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解说

法五一大游行社会诉求会否被暴力事件淹没?

音频 05:46
2019年5月1日,一些参加传统的五一大游行的抗议人士在巴黎街头遭遇警方盘查。
2019年5月1日,一些参加传统的五一大游行的抗议人士在巴黎街头遭遇警方盘查。 图片来源:路透社/Philippe Wojazer

五一劳动节历来是法国各工会组织游行活动、伸张劳动者权益的日子。但今年的五一节,首都巴黎的气氛格外紧张。在传统的工会组织的集会活动之外,自去年11月中旬就每逢周六走上街头的黄背心抗议人士,也在这一天再度上街;而几个月来伴随着黄背心抗议运动的打砸抢分子今天更不会缺席。巴黎警方严阵以待。但几股力量齐聚街头会迸发出怎样的火花,实难预料。

广告

应该说在法国当前持续数月的社会危机背景下,今年的五一节活动,对于任何一方力量都是一次考验。

法国各工会组织每年五一节都会组织规模不等的游行活动。活动目的以伸张劳动者整体权益以及当下涉及劳动者权益的具体话题为主。但自去年11月中旬自发的黄背心民间抗议活动开始以来,工会组织为劳动者代言、维护权益的角色明显逊色,工会试图与黄背心抗议活动联合的努力到目前为止未见成效。工会组织自然希望借这次五一游行重新显示他们的存在与号召力,今次游行的诉求也以提高购买力为主,与黄背心抗议运动的主体诉求吻合。法国总工会负责人Pierre Martinez在五一节前夕表示,五一节应当是几个月以来所有街头抗议人士集合起来的日子。但很难说一直试图避免被任何其他团体或组织利用的黄背心抗议人士这一次会愿意与工会组织会合,因此也很难说工会组织能借今次五一游行活动重新显示凝聚社会力量的能力。更何况,各工会组织之间都未能团结起来,共同游行。

在试图凝聚社会抗议力量的同时,工会组织在今次游行活动中还必须面对安全挑战,避免可能发生的暴力事件,转移舆论对他们的社会诉求的关注。

黄背心抗议活动自开始以来,一直拒绝任何体制框架。他们的集会活动诉求纷杂,但整体上以拒绝体制为主,传统的民主体制框架因此受到挑战,而工会组织恰恰是民主体制框架下的一个中间媒介,长期以来,一直试图在社会与执政当局的对话中扮演民间诉求代言人的角色。黄背心抗议活动也始终拒绝被领导、被代表。四个多月的抗争活动中,始终没能出现明确的领头人,一些开始获得一定的知名度的人物往往也很快引发各种质疑和抗议,被迫引退。黄背心抗议活动虽然得以持续吸引舆论关注,并令执政当局每周六都紧张防范,但如此散漫的抗议形式能持续多久?舆论对他们的支持是否会最终因围绕抗议活动的暴力以及秩序困扰而转向倦怠?为劳动者伸张权益的五一节能否让热情开始回落的黄背心抗议运动再掀高潮?

黄背心抗议活动也同样面对如何控制几个月来如影随形的暴力事件的难题。工会组织在集会活动中通常都安排有自己的维持秩序队伍,避免发生意外事件,更防范打砸抢分子混入队伍。今次五一游行,各工会组织据悉都增加了维护秩序人员。但黄背心抗议活动因为没有组织,当然也没有这样的安全措施,暴力分子因此很容易混入其中。这也是为什么黄背心运动不断伴随着多种不同程度的暴力事件。同时,黄背心抗议人士对暴力行为的态度多有暧昧也是暴力活动频发的重要原因。绝大多数抗议人士虽然主张和平示威,但也有人认为暴力不失为一种向政府施压的手段。而且随着抗议活动持续,一些黄背心的立场也日渐转为激进。

对于警方来说,能否将这次五一集会活动的暴力事件控制在有限的范围也是一项困难的挑战。几个月以来,一方面有伴随着抗议集会活动的暴力事件不断造成人员与物质损失,另一方面也有各界越来越多的对警察暴力的抗议。而以蒙面黑衣人为主体的打砸抢分子几个月来不断混入各种游行队伍,制造暴力事件。这些黑衣人通常是反资本主义、反法西斯主义、反体制、反警察的激进人士,他们的主要行动方式就是暴力。警方预计今次五一活动可能会有一到两千名激进分子趁机捣乱。社交媒体上甚至有人扬言,要将巴黎变成“骚乱之都”,要让这一天变成“黑色与黄色的五一”,甚至称这一天将是“世界末日”。警方在巴黎部署了7400多名保安人员,近200个摩托车流动小组沿途巡视。警署也同时要求游行队伍沿线商店关门,避免不必要的损失。法国内政部国务秘书Nunez表示,今年五一节巴黎的警力部署规模远超过往年。

总统马克龙此前要求安全部门坚决打击黑衣蒙面的打砸抢分子制造暴力的行为,不能让劳动节变成“暴力节”。

但这次五一活动也将检验总统马克龙几天前宣布的政策路线和社会措施是否回应了民间的期待。一些民调机构在马克龙讲话之后进行的调查显示,总统并未能说服大多数法国人。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