瑜,没有其他人可支持;而郭台铭的粉丝也是如此。韩粉的凝聚力更大,但是内聚力有足了,不见得能够有外扩力。而蓝营国民党现在需要的是外面扩张的能力,来吸引中间选民,吸引青年蓝、知识蓝,还有经济蓝的群众,让郭台铭手下的人能够回到国民党的阵营。这样才能够在2020年1月11日克敌制胜。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