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解说

709事件四周年,香港法律人声援内地维权律师

音频 08:38
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联合香港律师团体“法政汇思”2019年7月9日在香港终审法院门前集会,纪念709律师大抓捕事件四周年,呼吁双方被拘禁律师。
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联合香港律师团体“法政汇思”2019年7月9日在香港终审法院门前集会,纪念709律师大抓捕事件四周年,呼吁双方被拘禁律师。 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2015年7月9日,可以说是中国司法史上的一个黑暗的日子。这一天,中国警方开始在全国各地大规模逮捕、传唤、拘留、约谈律师和合作者、维权人士等等。经常受理被当局看作是敏感的人权案件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首当其冲,该所王宇律师及同是律师的丈夫包龙军失踪,律所主任周世锋及其助理以及该所财务、行政人员等共9人先后被带走,其中三人被判刑。根据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的数据,截至2015年9月18日,这次大抓捕行动总共殃及各地共法律人和维权人士286人。四年后的今天,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连同律师团体“法政汇思”7月9日傍晚,在香港终审法院门前组织默站行动,呼吁北京政府立即释放被拘禁的维权律师。

广告

维权律师关注组总干事陈乐女士向我们简单接受了709律师大抓捕事件后被捕律师的整体情况:

陈乐:“我们知道有一些律师被判刑。周世锋律师现在还在坐牢;余文生律师是王全璋律师的辩护人,但他自己现在也在羁押当中,有消息说他受到秘密审判,但判决目前还没有出来;另外还有李玉涵律师,她是王宇律师的辩护律师(法广注:王宇律师已经取保获释),她在2017年10月时被抓,到现在还没有审判的消息,还在等待当中。我们很关注她的身体健康情况。还有王全璋律师,他刚刚被判刑四年半,今年6月底才有机会在被关押四年之后第一次与妻子李文足见面。我们也非常担心他的身体和精神状况,因为李文足与他见面后报告说,好像她丈夫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眼睛看上去很无神,记忆力也很差,说话的时候,很难做出正常反应……王全璋律师是到目前为止非常受到关注的一个案例……就是说现在还有很多律师被关押或在坐牢。我们觉得,这个情况必须要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

法广:最近一段时期,香港一直不断有游行抗议活动。围绕港府推动的《逃犯条例》修订,香港人在维护他们自己的权利。这样一次关注中国内地维权律师的活动,是否会在港人关注自身权利的运动中被淹没?

陈乐:“我觉得反而不会,因为这一次《逃犯条例》的真正关注点,也正是香港人,甚至全世界其他在香港的人(要关心的)。如果修例通过了,他也会被移送到内地受审。很多人的担忧就是对中国的司法制度很不信任,因为这个司法制度有很多问题,包括延长羁押、酷刑、疑犯被迫认罪,还有不公平的审讯。在这种情况下,709这个日子也正好是要大家把焦点重新放在中国司法制度问题上。这些维权律师就是因为要争取中国司法制度的改革,争取正义的彰显,才会受到这种对待。很多维权律师被抓捕、被监禁,到现在仍然有很多人,权利没有得到恢复,家人被骚扰。种种情况显示,如果今天我们在香港举行这个行动,可以受到很多人关注。在香港目前情况下,很多人反而会更加关注现在中国社会上一些不公平的现象。”

709律师大抓捕事件使不少中国法律人经历牢狱之苦,但是很多没有被正式逮捕的律师也因这次大抓捕事件而无法继续执业。原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曾经代理维吾尔族温和派学者伊里哈木•土赫提案件的刘晓原律师四年前在7月10日被当局带走问话,三天后虽然重获自由,但此后再无法继续其律师工作,近日索性被当局注销了律师执业证。他向我们讲述了他在709事件之后的经历:

刘晓原:“三天后我出来的时候,锋锐律师所已经关门了。律所的档案也被扣押了。我一直被失业。到2015年底的时候,律师事务所已经没有钱交付2016年办公用房的租金,一年66万元,只能退出办公用房,律所等于名存实亡了。其他律师早就开始要求调离。直到2016年5月律师年检的时候,北京市律管局说已向司法部汇报,由专案组协调。其他律师调离了,但我们这些合伙律师不能调离。事情一直拖到2018年3月,当局注销了锋锐律师事务所的执业许可证。注销执业许可证说明这个律所不再存在。按照规定,我们这些合伙律师可以调到其他律所,就是转所调动。我一直要求调动,但是北京市司法局通过互联网办公平台,也就是律师管理系统数据库,把我的名字删除了,我就无法办理调动。其间我写了太多的信,去反应我转所调动被卡的问题,但都没有结果。在2019年6月19日,我接到了北京市司法局关于注销刘晓原律师执业证的决定。注销我的律师执业证的理由竟是: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被注销之后的6个月之内,我没有其他律所聘用:他们卡住我的调动,我怎么可能被聘用呢!”

“还有,去年不能转所调动还不止我一个人。锋锐所,包括我在内,就有五个人。其他律所也有律师被卡住调动,都是这种类似的情况。”

刘晓原表示,如此多的维权律师遭遇打压自然会对造成某种寒蝉效应:“影响肯定有。看到有些参与的律师被判刑,有些人取保候审后,除个别人恢复执业外,大部分涉及到709事件的律师都不能执业了。那其他律师肯定会从中感觉到某些威胁或恐惧,就会感觉到办理案件,就会被株连,被莫名其妙地注销执业证,他们肯定会有所注意。”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也在7月9日就709事件发表声明,呼吁释放被抓捕的律师以及各方维权人士,同时也关注香港市民所坚守的核心价值受到的侵犯,以及台湾人民来之不易的自由和民主所面对的威胁。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