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法国思想长廊

存在主义的时代第二节 萨特存在主义要义之 四, 自欺

音频 13:59
法国思想长廊
法国思想长廊 RFI

[提要]“自欺”是萨特从人的心理活动来探讨人的存在与自由概念,是萨特存在主义哲学独具特征的一个概念。自欺看起来是一个心理学问题,但萨特却从存在论的角度探讨它,指出自欺心理,证明人是自由的,而且人会逃避自由。

广告

问:中国有句成语自欺欺人,这和萨特所说的自欺是不是一个意思?

 

答:中国的这个成语,是把自欺和欺人当作一个行为,自己欺骗自己,而这种欺骗同时也欺骗别人。但是在萨特那里,他却明确地把自欺和欺人定义为两种行为,两种存在状态。一种是对外部世界的否定态度,也就是以说谎来否定真相。一种是对自我所知的真相采取否定的态度,这是一种对内的否定。前者是欺人,后者是自欺(la mauvaise fois)。萨特说:“自欺就是对自己说谎,而说谎是一种否定的态度”。他想表达的根本区别是“说谎的本质在于,说谎者完全了解他所掩盖的真情,人们不会拿他们不了解的事情来说谎”。我们可以肯定,说谎者是完全清楚他在说谎,他要达到的目的,就是对一个真实世界的否定。所以我们很容易就能看出来,欺人是两个意识之间的行为,一个意识以说谎来诱使另一个意识相信假象,并顺从自己的目的。而自欺则是一个意识的行为, 动机和目标是同一的。所以萨特说:“自欺从表面上看有一个说谎的结构,而根本不同的是,在自欺中,我正是对我自己掩盖真相。这里不存在欺骗者和被欺骗者的二元性。相反,自欺包含一个意识的单一性”。萨特显然知道自欺是一个心理行为,但是他却要给这个心理行为一个本体论的基础,因为他考察自欺,更多的是用现象学的方法来分析。他说:“所有的意识都是对存在的意识”。就是遵循着胡塞尔所强调的“凡意识一定是对某种东西的意识”的路数,也就是意向性理论的路数。但是谈到自欺又不可能避开心理学,所以萨特花了相当篇幅分析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但是他不满意弗洛伊德对意识的二元性的分析,不满意潜意识与意识的分离。他以为,人是自为的存在,他具有选择能力,所以他的意识活动,不是一种实在。听友们要记住,萨特对人的分析,总离不开自由选择。一切把人当成单纯对象、客体的学说,他都认为是偏颇的。这一点我们在后面讲到他的人道主义时,会再提出来讨论。

 

问:那么人为什么会有自欺行为呢?

 

