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国际纵横

英国脱欧对国际格局的影响

音频 09:56
国际纵横
国际纵横

听众朋友,英国脱欧事宜一直受到全球的关注,因为这不仅仅涉及英国与欧盟的关系,也会对国际经济和国际关系带来重大影响。英国议会下院领导人利德索姆7日宣布,定于12日表决可能包含修改内容的“脱欧”协议。如果议会再次予以否决,她将宣布一份“时间表”,用以表决“无协议脱欧”还是延期“脱欧”。

广告

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去年11月与欧盟达成的“脱欧”协议今年1月在英国议会下院遭否决,主要原因之一是“备份安排”遭反对。“备份安排”旨在避免英国北爱尔兰地区与爱尔兰间恢复“硬边界”,即重新设置实体海关和边防检查设施。如果英国与欧盟在“脱欧”过渡期结束时仍未谈妥未来贸易协定,就启动“备份安排”。不少议员认定“备份安排”可能将北爱尔兰“留在”欧盟,造成国家分裂。特雷莎·梅的发言人7日重申,如果“脱欧”协议再次遭议会下院否决,政府将按照先前承诺,让议会表决“无协议脱欧”还是延期“脱欧”。发言人说,欧盟应与英国继续合作,确保英国如愿以偿地有序“脱欧”。

据英国《独立报》披露,最大反对党工党领导层“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支持就英国是否退出欧洲联盟再次举行公民投票。这显现工党领导层对“脱欧”二次公投的态度出现大幅转变。报道说,工党领导人杰里米·科尔宾目前致力于争取议会下院支持“软脱欧”,而不是最终让民众投票决定如何脱欧。科尔宾先前公开支持就“脱欧”作二次公投。但他7日告诉英国《每日镜报》,前一天与保守党籍前官员奥利弗·莱特温和尼克·博林以及工党议员露西·鲍威尔和斯蒂芬·金诺克的会晤让他“比以往更确信”,有望达成“软脱欧”协议。

 

另外,有评论人士指出,脱欧涉及内政和外交,而过去三年来英国政坛朝野和媒体谈论脱欧时,落脚点基本上都是内政,关于英国退出欧盟之后的国际角色定位,以及建立和支持这种国际形象的外交政策,似乎很少认真思考。

离3月29日大限还有不到一月的时候,这个议题无可避免地被更多提及,据英国媒体报道,外交大臣亨特提出一个概念,联结全世界民主国家的“无形链条”。保守党议员希利希望看到英国敦促世界贸易组织真正跟保护主义作战。工党影子内阁外相桑伯利提出需要增加“伦理道德维度”,更大力倡导人权和英国价值观。

根据外相亨特对脱欧后的世界图景展望,英国的国际形象设计是“无形链条”,负责串联世界各地的民主政体。这个“民主链”面对来自威权政体日益加剧的威胁,将致力于捍卫自由、民主、法治、公民权益和政治权益。“民主链”的敌人包括伊朗、缅甸,还有对新闻自由的压制、某些地区对基督教信徒的迫害,等等。

保守党下议院议员希利是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成员。他为脱欧后英国的国际角色设定围绕一个词:自由。贸易的自由,免受迫害的人身自由,思想自由。延伸出去,具体政策建议包括打击现代奴役、推动世贸组织向贸易保护主义开战、以此挑战威权、极权政府。为了实现这些政策目标,就需要进行机构调整,国际发展部和国际贸易部要重新回归外交部,英国海外援助拨款的限制需要放松。

英国政府曾经发布了一份长达13页的报告,预警3月29日无协议脱欧对商业及贸易的严峻影响。那么,英国政府报告里的无协议脱欧到底有多严重?

