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柏林飞鸿

巴黎圣母院给建设新欧洲带来希望

音频 04:45
法国巴黎圣母院遭大火
法国巴黎圣母院遭大火 REUTERS

巴黎圣母院被大火严重毁坏,引起德国媒体普遍关注。法国总统马克龙很快宣布,将在五年内修复圣母院。火灾五天后,法国文化部长表示,圣母院基本上可算是得救了。这一消息给很多痛苦的心带来了抚慰。德国多份媒体认为,圣母院被毁坏也带来了希望,它给欧洲带来了团结一心,共建欧洲标志建筑的机会。对德国就圣母院的重建没有做出特别感人的反映应,德国政界和媒体都发出了批评之声。

广告

圣母院受到大火侵袭后,德国基民盟籍总理默克尔很快向法国表示了同情和扶持意愿,但前工作部长布吕姆(Norbert Blüm)对默克尔的反应表示失望。

据德国《焦点》周刊报道,这位基民盟籍政治家批评默克尔说,“我非常希望德国在大火当晚就做出慷慨扶持的表示,不只是用菲薄的语言来表示支持,而是将大力参与圣母院的重建。”他警告说,没有慷慨大度,新欧洲就不会出现。默克尔支持法国的表态让他想起远房亲戚死亡时义务性的吊唁表态。但欧洲需要的是澎湃的激情和同情。作为基督教的教堂,巴黎圣母院让人想起基督教也是西方国家的一大源泉。而只有思想能激励欧洲向前。

两天后,德国文化部国务部长格吕塔斯 (Monika Grüttas)向法国提供修复援助。她向媒体表示,只要法国有需求,德国愿通过专家和内行提供专业和技术扶持。四月三十日,格吕塔斯将在德国一位知名建筑师和艺术史学家的陪同下,前往巴黎会晤巴黎同事,并向法国正式提供援助。

《商报》表示,巴黎圣母院被大火损坏,首先是法国的戏剧,但它对德国和世界来说也是一部戏剧。虽然很幸运没有带来死者,但这场大火像2015年11月法国受到恐袭一样令人震撼。这座大教堂不只是天主教教堂,它同时也是法国共和国的教堂,是国家拧成一股绳的所在,它见证了法国的悲哀和荣耀。火灾是一部戏剧,因为人们无法想象,修复时的疏忽大意会让法国最宝贵文化财产几乎化为飞烬。国家象征部分被毁坏,对马克龙总统来说是部政治戏剧,马克龙本来预定4月15日晚上推出政治、气候保护、降税、减债等设想,现在这些都不得不往后推延了。火灾也是我们德国人的戏剧,因为我们大家都觉得受到了打击。很多德国人都站立在巴黎圣母院里。不管信教与否,当我们亲自观赏这座教堂时,我们会感到,世上还有比人工智能,社交媒体和5G更重要的东西,即创造了到今天仍给我们带来享受的伟大建筑的人们。

《明镜》周刊表示,历史上没有哪个教堂火灾受到了如此广泛的全球关注,但柏林发出的只是菲薄的官方公告,而巴黎圣母院本来可以成为欧洲重新开始的象征,因为被大火毁坏的是西方世界的标志。谁知道,柏林是不是还有人了解巴黎圣母院的真正价值。马克龙总统已经发话,五年内要修复圣母院。要是做不到,法国人就成了世界各地的笑料。但恰恰是马克龙的敢于冒险,让他出类拔萃。马克龙为欧盟做的也是同样的事。当选后的2017年初,他已看到欧洲在沉沦,他到现在还在不断呼吁,欧洲不能这样继续下去了,南北社会不平衡太大,防御太薄弱等等。两年前,他推出了一整套挽救欧洲计划,但柏林顶多只是口头表白赞同而已,现在火灾发生后也是这副模样。但柏林有必要确切把握巴黎圣母院对欧洲的意义,并给予巴黎足够的扶持,因为马克龙一个人是完成不了圣母院的重建工程的。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