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台北一周

台湾拟征证所税掀巨波马英九亲自调停

音频 06:57

上周台湾最受瞩目的新闻,就属政府打算开征「证券交易所得税」的消息。一整个礼拜,可以说闹得满城风雨,甚至连马英九总统都得亲自过问这件事,主要的争议到底在哪里?

广告

在民主国家,政府要课税,民间通常都是反对的多,赞成的少。但台湾这次打算课征「证券交易所得税」,却是连政府内部都出现反对声浪,推动课征的财政部,和反对课征的「金融监督管理委员会」各执一词,唇枪舌剑、你来我往一个多礼拜,把股市给吓傻了,老百姓都不敢进场,以至于成交量急速萎缩,从每天约1200亿,萎缩到7、8百亿,台股股市的市值大约蒸发掉一兆元。最后马英九总统在星期三晚上,在总统府召开紧急会议,从晚上八点开到半夜十二点,才全盘敲定,第二天在行政院会通过,总算跨出了第一步。但可能顾虑民间还有很多反弹的声浪,行政院破天荒的不把行政院通过的法案直接送进立法院,而是暂时休兵。一般分析,政府可能打算缓一缓,和反对的立法委员及民间团体多多沟通。

台湾政府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打算开征「证券交易所得税」?为什么行政院各部会之间会各执一词?

二十几年前,台湾立法院调降「证券交易税」时作成附带决议,要求行政部门适时恢复征收「证券交易所得税」,但一拖就是二十五年,谁当总统都不敢碰。马英九这次当选之后,不再有连任压力,主张国家应该建立长远制度,考虑世界各国都有「证券交易所得税」,台湾却因为民粹和讨好选民的传统,一直不敢课征,以至于政府财务不健全,因此把这个艰难的任务交给财政部长刘忆如,主要的着眼点是租税的公平正义原则,有所得就应课税,否则等于对其他国民不公平。

至于台湾「金融监督管理委员会」反对的着眼点是,课征「证券交易所得税」会严重冲击股市,造成价跌量缩,投资大众的资产缩水,政府的税收反而会减少,证券业从业人员的饭碗也可能不保。金管会主管官员甚至在马英九总统召开的紧急会议上挑明了说「万一失败谁要负责」?

造成各执一词的关键,可能是因为台湾的总统由人民直选产生,虽然行政院长依宪法是最高行政首长,但权力来源仍然是民选总统,也因为这样,遇到重大争议,马英九常常就必须亲上火线调停,或亲自说明。比如最近石油和电力价格调涨、开放美国牛肉进口等等。

依据台湾行政院最后通过的课税方案,台湾政府未来是不是真的能增加税收的收入?对股市的冲击到底会不会发生呢?

行政院最后通过的版本,虽然大方向还是要课征证所税,但也做了大幅修正,按照财政部长的说明,未来每年台湾政府大概可以增加新台币一百亿元的税收,但会被课到证所税的对象,大约只有两万人,都是在股市赚大钱的。

这是因为行政院版本把证所税的扣除额从三百万元调高到四百万元,也就是说,明年元月开始,台湾个人投资股市,每年要获利新台币四百万元以上,才会被课到「证券交易所得税」;至于税率,也从原本的20%,修正为「15%到20%」,由政府依据经济景气弹性调整。也就是说,证所税一旦开征,台湾政府的国库真的能增加不少税收,而且由于大多数的股市投资者都不会被课到税,对股市应该不会造成冲击,这也是融入多元意见,民主协商的结果。

台湾的舆论怎么看待这件事?民间对行政院开征「证券交易所得税」的最后协商版本有什么看法?

台湾的舆论大多支持开征证所税,比如中国时报一篇评论文章就认为「开征资本利得税、实践赋税正义已经是台湾社会的共识,虽然行政院版本遭到各界不同的批评,但毕竟跨出了开征资本利得税的第一步,当这一步实践后,才可能有接续而来的赋税改革」,文章的题目则是「成败关键,在马政府决心」。

至于民间,证券商公会当然都反对,但民间社团「公平税改联盟」不但支持开征证所税,甚至对行政院最后的协商版本感到不满,认为包括「放宽门坎」、「降低税率」、「证交税可以扣抵证所税」等等,这些都是「被既得利益者勒索成功」。另外,证券商公会要在520马英九总统连任就职当天走上街头抗议,台湾劳工阵线也说,他们也要号召受薪阶级走上街头,表达对赋税不公的愤怒。

「公平税改联盟」也强调,证所税能不能恢复课征,是检验马英九总统落实公平正义承诺的指标,他们要求马英九不能向财团妥协,应该追求历史的评价。至于明年,台湾是不是真能开征证券交易所得税,接下来就要看立法院里的折冲运作了!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