报告指出,无协议脱欧会对英国经济中的各个行业造成巨大损失。从整体来看,如果无协议脱欧后英国能顺利过渡到世贸组织条款的话,英国经济在未来15年仍会萎缩6.3%-9%。英国各地区受到的长期影响将不尽相同,受影响最小的苏格兰也会下挫8%,而英格兰东北部的经济状况将恶化10.5%。

从关税来看,由于无协议脱欧意味着英国脱离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对欧盟来说英国成为普通的第三方国家,必须支付更多关税。英国税务和海关总署估计,以2016年英欧贸易为基础计算,无协议脱欧下英国企业将额外支付130亿英镑。

关税对各行业的影响参差不齐。举例而言,欧盟对于英国牛肉和羊肉出口施加的关税分别为75%和40%,而对于汽车成品的关税则为10%,对汽车零部件的税率为2.5-4%。其中,威尔士羊肉92%的贸易额来自对欧盟的出口,无协议脱欧会对其造成严重打击。

从短期来看,运输和海关检查将会受到最为震荡的影响。报告指出,届时只有获得正确的文书,货物才能被放行,而一些很容易变质的商品如动物内脏也包括在内。更严重的是,欧盟国家可以押扣任何没能被正确清关的商品,这对于一些准备不足的企业来说非常致命。一些关键的港口和通道将会面临长达数月的流量堵塞和放缓,比如多佛和欧洲隧道。

运输的放缓对英国食品业打击最大。英国有30%的食品需要从欧盟进口,届时英国将面临食品短缺问题,十分之一的食品类别将受到直接影响。此外,由于汽车业依赖于即时运输的模式,无协议脱欧后零件运输不到位会对生产造成打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最近表示,英国无序脱欧可能造成“严重后果”,是英国经济面临的最大短期风险,尽管所有脱欧结果都会有代价。拉加德称,“无序脱欧也可能产生严重后果。所有可能的脱欧结果都将给英国经济造成净损失。但是,英国与欧洲的新关系面临阻力越大,代价就越高。拉加德表示,英国经济近期面临的最重大风险是英国在未达成协议,也没有为未来与欧洲的关系制定框架的情况下脱欧。欧洲其他国家将因英国脱欧而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纽约时报的一篇题为“英国脱欧有助于西方反击中国吗?”的文章分析说,没有人知道3月29日会发生什么,可能什么事都没有;也可能是一场灾难。极有可能是介于两者之间。然而,尽管全世界都在关注英国脱欧的负面影响  确实有很多负面影响  但它也有其积极的一面。

欧盟最具全球视野的成员国要离开了,正好是时候迫使该组织重新思考其使命和愿景。现在,这种反思很大程度上将涉及一项计划,即伦敦和布鲁塞尔将如何长期合作。

暂且不提药品短缺和多佛港排长队的危机预言。在英国脱欧的风险和冲击之外,有着一种建立新型双边关系的机会,它可以令英国和欧洲大陆双方的力量都得到强化。世界正走向新型大国竞争,在这种竞争中,英国和欧洲可能容易受到挤压  但如果它们处理得当,也可以在其中繁荣发展。

简单地说,新的全球冲突是自由和非自由市场经济之间的冲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西方一直不信威权体制下能有稳定、健康的经济。威权主义者可以谋划短期的繁荣;他们可以篡改数据、操纵货币。但从长远来看,他们都将失败。只有在自由民主制度下,市场才能真正繁荣。

中国颠覆了这种假设,展示了如何让个人自由与创新自由脱钩。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接近25万亿美元,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它已找到办法,利用14亿人口的努力和才能,超越制造业,拥抱人工智能等下一代技术,使中国有朝一日可以成为世界历史上最强大的经济体。

在现代历史上,技术领导地位首次被一个不受民主投票制约的权力所获取。事实上,中国的法律传统与西方截然相反,将集体利益置于个人权利之上。

没有人能保证中国可以保持这样的领先地位。毕竟,它目前的优势植根于知识产权盗窃、不公平的贸易行为以及对不太富裕的国家(尤其是非洲国家)的剥削。而且,谁知道它的国内压迫模式还能持续多久呢?

但是中国共产党从事后经验中受益。它似乎从大英帝国的崛起和苏联的衰落当中吸取了教训。尽管中国争取全球主导地位的核心计划  价值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倡议最近遭遇了一些挫折,但中国仍保持着清晰的战略展望。与欧洲不同,它用一个声音说话,表达一个愿景。

如果认为这种划时代的权力转移不会影响西方民主国家,那就太天真了。我们已经看到,中国在欧洲的作用正在增强,无论是作为一个榜样还是作为一种势力。2016年,匈牙利和希腊阻挠欧盟在一份批评中国在南海扩张领土的声明中提到北京。这两个国家从中国获得了数十亿欧元的投资,用于港口、铁路和发电站建设。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