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特别节目

大陆新移民黎明:修例若通过,香港将成法律黑洞

音频 08:24
香港学界和文艺界20余人6月12日零时起,在政府和立法会建筑附近发起接力绝食抗议行动。摄于2019年6月13日。
香港学界和文艺界20余人6月12日零时起,在政府和立法会建筑附近发起接力绝食抗议行动。摄于2019年6月13日。 图片来源:路透社/Tyrone Siu

继6月12日香港民众再度大规模集会,抗议港府《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之后,香港街头目前暂告平静。但6月12日集会活动遭遇的警方暴力,以及特首林郑月娥当日对集会活动的定性都进一步刺激港人的神经,新的抗议活动已在酝酿之中,而二十余名香港学界和文艺界人士自6月12日子夜零时发起的接力绝食行动还在继续。香港教育大学社会科学系讲师黎明女士是这次绝食行动参与者之一。黎明女士2008年才移居香港生活。但她很理解港人在这次围绕港府修改《逃犯条例》努力变现出的坚持与决心。

广告

自由、法制、人权等价值是香港与内地城市不同之处

黎明女士向我们介绍说,目前有24人报名参加接力绝食,至少停止进食24小时。24人中,有些人不在香港,是在自己所在地绝食。她本人则决定绝食103小时,象征性地呼应6月9日有103万港人参加的“反送中”抗议游行。

黎明:“我的目标是最少要坚持103个小时,因为上周日的大游行,据组织者说,有103万人参加。不过,政府还是漠视我们的民意。我们就用103这个象征性的数字去呼应103万游行。 到星期天早上,我才能坚持满103个小时。但我并不觉得103个小时之后,政府会撤回修例。现在其实基本上不管我们做什么,都不会有直接改变政府意图的可能性。你看,这么多人出来集会;12日的时候,有特别多的人堵塞交通,占领广场。但是政府还是用非常强硬的手段(催泪弹和橡胶子弹)去驱散人群……是不是有很实际的方法,很实际地去改变他们的主意?我真的不知道。可能就算知道,也不是我力所能及的。所以,绝食可能更接近是一种象征性的行动,就是说,对香港来说,自由、法制、人权这些价值是香港社会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也是让我觉得香港与内地城市有区别之处。”

修例若通过,香港将成法律黑洞

黎明女士2008年才移居香港生活。但她很理解港人在这次围绕港府修改《逃犯条例》努力变现出的坚持与决心,她说:

黎明:“因为在过去那么多年,其实政府不断推出各种各样的政策、法律,民间一直都有很大的反对声音,但每一次政府都是强行通过。香港也不是在这次反送中条例议题上才突然积极起来。”

“我觉得最主要的是过去发生了很多事件,比如说铜锣湾书店事件就进一步让香港人看到内地的执法机构、执法制度都非常不公平,不透明。它可以跨境,把一些人绑架到内地,然后给他按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定罪,或者关押。如果送中条例通过的话,这些就变成合法的了。目前来说,跨境绑架还是违法的,还得偷偷摸摸地做,但如果修例通过,它就可以以一个正当的、所谓的有合法性的方式,将某些人,以可以编造的罪名,去抓捕。这样的话,整个城市就等于陷入一种白色恐怖当中。香港的言论自由空间会急剧缩减,而且人权也得不到保障。这个对于香港人来说是非常危急的事件。而且他的影响范围不仅仅是比如铜锣湾书店的书商只是出版了一些政治性的书籍,可能一般民众觉得如果他不去触碰这些敏感的事情,就不关我事。但其实送中修例通过以后,其实每一个人都会处于这样一种白色恐怖之下,不知道什么社会会做错什么事情。或者是由于内地司法制度腐败很严重,你不知道是不是会有有权有势的人,因为你得罪了他,他就想办法按一个罪名给你。这些都是未知数。但一旦修例通过,就等于开了一扇空间,留给这些可能性,那我觉得香港 人也会认为,与其这样,不如不要开这个可能性。因为一旦开了这个可能性,其实没有什么权衡的机制能够面对一种自上而下的权力的不平等。而且说实话,我觉得,这种危险不仅仅是对香港一个地方的人,全世界的人都会处于这种危机之下,因为香港就会成为一个法制黑洞。你如果是政府目标,那你来到香港,你就可能被抓捕,被引渡回中国。所以,对全世界来说,这都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一旦修例通过,“一国两制”就几乎形同虚设了,因为它就打通了两种不同的法律制度,在两者间就会有一个通道,允许在法庭没有能力监管、特首也不会监管的情况下,把一些人送到内地。”

* - * - * - * - *

6月9日百万人大游行的发起者、由香港多个民间团体组成的民间人权阵线,已经号召民众6月16日周日再次大游行,发出反对的声音,并呼吁民众在6月17日周一,立法会可能恢复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二读审议的日子,罢工、罢课、罢市,表达立场。

立法会6月12日宣布延后当日的二读审议安排后,尚未明确表态是否准备近日恢复审议工作。但自6月12日民众抗议活动发生严重警民冲突之后,香港社会紧张气氛明显升级,港府内部开始出现不同的声音。而继中国驻英国大使接受 BBC采访,表示,中央从未指示香港修改逃犯条例之后,台湾陆委会港澳事务负责人14日也表示,香港政府事先并没有告诉台湾相关部门要修改逃犯条例。而到目前为止,香港政府一直以需要向台湾引渡一名逃犯而要弥补法律漏洞为由,坚持修改此条例。虽然北京外交部仍然坚持支持港府的努力,但特首林郑月娥自以为可以获得的支持可能也在发生动摇。

林郑月娥如今无疑进退两难,但处境被动的又何尝不是北京中央政府。港人人心所向反对政府修改逃犯条例,凸现港人对内地政治指引下的司法制度的不信任。北京当局可以封锁网络,阻止内地国人了解港人抗议行动,但香港目前仍是一个开放的国际都市,港人的心意与决心,世人有目共睹。坚称香港主流民意支持港府修例努力,岂不有掩耳盗铃之嫌?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