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香港/政治

因鱼蛋革命入狱梁天琦上诉出庭近千人陪囚车奔跑声援

“鱼蛋革命”本土派悍将梁天琦脱煽动罪惟暴动罪名成立,2018年5月。
“鱼蛋革命”本土派悍将梁天琦脱煽动罪惟暴动罪名成立,2018年5月。 网络 日期不详

因涉2016年农历新年旺角鱼蛋革命被判入狱6年的本土民主前线前发言人梁天琦就刑期上诉一案,上诉法院9日开庭聆听双方代表陈词,法官宣布押后颁布书面判辞。与梁天琦一起就有关案件提出上诉的还包括黄家驹和卢建民。

广告

梁天琦虽然入狱已有一年,但其政治“星未”不减,这次上诉的律师费用由网民众筹所得,原定筹款目标是35万港元,但不需15分钟已经达标,每人最多只可捐款1000元的众筹活动,最终筹得大约45万元。而梁天琦9日上庭时,位于金钟法院门外一早已有数百人排队轮筹,因法院座位只有150个,而当梁的囚车离开法院时,更有接近1000人,其中大部分是公然带上口罩的年轻人,随着囚车奔跑一段路程以示支持,其轰动场面与韩星不遑多让。

代表梁天琦的上诉方认为,原审法官错误地将与梁天琦无关的案情纳入判刑考虑中,亦错误地视当日的行为有预谋,导致梁的刑期过重。上诉庭听毕双方陈辞后,押后颁布书面判辞。

梁天琦早前被控一项煽惑暴动、两项暴动和一项袭警罪,他开审前承认袭警罪,经审讯后被裁定一项涉亚皆老街的暴动罪成,其余罪脱。代表梁天琦的资深大律师骆应淦认为,原审法官彭宝琴错误地将陪审团首次审讯时未能作有效裁决、涉砵兰街暴动罪的案情,以及其他街道的纵火事件纳入判刑考虑中,亦错误地把梁当日戴上口罩、眼罩和头盔的行为视为有预谋、组织和计划,形容上述装备属保护装备、没攻击性,以及为防止梁被认出,而判辞亦说明当时群众“突然”冲出马路,“无故”向警员施袭,足以反映当晚行为没预谋。

骆应淦指出,彭官判刑时援引的英国案例,所涉的暴动行为超过10个小时,比本案性质更严重,而另一宗同涉旺角大冲突的“杨家伦案”,被告涉烧的士等更严重行为,最终被判4年9个月,刑期比梁天琦为轻,认为法官彭宝琴的判刑不公道和偏颇,导致梁的刑期过重。

至于开审前已承认一项暴动罪的黄家驹,早前被判囚3年半,其代表大律师陈铫明表示,黄当日只向警员投掷发泡胶箱,并于短时间内被制服,形容角色较轻,又指在教育不完整、传媒报道偏颇下,很多年轻人容易被误导,做出自以为正义的事,希望法庭以宽容态度对待主动认罪的年轻人。惟遭上诉庭指出黄家驹不一定受误导,并质疑黄有否指示他发表相关言论。

早前被判囚7年的卢建民,是案中唯一就定罪和判刑均提出上诉许可的申请人。其代表大律师刘伟聪认为,原审法官指引陪审团时,将“共同目的”和“犯罪意图”的法律概念混淆,认为若被告人当日的行为带不同目的,便不属集结。上诉庭法官彭伟昌一度查问,上述说法是否即“各有各做”,刘同意并形容为“兄弟爬山”,惟彭伟昌法官称自己“不懂得这些俗语”。

代表律政司的刑事检控专员梁卓然表示,法庭判刑时应先考虑案中整体暴力程度、规模和自发性等,继而聚焦各被告当时角色,故法庭不应“完全抹开不看”梁天琦在砵兰街的作为,又形容当日有大量穿本民前蓝色上衣的人在场,并手持“包胶”盾牌等不能随手捡取的武器,反映当日行为有预谋。

现年28岁的梁天琦,在武汉出生,父亲是香港人,后来随母亲到港居住,在香港大学毕业,曾参加2016年年初的立法会新界东补选,以超过6.5万票高票落选,但人气急升的梁原本准备在同年9月再次参选立法会,而且更签署放弃香港独立政治立场的确认书,不过仍然遭到选举主任取消参选资格。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