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解说

香港反送中:大陆游客移民如何看?怎么做?

音频 06:34
香港西九龙火车站附近的抗议人群2019年7月7日
香港西九龙火车站附近的抗议人群2019年7月7日 AFP

一个多月来,香港社会因《逃犯条例》修订引发的一系列大规模和平游行和更激烈抗议而撕裂,港人,尤其是大量年轻人走上街头,要求亲北京的港府撤回这个极具争议的条例,同时也要求北京不要继续侵犯“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原则下的香港社会尚可享受的集会言论和种种自由。在这场抗议浪潮中,由于媒体网络消息封锁,大陆人对香港大型抗议活动了解十分有限,即使有所了解也不免会产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但也不乏质疑,反对或羡慕交织的复杂心理。如果说,没有比较的大陆人这些心态可以理解的话,那么游客或居住在香港的大陆人表现又如何?

广告

法新社周四(711号)发自香港的一篇报道对部分在香港的大陆游客和移民做了一个素描,虽然不能面面俱到,但也颇具代表性,或可一斑窥豹。

毫无疑问,港人一个多月以来历史性的抗议震撼着这个英国前殖民地,反映的是港人认为北京正在践踏着香港自由和独特的文化而激发的愤怒情绪。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百万港人参加的游行是一海相隔的大陆人目前绝对没有可能进行的抗议活动。但是,居住香港大陆移民对这次轰轰烈烈的反送中运动意见分歧很大。

其中一部分人对“反送中”抗议持敌视态度。也有很多人支持抗议行动,但由于担心来自北京的压力因此没有任何表现和作为。而有一小部分人,就如一名27岁的音译为林姓女士一样,决定做了他们在大陆时根本不可能做的事,即:走上了街头,加入了抗议者的行列。这位来自中国北方的女孩告诉法新社记者,是首次参加一个社会运动。她敢于公布自己身份,游行时也不戴口罩。林女士认为,香港是中国唯一拥有言论自由之地,上街游行是行驶个人权利,也让她亲眼看到亲身体会和感受到了。林女士说,她在搬到香港居住前也对政治不感兴趣,但铜锣湾书店五位职员失踪案唤醒了她的意识,同时,在2016年文革50周年之际,也对这段十年历史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她大胆地说,如果逃犯送中条例顺利通过后,书商们失踪事件将重演,但届时将是合法地进行。

需要指出,面对街头的大规模抗议,香港特首林正月娥周一已经宣布送中条例实际上已寿终正寝”。但抗议人士没有决定因此停止行动,他们将继续包括要“林正月娥下台等五项要求的抗争。

法新社报道继续指出,1997年主权回归中国后,香港接纳了来自大陆的超过百万移民,大量移民也成为这个730万人口城市发生社会摩擦的原因之一。来自大陆的居民享受着和港人同样的自由,但一旦北京发现他们有批评态度,将来回去时就有可能遇到麻烦。

对这次反送中游行,中国媒体网络信息严格封锁,指责由外国反华势力策划资助,而非民众对越来越强势的北京插手干预香港事务的表现。周四,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继续批评英国外相亨特对香港事务指手画脚。

在此背景下,法新社对香港二十多位陆客访问时发现,仅有六人听说过反送中游行。

一名21岁的朱姓女大学生说,游行在大陆十分罕见,她在微信上看到了香港游行的消息。另一名游客说,他在官方媒体上看到伦敦参与并煽动了抗议活动的消息,但他难辨真假。

法新社指出,一些生活在香港的“大陆人”不能说他们对游行一无所知,但不少在香港工作或学习的年轻人都在表达自己政治理念时表现的十分谨慎。

一名在香港居住了7年的30岁刘姓男子说:游行抗议是个敏感话题,他不愿意冒险。他说,很多在港来自的大陆的同龄人都希望抗议活动尽快结束。

另一名28岁,来自广东的曾姓男子反对强制通过引渡法案,但他不愿意参加游行,他说自己从来没有参加过游行,也很少公开表达自己的看法。

除此以外,也有一小部分大陆人公开支持港人民主理念。一个由来自大陆移民组成的小团体最近就公开参加游行,他们用自己的方言而不是广东话喊了口号。2008年来港,目前在大学任教的Li Minnie女士是组织者之一,她认为,不少大陆移民一直支持香港民主,但方式比较隐蔽。她说,自己也是在拿到香港身份证之后才开始敢于上街游行的。她认为,可见性是一种力量,如果不敢表达自己的思想,就不能将其转化成力量,她希望通过游行展示权力。

法新社报道最后指出,部分最激进的香港示威者对大陆人有敌意,甚至将他们比作“入侵的蝗虫”。这种仇视态度过去也曾让李女士犹豫不决,但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她总结说:“情绪,行为和价值观不是来自我们出生的地方或种族群体,我们做某件事情是因为我们认为这样做很好”

 

selfpromo.newsletter.titleselfpromo.newsletter.text

selfpromo.app.text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