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法国文艺欣赏

法哲学家德布雷新书绿色世纪 掀世界末日氛围

音频 05:53

今天为大家介绍法国哲学家雷吉斯•德布雷(Régis Debray)的新书:《绿色世纪(Le Siècle Vert:)》;该书讨论阐述重点:一个文明的改变。

广告

也是法国高级公务员的法国多产作家、哲学家雷吉斯•德布雷的作品呈现给读者的经常是《拆毁我们生活的世界,然后再予以庆贺一番》,尤其是在这个到处散发出《世界末日》氛围的当下,尤其是目前武汉新冠病毒肆虐、人心惶惶,人类文明有逼近死绝危机之际。这类主题的作品也呈现在德布雷的前几部作品如:《文化的基因》、《幽灵的欧洲》等书中皆可窥略。

即使在德布雷这部呕心之作,假设《世界末日》字眼不存在其字里行间,那么法国人也可能会把它发明出来。《等候世界末日》,这就是法国著名书记介绍电视节目主持人弗朗兹•吉斯贝尔特Franz–Olivier Giesbert 为德布雷的新书下的注解。吉斯贝尔特说,在这个灰暗的时刻,看看法国人怎么在黑夜中狗吠、狼嚎,而且总是怀着恶劣心情。他们在所认为坏总统当前之际,在公民对立对抗下、在极其黑暗当中,或是在极右派主席勒蓬女士出现下一届大选时,他们需要有自我害怕的担心。

德布雷的新作中呈述这些法国人生病的景象:法国人罹患了《发狂的忧愁情绪》;这也是一个能导致人走向自杀的疾病。许多法国人现今甚至相信他们的国家被警察控制住,认为马克龙是血腥领袖、是臭名昭彰的独裁者,这可不是好笑的事!

这本书还指出,我们这个时代的价值观是非颠倒了:大家对于限制同情那些周六下午晚上的暴动感到有罪恶感,警察变成了我们社会的新替罪羊。与此同时,社会的不安全感却一直在扩增。去年,法国的凶杀案达970件,增加了9%;故意攻击案(260,500件)增加了18%; 强奸案(22,900件)增加了19%。我们还唱什么高调,说我们在《共同生活》呢?我们可说,在犯罪方面,法国正朝向美国式的高速化进行。

在宿命论的背景下,我们如何相信一个被这么多暴力及不文明行径啃噬的国家将会有光明前景呢?而且在目前的冠状病毒爆发之际,它也不能提振法国人的士气。以前,也是来自中国造成的西班牙流感,虽然名字没有标示出《中国》来,当时造成全球5000万人的死亡。吉斯贝尔特说,而新的武汉病毒流行病也唤起了我们无限灰尘条件的极其脆弱。

随着冠状病毒出现,给予我们肚脐般的短视及无力感,给人类带来了沉重的打击。在消灭恐龙的物种灭绝之后,每年,随着一种鸟类的消失,而且是以令人恐惧的速度发生,这已是地球上第六次大规模灭绝的幽灵。物种致命性的灭绝,就像文明的灭绝一样,通常持续万年1万年至1000万年。人类最古老的化石年代可以追溯到280万年前, 那么,现在轮到人类灭绝了吗?

本书中也提到世界末日的思想成了人类的一种习惯。 它不时地激发人们的精神,最常见的是在遇到下个世纪或下个几十年的时候,就会令群众集体发狂。 这就像是一个有着祭司和其忠实信徒的敬拜活动。 顺便提一句,所有宗教都向我们宣布世界最终极的灾难:称它为《世界末日》,这就是圣经所说的善恶之间的最后一场战斗, 是古兰经所说的审判日,是佛教徒和印度教徒谈到的生命巡回的终点。

与我们政府的生态学及世界末日悲观主义观念非常遥远,即使它们之间常被放置在同一水平。生态是太重要了,因此不能只是交给环保主义者负责。但随着法国市政选举的临近,生态竞争正在上升。 不过,二十一世纪将是生态的,也可能不是!

在德布雷的新作品《绿色秘密Le Siècle vert》中,他讥讽这个西方世界说:他们吃着白面包、因羞愧而脸红;在此期间,它却走绿色路线。作者提醒说:“而东方世界,他们在寻找与大自然和谐及联合的当中、模仿大自然而且不担任它的主子,这岂不更有智慧吗?”我们自以为高于所有生物之上,现在却发现自己在其中是非常卑微,这就可以让我们改变了!

在我们所知道雷吉斯·德布雷一生中成功的行动下,他对革命的努力贡献良多,并漂亮地把这些定义为《一个带绿帽子的希望》。他并庆幸现今正在改变社会,而且往往是往最好方面改变,特别是男性主导权的式微,以及女权上升,这就是他提出的《霸权即将被推翻》 。他近乎嘲讽地定义说,庆贺素食化的崇拜仪式,一直到在花园深处遗体的腐殖化。他说,被禁的死亡使得我们的空气更加轻松。

吉斯贝尔特指出,总之,我们永远对作家德布雷撰写的每一本书所带来的阅读乐趣无法道出足够的感谢。一次又一次的浮躁叽叽喳喳的或嘲弄着,他把我们走入的这个世界进行解构然后庆贺一番,亦即一个所谓的“未来落后”世界。 他的聪明和微笑总是让我们感到舒服, 尤其是当一些遥远的死亡丧钟正串联起那些世界末日的音符时。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免费下载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