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特别节目

盛治仁:台湾特色的中华文化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不同

音频 10:38

在两岸政治关系缓和,经贸合作加速的同时,马英九政府显然希望藉由文化,标示台湾的不同,承认与大中华文化血脉相承,但更突出台湾最近六十年发展中逐渐巩固的自由、民主、多元价值。“台湾特色的中华文化”的概念应运而生。

广告

伴随着台海两岸紧张关系迅速解冻的步伐,台湾总统马英九2009年10月提出了“台湾特色的中华文化”概念。一方面大力推动岛内文化产业发展,另一方面鼓励台湾文化走向世界。相对于陈水扁政府时期的“去中国化”努力,“台湾特色的中国文化”的提法显然既肯定了历史的传承,又强调了最近半个多世纪的发展。在两岸政治关系缓和,经贸合作加速的同时,马英九政府显然希望藉由文化,标示台湾的不同,不否认与大中华文化的血脉相承,但更突出台湾最近六十年发展中逐渐巩固的自由、民主、多元价值。操作推动这项文化战略的核心人物,不是来自文化界的人士,而是一位政治学博士 台湾东吴大学政治系教授盛治仁。

台湾行政院文建会主任委员盛治仁2010年4月12日在巴黎台湾文化中心
台湾行政院文建会主任委员盛治仁2010年4月12日在巴黎台湾文化中心 RFI/Chine

盛治仁是美国西北大学的政治学博士,返回台湾后,曾活跃于台湾媒体。2005年起进入东吴大学政治系任教。2006年,台湾社会反陈水扁政府贪污腐败的声势浩大的红衫军示威运动中,他曾担任“倒扁总部”的国际发言人。2009年11月起,他接任台湾行政院文化建设委员会(文建会)主任委员。

从研究政治学科,到主持文化事务,盛治仁坦承曾几经犹豫。那么,总统马英九赋予他的使命是什么呢?盛治仁先生4月12日在巴黎台湾文化中心出席记者会时,接受了法广中文部的采访。

盛治仁:“我们是做文化行政,而不是艺文创作。很多行政问题都需要我们努力沟通协调。所以,我很高兴。像文创法(编者注:文化创意产业发展法,2010年1月获得台湾立法院通过)在立法院讨论已经六、七年,但我们在一个月内,经过很密集的讨论,使之获得通过。总统当时请我来,正是希望我能在协调和沟通方面,强化文建会的功能, 毕竟很多文化建设和交流不是只有文建会单独运作,他与外交部、教育部、国会都有很多横向协调和沟通。我的功能,其实就是一个协调沟通者。我们有很多与外交部、与教育部的合作计划,希望能在各个层面,一方面通过教育往下扎根,让文化在台湾生根,与外交部的合作则是希望能够走向国际,让国际上透过文化认识台湾。所以,马总统很希望我能够完成横向协调沟通这样一种功能。”

盛治仁先生在记者会上特别强调了台湾文化的特殊性。他说:

“我觉得我重要的工作是让大家能够有机会认识到台湾的独特性和重要性。欧美朋友会在直觉上认为台湾文化是整个中国这个文化中的一部分。但是,我要借这些机会向大家指出来,其实这个认知不一定对。台湾在历史上有一个非常特别的过程。他在很短的一、两百年之内,曾经被西班牙和荷兰统治,被日本统治,然后受到中华文化最深、最基础的影响,过去这五十年,又受到美国和欧洲文化的影响,更不能忘记说,1949年的时候,全中国几乎每一个省,都有相当数量的人,因为战乱,迁徙到台湾。所以,在这样小的岛屿上面,短时间内受到这么多文化,又将中华文化包在一起,互相激荡了五十年以后,才产生了今天一个非常特殊的台湾文化,又是华人社会里面,最自由、最民主的一个制度之下,孕育出的很多创意。我觉得,大家应该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可以用形容词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有台湾特色的中华文化。大家在接触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文化时,会明显感到他的不同。”

:马英九先生提出的战略是“台湾特色的中华文化”。您刚才在记者会上阐述了台湾文化的特殊性,那在新的文化战略中,中华文化部分占怎样的地位?

盛治仁:“台湾文化的基础和本质当然是中华文化。只是,台湾过去这一、两百年在历史上的特殊性,以及过去这几十年,我们的自由、民主、开放制度,其实我们已经发展出一套与中国大陆在本质上和形式上都不太一样的、很有特色的本身的文化。所以,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特有的文化来认识台湾。“台湾特色的中华文化”可以这样定位,就是以中华文化为底蕴 在传统文化的保存上,在很多方面,其实我们比中国大陆做得更好,因为当初,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很多中国过去的传统都被推翻,可是台湾却很认真地把这些保存下来。在创新的部分,因为民主、自由的制度,让各种创意和文化都能互相激荡,又结合了欧美、日本这些文化的激荡。简单地讲,就是我们传统的地方更传统,创新的部分更创新。这样就结合出一个很有特色的台湾文化。我们希望在这样的定位下,让全世界都看到我们。“

问:马英九总统的文化战略也强调加强两岸的文化交流。两岸目前经贸关系迅速改善,那么在文化交流层面,您主导下的文建会,以及将在2012年建成的文化部有怎样的设想?

盛治仁:“两岸交流也是我们工作的重要一环。其实,双方,无论是民间还是官方,多有数不清的交流。几个月前,(大陆)文化部的副部长曾来台湾访问,台湾文建会的副主委过去几年间也多次去大陆访问,各方的接触非常频繁,民间的交流,彼此的展演、互动,已经多到无法计算。我觉得这种两岸间的文化交流,相对门槛比较低,因为没有语言障碍。这是我们未来会持续加强、推广的部分。”

问:但是,尽管文化交流说起来是文化活动,应当远离政治,但是,事实上,文化交流与政治也是密不可分,那么,两岸文化交流是不是也会经常要面对政治上的干扰?

盛治仁:“我想多多少少都会有。可是,我想,我们秉持一种精神,就是尽量降低政治上的思考。既然是文化交流,就尽量单纯化,把他作为一种彼此认识和了解。如果做任何事情,背后都要加入很多政治目的,那就会把事情复杂化。这种态度不仅仅针对两岸文化交流,和其他国家交流我们也抱同样的心态,都尽量走向文化交流。我觉得这样做其实对所有方面都最好。”

但是,文化交流也会面对不同的历史解读问题。大陆方面考虑庆祝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时候,台湾则在筹备庆祝中华民国建国一百周年。文建会是多种庆祝活动的主力推手。在《国父传》拍摄问题上,盛治仁此前已特别强调,不会两岸合作。也就是说,对历史的不同解读也会在文化问题上表现出来。

对此,盛治仁回答说:“这个事情的核心其实不是文化活动,而是政治活动。对我们来讲,是庆祝中华民国建国一百年,我们不是在庆祝辛亥革命。时间也不一样。辛亥革命一百年是今年,中华民国建国一百年是明年。这和前面提到的文化交流是两个不同的事情。所以,庆祝中华民国一百周年的相关活动大概都会单纯化,这是我们自己的庆祝。在这个问题上,大概两岸之间没有太多的空间可以合作。”

问:大陆方面对台湾庆祝中华民国建国一百周年的活动是否做出过反映呢?

盛治仁:我没有看到他们有什么反应。而且,说实话,我们大概不需要太在意他们有什么反应。因为这是我们为自己庆生的活动。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