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解说

香港艺术家:香港犹如经历着二战时的邪恶

音频 08:11
香港警方12日动用橡胶弹催泪弹镇压示威民众
香港警方12日动用橡胶弹催泪弹镇压示威民众 路透社

香港在6月9日、12日两度爆发“反送中”示威,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港立法会周三决定取消原定在当天召开的审议《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会议,周四也没有新的会议,目前这个极具争议的条例前途未知,但香港特首林正月娥已经将周但民众反送中集会定性为暴动,警察也使用了橡皮子弹和催泪瓦斯驱散民众,造成至少79人受伤。中国官媒在继续封锁消息的同时,谴责指逃犯条例修订被“高度妖魔化、政治化”,并强调反对外部势力干预。

广告

就香港目前的局势,关注政局的香港艺术家黄国才(Kacey wong接受法广专访。他认为香港人对目前的局势感到十分恐惧,对港府季度不信任,对香港的前途也非常担心,已经出现了“大逃亡”的局面。

法广:香港年轻人为何再次站到抗议的前线?

黄国才: 我觉得他们可能看不到未来的前景,有一种无力感。很多人在五年前“雨伞运动”时都可能还是中学生。雨伞运动也是从学校罢课开始的,所以现在参加“反送中”的年轻人当时已经参加了。当然,这次“反送中”的动员与所有香港人有关,如果从年轻人的角度来看,可能他们觉得 未来很恐怖,没有出路。所以,这也是他们积极参与反抗的特别原因。

法广:在97年回归前,香港人总是被认为不关心政治,但20多年过去了,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据您了解,这与“一国两制”受到威胁有无关系?

黄国才 : 正如你所说,港人本来的确不关心政治,被认为是“经济动物”,城市也很功利主义,但因为近来的压迫越来越多,几乎每月一次,而且越来越厉害,越来越疯狂。所以,在这次“反送中”条例的运动中,我也发现之前不关心香港政治的朋友也很关心了,所以也可能是一件好事。

法广:香港特首林正月娥周三将立法会前的抗议定性为“暴乱”,作为香港人,您如何评价目前的特首?

黄国才 : 我想现在在很多香港人的心中,林正月娥的地位越来越明显,有时候我们称她“弃纸”,用过就丢掉的。因为每次都是这样,中共利用这些人做事之后就弄掉,所以对香港人来说,她已经失去了管制的权力,她也不是香港人选出来的,只是通过政治委任制度上台的。

法广:周三(6月12号)有消息说,香港警察动用了催泪弹和橡皮子弹对付立法会周围的示威者造成近80人受伤,港人可能在二十年前很难想象会发生这样的“镇爆”行为?

黄国才:是的,警察越来越像内地。香港实际上和签署了包括人权公约在内的许多国际公约,周三看到香港警察用那样的暴力方式对待示威人士,学生们本来是在没有暴力的情况下和平集会,后来还发现警察也对记者施暴的行为,有人今天到医院去看了受伤的记者。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实际上,他们采取的是和内地一样的方式,就是在赶走记者之后,可以用暴力的方法对待和平示威的市民。其实他们的行为是犯罪行为,所以这是国际社会不允许的,同时也破坏了他们签下的国际公约,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我也看到一个报道,目前不能确认真假:一些抗议民众发现警察里面打得很凶的那些人说普通话,他们的样貌看起来也不像香港人。他们穿的警服是有号码的,但有人上网 调查后发现,这些号码都是女警察的,而穿制服的人是男的。虽然现在不能确认这个消息的真假,但我想有一定的真实性,这样的事情很早就已经发生过,中共很懂这一套的。

法广:有施暴警察可能有些是从内地过去的怀疑?

黄国才:可能会有,雨伞运动已经将魔鬼放了出了,现在香港犹如经历着二战期间的那种邪恶。政府部门里边的人穿着制服工作,由于工作的关系,他们也干着不应该做的事,香港的文化就这样被一点点弄垮了。

法广:总体来说,你们对香港的未来很担心?

黄国才:当然担心,对我个人来说,我认为这不仅是香港的问题,遣送条例实际上关系到所有公民,因为中共就是想利用这种法律去抓高官商人,然后可以想象,抓完这些人之后 ,会用这些法律抓什么人,根本就没有什么法律可言。

所以,很多人都知道中国内地的法庭根本就不是维护正义的地方,很多都是我们都发现警察是听公安厅的指示做事,警察局根据共产党的指令去抓人,抓到之后才给罪名,完全不是我们知道的西方国家的那一套,而且刚好相反。

法广:做个假设,如果港府最后不顾街头上百万人的抗议,还是通过这个“送中条例”的话,最坏的结果会是什么?

黄国才:实际上最坏的结果正在发生,很多人已经开始将资金转移到国外,可能还会发生“大逃亡”,很多人会移民到海外。所以,这对香港经济发展和文化等方面都会产生很大的破坏,这些都在慢慢的发生。

感谢黄国才先生接受法广专访。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