答:我想可以概括为两大目的,掩盖真相与逃避自由。因为在某些情况下,真相与自由,都是给人带来痛苦的东西。实际上,这两个目的是互为因果的,都源自对存在的焦虑。可以说,自欺是对焦虑的反抗。萨特说:“正是在焦虑中,人取得了自由的意识。可以说焦虑是存在意识的自由的存在方式”。在这里我要稍微谈几句焦虑概念。我们在前面给听友们介绍过丹麦哲学家克尔恺郭尔,他是存在主义哲学的启发者。他把焦虑概念引入了哲学。他指出在人的精神尚处于混沌未凿之时,人是不分善恶的。他的精神在这种状态下是纯粹的虚无,但精神的虚无不能保持永久的平和,它势必会产生焦虑,这个焦虑就是精神非要寻找出路,冲出去做点什么的欲望。只要人活着,这个欲望就是必然的。在现代,这种焦虑感更为强烈,我想听友们很可能体会过极度的空虚无聊所给人带来的焦虑,而行动就是使虚无成为实有的过程。这就是我们前面所讲过的萨特所谓人是被判定自由的。萨特说:“焦虑是人面对自由时产生的焦虑”。一个抉择,你是做还是不做,选择此还是选择彼,人常处于两难的焦虑状态。用唐人韩退之的话,叫做“跋前踬后,动辄得咎”。克尔恺郭尔甚至把焦虑当成精神文化的内涵,他说:“焦虑越深刻,文化也越深刻。只有一种贫乏的愚蠢会把它当成一种错乱。当自由穿越其历史的不完美形式,在最深刻的意义上实现自身时,焦虑和忧郁都具有相同的意义”。所以他断定:“野兽没有焦虑”。人为什么焦虑?因为他感到自己的责任,而责任只能来自自身的选择,选择意味着承担。对承担的焦虑正是自欺的来源。因为承担是把自身置于自由之中,而自由意味着你必须为后果负责。这不仅仅是做一件事儿,在更多的情况下,它意味着良心上的道德评判。纳粹集中营的看守知道他的行为是恶,但他不能承认,良心会折磨他,人类的普遍道德准则会指出,他是从恶之人。所以他们会找出各种借口来说服自己,使事实成为非事实,也就是使罪行不是其所是,而是其所不是。他们常常以服从命令为辩解的口实,这样一个自欺的事实就成立了。所以自欺是一种逃避,逃避什么,逃避自由。在这个境遇中,人不是自为的存在,而成为自在的存在。因为所谓自为就是有主动性的选择的存在,而自在是被动的、没有自觉的存在。我们可以说自为是人的存在,自在的特征则是对象化的事实性。但自欺就是要让自己放弃自为的存在,而成为自在的,无需选择,不负责任,使主体成为被动的物品。它不再有自由,泯然于芸芸众生。一切大众心理都是自欺的结构。

 

问:萨特本人在二次大战中曾被俘,关过集中营。他这些反思,是不是和他的经历有关?

 

答:这是一个很确切的事实,我们前面就已经提醒听友们要注意到这一点。而且萨特的一生中,身边女友不断,他讲哲学特别爱以男女情侣为例。在这方面他是个细致的观察者,比如《存在与虚无》这部书的“自欺的行为”这一节中,他便举一位正受到男人追求的女子为例。这位女子初次与人约会,这位男士彬彬有礼,竭尽温柔恭维之能事,这位女士来此赴约,当然知道男士谦恭的举止背后隐藏着的情欲目的。她也知道,她与男士接触,将面临的选择。同意他的情欲要求,还是转身而去。但这位女士会有意识地告诉自己,她迷恋的只是这位男士的文雅和翩翩风度,她否定自己是一个能够自由选择的主体,因为赤裸的情欲让她感觉受到侮辱,不快,打击了她意识层中的高雅与浪漫。萨特描述说:“男士抓住她的手,对方的这个行动,召唤着一个直接的决定,来改变双方的境遇。听任他抓住自己的手,本身就表示了赞同和参与了调情。收回这只手,就打断她此刻所享受的魅力和暧昧不定的和谐。要紧的是,尽力拖延决定的时刻。此时这位女士完全忽略了她的手,她似乎完全没有察觉这只手,因为此刻,她使自己完全成为精神性的,她只和对方在爱情的至高境界交往,她愿意相信男人的恭维是超凡脱尘的。她使这场调情,是其所不是,也就是完全掩盖起调情背后的情欲指向”。针对这个例子,萨特断言:“此刻的她心灵和身体完全分离了,她的手被动地握在这位男士手中,她不选择,只是像一件物品一样任人摆布。这位女子是在自欺”。

 

问:萨特的观察确实很细致,在恋爱中这种场面太常见了。

 

答:萨特为什么说,这样的行为属于自欺呢?因为这女士使一件行为丧失了本来的意义,她依照非本真的性质来确认它。不过,自欺也逃不掉人的自由的宿命。萨特说:“自由是选择的自由,而不是不选择的自由。不选择实际是选择了不选择”。我们知道在人的心理中,自欺是一种心理保护机制,自欺不是恶,而面对恶自欺才是恶。奥斯威辛的看守面对焚尸炉而自欺,红卫兵面对老师的死亡而自欺,这些才是不可饶恕的大恶。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