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柏林飞鸿

柏林墙倒30周年:德国东西部沟壑继续存在

音频 04:54
柏林墙变成艺术
柏林墙变成艺术 Gedenkstätte Berliner Mauer

11月9日柏林墙倒30周年即将到来之际,柏林举行为期七天的庆祝活动。这些庆祝活动已于11月4日拉开序幕。

广告

在市中心很多地方,人们能看到艺术家们用灯光等还原的当年的楼房和柏林墙的风景,追忆当年柏林被分割的情景。但不光在这七天内,在这之前和之后,柏林的艺术博物馆,电影院,文学楼等,都有以柏林墙倒塌和和平革命为主题的节目。自11月1日起,6月17号大街上已张挂起了长达150米的梦想毯。在这个艺术作品里,织有3万张人们写上了自己的远景、希望和消息的条子。艺术家希望通过这一作品,让人们回想起1989年秋天此起彼伏的示威游行打出的横幅。另外,还有艺术家在计算机上还原了近160公里长的三维柏林墙,让观众重又感受到当年的气氛,可以亲临其境般地对历史进行反思。

柏林墙倒塌时和倒塌三十年后的今天,德国人的心情发声了什么样的变化?《西德意志报》写道,回望30年前的那一天,那是个轰动事件。东西两德的分裂被战胜了。人们在柏林见证了世界历史。勃兰登堡门上跳舞的人们的图片传遍了世界。30年前的11月9日,也许是德国近代史上最幸福的一天。许多人在东德和西德不同的地方相互拥抱。到处充满了快乐和欢呼。到现在,很多事情都已发生了变化。2014年,柏林墙倒塌25周年纪念日时,德国的气氛还是无忧无虑的。首都柏林当时放飞了7000个闪光的气球,以象征和平革命的成功和被战胜的边境。当时,很多人都还是非常高兴的。但随后出现了难民危机,具有民粹主义色彩的选项党和对民主的越来越多的攻击,仇恨和谩骂,还有一个地方政治家被谋杀。东部人觉得自己被甩到了后头。他们开始公开发泄自己的愤怒。西部人则对此不能理解。根据一个民意调查,只有38%的东部人认为统一是成功的。很多东部人觉得自己是二等公民。东西部的沟壑看上去不会变得越来越细小。1989年10月9号,莱比锡出现了有7万人参加的周一大游行。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在出席今年的莱比锡游行纪念会上,敦促政界,“不要让这些人独自处于他们的忧虑和困境中。要关心他们。”

柏林出版的《日报》聚焦当年西德尤其是西德左派的状况。该报写道,当时,西德左派梦想着革命的到来。但当11月9号到来时,他们却没有做好准备,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柏林墙被打开时,有多少人在欢呼流泪。但那是所有德国人吗?不是的。西部人的情绪,根本没有那么激动。一九八九年九月,已有十万东德人逃到了西德。西德的住房和工作开始紧缺。根据当时的一个民意调查,近一半西德人认为船已装满,已没有给东德人的位置了。当年的社民党领导人拉方登在墙倒数周后提出,要引进两种公民制等,以阻止东德人继续向西德迁移。社民党当时对东德的政策是,目光聚焦东德社会统一党,希望该党做出一步又一步的小小进步。该党把公民运动视为是一种干扰。该党看历史有自己的盲点,于是没有走在历史的前头,而是被历史甩到了后头。但基民盟籍总理科尔和巴黎,伦敦,莫斯科和华盛顿一起,共同打造了德国的统一。德国的统一没有成为欧洲的障碍,而是成了欧洲的动力。但西部极端左派当时没有看到这一点,没有看到一个时代的终结。90年3月东部选举时,保守派获得辉煌胜利。这让西德的极端左派很烦恼。他们认为,东德人想要的正是他们否定了的议会制和资本主义。对两德的统一,西部极端左派也认为很荒诞。难道他们否定的国家民族主义又要成为潮流了吗?难道他们一直反对的德意志又要回光返照了吗?一些西部人流露出对东部人的厌恶和厌烦。西德当时没有出现任何一个赞成统一的示威游行。1989年的秋天是科尔任总理,而不是红绿联盟掌权,这是一件有利于国家的事儿。

德国电视一台就墙倒三十年后东部和西部是否已融为一体进行了调查。该台发现,东西部确实连到了一起,但还有不少差异。56%的西部人认为,统一程序很公平或比较公平。但东部人不这么认为。只有40%的东部人对统一程序表示满意。65%的西部人和78%的东部人认为,还没有出现真正的统一。墙倒30年后,人们把民主摆到了什么位置呢?59%的西部人对民主表示满意。但东部就不是如此。这里是59%的人对民主不太或者很不满意。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