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文化遗产

巴黎圣母院待浴火重生重建 法国大企业巨额善捐反遭讥招疑

音频 04:50
巴黎圣母院遭祝融灭顶劫难  2019年4月16日
巴黎圣母院遭祝融灭顶劫难 2019年4月16日 LUDOVIC MARIN / AFP

名闻遐迩的世界文化遗产法国巴黎圣母院遭祝融灭顶后,特别需要大笔经费进行浴火重生重建工程的关键时刻,顷刻收到主要是法国大企业慷慨提供约10亿欧元的重建项目捐款。但这些慷慨解囊的法国大企业大富豪们却遭到几个法国左派政党的讥批、质疑。

广告

巴黎圣母院大火后,法国阿尔诺家族以及其掌控的全球第一奢华品集团 ---  路易威登集团(LVMH)立即宣布捐款2亿欧元。同样地,欧莱雅集团及贝当古家族也宣布提供同样的捐款额;而贝当古家族有史以来一直是巴黎圣母院的赞助户。

原名为春天百货的开云集团的老板皮诺家族透,则过旗下阿蒂米斯投资公司捐款1亿欧元。其他对圣母院重建有大手笔捐款者还有例如:法国广告巨擘 JCDecaux的两千万欧元、布衣格电讯公司总裁夫妇的一千万欧元、迪士尼乐园及安盛保险(Axa)等大集团。

另外,法国“文化遗产基金会”也收到来自一些企业总共1.31亿欧元的捐款,其中包括道达尔石油公司的1亿欧元、法国兴业银行、法国阿科玛化工集团、法国巴黎银行 BNP、法国融资公司 Groupe Philippe Hottinguer等提供的巴黎圣母院重建捐款;这还不算那些个人捐款部分的1300万欧元。

当然,慈善捐款可以证明捐款人的财富及慷慨解囊、他们的同心合一以及他们的大势力,同时在做善事的同时可以改善他们的形象。

在法国名人Marcel Mauss1925年的散文中曾写道:《给予、接受及返还》长久以来已经在社会中建构起彼此互换的精神来源。为了鼓励企业把他们巨大的财富来做一些慈善捐款,法国自2003年起实施了艾亚贡法令(Aillagon),准许让赞助企业慈善捐款的60 %金额可予以免税,不过这项免税金额最多只能占该企业营业总额的0,5 %。对于民众个人的捐款,可予以免税的金额提高到66 %,但是免税额最高只能占其所得总收入的20 %。接着,现任总理飞利浦更进一步提出鼓励捐款的免税配套措施地宣布:那些捐给圣母院重建的捐款金额少于1000欧元者,其捐款的75 %可获得免税。

春天百货皮诺家族为了进一步表现他们的慷慨捐款不是为了免税利益,他们已于4月17日宣布放弃享有这项捐款的免税措施。

可说在皮诺的抛砖引玉下,法国广告大集团JCDecaux也跟进发表同样的宣布。另外,也是法国首富路易威登集团的老板阿尔诺18日也详细说明指出,其家族及集团捐出的圣母院重建款项,有一部分并非该企业的营业额,因此不享有这条赞助捐款免税权的法规。他同时还宣布,即使路易威登企业的捐款部分,由于路易威登基金会此前的慈善捐款已经达到法规的上限,因此圣母院重建的捐款部分是无法享受这种免税优惠的。但他们仍然对圣母院重建作出大笔捐款。

而且根据法国审计局2018年的强调指出,路易威登基金捐款金额独占鳌头达8亿欧元,在4.8亿欧元捐款项目享有免税优惠。该集团总裁阿尔诺说:“这蛮令人震惊的,因为我们看到在法国,即使做了一些证明是大众利益的事,仍然会遭到批评。在某些国家这应该会受到称赞的!”

这些大企业即使慷慨捐献,无论他们是否享受这项免税法规,还是遭到许多的抨击、怀疑他们的慷慨捐款动机。例如社会党总书记就推特抨击这些富豪的圣母院大笔捐款表示,我们宁愿他们把这种慷慨朝向那些最弱势的群体,与最贫穷者同心合一。“比耶神父基金会”也加入批评阵营向大富豪们说:“如果你们能把1%捐款给最贫穷人群,我们就会感到满足了。”

不过,这些批评却正值大家对圣母院 ---一个重大法国文化古迹遗产的建筑重建忧心关注、共襄盛举地自动自发捐款的关键时刻,实在并非适当时机。而且根据“法国工商赞助协会 (Admical)”指出,这些大企业的捐款有49 %是在无免税优惠情况下仍然进行的,只有14 %享受了这项免税优惠。

而且,这些大企业赞助者慈善捐款的主要对象以社会项目为优先,占了28 %,甚于25 %的针对文化遗产项目的捐款。

2018年秋天,已有法国国会议员提问:是否应该改革慈善赞助者免税的法规呢?可以想象,其所带来的结果将会很令人失望,而且不只是让那些捐款大富豪们失望!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