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特别节目

五月风暴五十周年--白夏谈五月风暴与毛主义

音频 12:38
巴黎索尔本大学悬挂的毛泽东的巨幅图像,1968年5月18日。
巴黎索尔本大学悬挂的毛泽东的巨幅图像,1968年5月18日。 AFP

五十年前的今天,1968年的3月22日,巴黎近郊的楠泰爾(Nanterre)大学的数百名学生召开大会呼吁法国政府释放两天前因参加反对美国发动越战而遭打拘押的六名活动分子,当天晚间,一百多名学生占领了楠泰尔大学校长的办公室,为著名的六八年五月风暴拉响了导火线。五十年后回首当年,今天法国社会对五月风潮的精神以及社会遗产依然存在着激烈的争议,法国前总统萨科齐就曾经呼吁推翻五月风暴的思想遗产,认为该运动对法国社会造成消极的影响。另外,五月风暴的参与者曾经高呼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口号,那么,这些思潮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五月风暴?当年十八岁的巴黎政治学院的中国问题研究专家白夏教授亲身参与了学生运动,曾经也高呼过”造反有理“的口号,我们因此请他谈谈他对上述问题的看法。

广告

法广: 白夏教授,您好,非常感谢您接受法广的专访。68年5月运动对法国社会产生了非常深远的影响,五月运动其实是从三月份就开始,确切地说,是从3月22日正式开始,作为曾经亲身经历运动的见证者,能否简单介绍一个事件的起源。

白夏: 当时法国的大学发展得很快,58年的时候,法国只有三十万大学生,到68年时,大学生的人数翻了一倍,达到七十万,所以,法国到处都在修建新的大学,巴黎郊区的楠泰爾就是这样一所新建的大学,一所以社会学为主的大学,学校所在的地区非常贫困,但是学生都来自富裕的小资阶层,学生到大学之后发现许多社会问题,他们开始对社会边缘的人感兴趣。3月22日,学生抗议政府的教学体制改革,100多名学生占领了校长的办公室,当时,谁也没有预想到这一事件会引发如此巨大的社会风暴。但是,学生占领办公室事件显示当时的教学危机已经非常严重。事实上,3月22日当天并没有发生惊天动地的事件,但由于后来在五月风暴中发挥巨大作用的组织叫做3月22号运动,因此,3月22日这一天也就因此而载入历史的史册。

法广: 五月风暴是如何从一开始的学生抗议示威活动蔓延成为一场全社会的抗议风暴?

白夏:当时很多学生都相信马克思主义,他们认为应该改变这个社会,应该干革命,但是,干革命就必须依靠无产阶级,依靠工人。而当时的一些,年轻的工人也对代表自己的工会不满,认为工会不维持工人的利益,他们组织了许多“不合法”的运动,呼吁推翻现有的制度,当时,最反对工人运动的是共产党与CGT工会,所以,大学生与年轻的工人们一拍即合。运动扩展至整个社会,比如说,医生协会也被认为是一个反动的协会,年轻的医生们便站出来反对,总而言之,各行各业的人都站出来呼吁批判,推翻现有的制度,这就是六八年五月运动的只要的指导思想。

法广:在这次运动中有许多人自称是毛主义者,毛泽东提出的“造反有理”的口号受到许多学生的欢迎......

白夏:对啊,我当时18岁,我也认为造反有理,当时我们根本不了解中国文化大革命是怎么回事,文革是1966年发动的,但是外界根本不知道中国国内究竟在搞什么。而我们当时又年轻,又不懂中文,虽然我已经开始学中文,但是,对中国一点儿也不了解。虽然有人组织了马列组织,但是他们事实上在运动中并没有发挥多大的作用,当时,我们根本不知道毛泽东究竟做了些什么,只是知道造反有理,年轻人站起来了,等等类似的标语,觉得非常有吸引力。但是,对文革究竟是什么内容根本不了解。

法广: 您当时也参加了运动,具体做了一些什么?

白夏:我当时已经开始学习中文,也比较推崇毛泽东提出的口号。但是,不久之后,我就对毛主义提出了怀疑,到69年,我就不相信毛了。

法广:作为现代中国的研究专家,同时又是五月运动的参与者,在您看来,五十年前的法国社会与今天的中国社会是否有可比之处?

白夏: 说起来比较复杂:可以说当时法国社会经历了三十年的经济飞速发展,法国社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是,法国的社会以及政治体制却依然停留在三十年前的水平。所以,68年五月风暴的结果就是使法国的政治体制与法国社会的实际状况接轨了。如果我们来看今天的中国社会的话,中国刚刚经历了三十多年的高速经济增长,但是,中国的政治体制却丝毫未变,甚至可以说是正在倒退,虽然,五月运动之后也曾经出现暂时的倒退,戴高乐将军继续掌权,但是,这同今天的习近平政权的执政方式不可同日而语。我觉得六八年时的法国大学生同当年中国的红卫兵有些共同点,他们也是有理想的,认为民主,平等是至关重要的,他们中有的人今天还坚信这些。

法广:五十年后回顾六八年五月运动,您对此作何评论?

白夏:没有一个一刀切的评论,一定有其积极与消极的一面。对我个人来说,六八年五月决定了我的一生,是非常重要的,也是十分积极的。我认为它推动了法国社会的进步,这一点是无可否认的。比如说,在妇女的地位问题上,在同性恋的权益方面,在职工的工作时间以及待遇问题上,在移民问题上,在发达国家对待第三世界国家等问题上,都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在意识形态领域,五月运动的最大的贡献是对权威的挑战,权威并不是天生的,而必须通过努力争取。

法广: 参加五月风暴的学生中有许多自称为是马克思主义者,毛主义者,今年也是马克思诞辰两百周年,那么,这些理论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五月风暴?

白夏: 可以这么说,五月风暴是一个新时代的群众运动,但是,它却使用十九世纪的马克思主义的话语来表达自己的需求,而事实上,它所传递出的信息已经超出了马克思主义,它已经拉开反对极权主义的序幕,但是,它所使用的却是马克思主义的话语,这就是五月运动的悖论。

感谢白夏教授接受本台的专访。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