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文化艺术

专访台湾影片《灼人秘密》的导演赵德胤与女演员吴可熙

音频 13:54
台湾女演员《灼人秘密》女主角吴可熙接受本台专访,2019年5月25日。
台湾女演员《灼人秘密》女主角吴可熙接受本台专访,2019年5月25日。 RFI 法广

戛纳电影节的一种注目单元周五落下帷幕,参赛一种注目单元的共有两部华语片,大陆导演祖峰因受到来自北京政府的压力而未能前来戛纳,台湾导演赵德胤的《灼人秘密》在戛纳受到诸多好评,尽管也有人认为影片对电影界业内人士的批评可能过于尖锐。赵德胤导演是台湾电影界的后起之秀,这位出生于缅甸的曾经是主修科技的大学生为何要当导演?他的影片《灼人秘密》为何引发观众强烈反响?故事情节是否取材于真人真事 ?就以上一系列问题,我们采访了赵德胤导演。

广告

法广:首先请您介绍一下,影片是根据演员的真实故事改编的? Nina Wu就是女演员的名字对吗?

赵德胤:《灼人秘密》并不是真人真事,是演员吴可熙根据她以前做零演时的一些经验在2016年写成的第一本剧本。但后来一直被搁置一边,一直到2017年好莱坞性丑闻事件之后她又多了一些灵感,有重新对剧本进行了修改,修改了其中四五场戏,之后她拿来给我看,我看了之后,我们一起改了其中的一些结构,修改了半年多,才开始拍电影。所以,整个故事带有戏剧性和荒诞性,但同时又具有十分真实的一面,因为,情感上时十分逼真的。其实,世界上自从电影被发明以来,对电影的思考,电影中的电影已经出现过许多部,比如说意大利导演费里尼的《8½》,包括法国导演高达尔导演的《轻蔑》(le Mepris)以及法蘭索瓦·楚浮的《日以作夜》(La Nuit américaine)等等,许多电影一般都是从导演的角度来看,《灼人秘密》是少数站在演员,尤其是从女演员的角度来看电影,去分析在父权性质的社会上女性的心里状态。

法广:您之前也不是学电影的,并不是科班出身,为什么要拍电影?

赵德胤:我出身于缅甸,然后,十六岁的时候同影片中女演员一样为了改善家里的环境从缅甸来到台北,我在高中的时候就学了美工,大学的时候也继续学美工,拍一些婚礼,广告之类的,慢慢地就开始学拍纪录片.象我们这种家庭出身地孩子小时候没有去过电影院,在家乡根本没有机会去电影院,来到台湾之后又一直在打工,因为要寄钱回家,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钱去电影院,所以在我拍摄第一个长片之前我可能总共也就去过十次电影院。电影是一次享受娱乐,所以我是在拍摄了第一部电影之后才意识到或许应该去电影院看电影,因为之前都是在学校的DVD图书馆看电影,看的虽然很多,也十分有系统。所以我是从看DVD,从拍摄婚礼,上网找资料来学习电影的,我是边拍边学,所以与其他人可能很不一样。

法广:其实很多大导演都不是电影科班出身,比如说昆丁 塔伦蒂诺,比如说科恩兄弟等等,他们都不是电影科班出身,没有经过电影专业系统培训的是否更加容易走出窠臼?

赵德胤:我觉得不是科班出身的导演也许更加自由一点,包括这次写剧本的吴可熙,她也不是专业写剧本的,所以就充满狂野与真实,同时又是一个类型片,所以是很不容易的。要拍一个看起来有卖相,同时里面有蕴藏着许多批评的观点,这并不容易。我自己并不是学电影的,其实我对拍电影其实没有什么观念。别人跟我说什么270度,什么180度,什么正反拍,这些我到现在其实都不懂。怎么样剪辑才符合逻辑等等,这些我也都不懂。我只是按照直觉觉得有些导演的影片很厉害,没有办法用三幕剧 的结构来开阔它,比如说伯格曼,斯坦利 格布里克,他们的

形式,无法用既定的学院理论来讲,所以我觉得电影就是一种直觉的生命,真实的经验,用影像直觉逻辑地去拼凑,想办法让观众从他个人地生活与情感来与影片中地人物一起共鸣。我举得这样就算是成功了。什么三幕剧,正反拍这些我都不懂的。

法广:其实您虽然不是学电影出身,但是,在您的影片的画面中也可以看到电影前人的影子。比如说《灼人秘密》中出现了好几次穿着红色长裙的女主角在长长的走廊中惊恐地走着地画面令人联想到美国导演斯坦利·库布里克(Stanley Kubrick)的影片《闪灵》,同样影片中多个场景出现的奇异的昆虫的画面也使人联想起西班牙电影大师路易斯·布努埃尔(Luis Buñuel )。哪些是您最欣赏的电影前辈?

赵德胤:我自己喜欢很多导演,也许大家会觉得惊讶,从变形金刚的导演迈克尔·贝,星际大战的乔治卢卡斯早期的,到斯蒂文斯庇尔伯格,伯格曼,侯孝贤,蔡明亮,张艺谋,贾樟柯都是我追随的导演,甚至有的导演我还在他们身边学习过,我在台湾参加金马电影学院,这是侯孝贤导演成立的一个短期两个月的工作坊,当时李安导演也到现场来叫我们写剧本,跟我们演讲,所以,我的意思是基本上我追随崇拜影响我的导演非常多,但是在《灼人秘密》这部影片上我更多思考的是当一个人遭受创伤症候,他的精神状态会是什么样。

感谢赵德胤导演接受本台的专访。

台湾女演员《灼人秘密》影片女主角台湾女演员吴可熙的演技赢得戛纳观众与影片专家的一致好评。本台在戛纳的沙滩边幸会吴可熙女士并且对她进行了简短的采访:

法广:这是您首次来戛纳电影节?

吴可熙:对,这是我第一次来,感到十分兴奋。很新鲜,每天都会忙,非常累,但是,十分开心。应该说,《灼人秘密》这部电影首映之后,媒体反映基本上都很好,今天还看到《解放报》对我的专访,前两天也看到了《世界报》的专访,我觉得十分感动。其实我写剧本的时候,是我演员生涯很低超的时候,然后,因为METOO的启发,然后,就写了这个剧本,当时,我觉得很孤单,可是这次来到戛纳电影节很感动的是,大家对我的回馈,让我觉得我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全世界很多人都在支持我和鼓励我,我希望这部电影能够鼓励全世界许多有梦想的男生或者女生去完成自己的梦想。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免费下载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