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香港/政治

前港府顾问:港人可众筹到海牙法院仲裁警暴

香港警察控制一名示威者,2019年10月14日。
香港警察控制一名示威者,2019年10月14日。 路透社An anti-government demonstrator is detained during a march in

香港特区政府中央政策组前成员练乙铮指出,香港问题目前正处于一个“死局”,北京也没有明智的办法解决香港的深层次矛盾,既然面对如此胶着局面,国际惯例就应找仲裁解决。他告诉苹果日报,港府既然不敢惹毛下面的警察,不愿意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港人大可众筹将港警执法行为搬到独立的海牙法院,由国际法庭对他们作出仲裁,判断是否真的侵犯人权,将整件事件国际化。

广告

他以南海纷争为例指出,就算中方拒绝派出代表应讯,不承认裁决,美国却借此而更加大条道理派军舰巡逻,中方反对也只是徒呼荷荷。

练说,海牙的常设仲裁法院,已有百多年历史,中国都是参与国之一。练说:“我觉得香港人一个做法系可以到海牙提出仲裁,实际上你可以单方面提出,筹到钱就要求仲裁港警行为,逼政府接受裁决。”

香港在2011年6月已通过《香港仲裁条例》,让法例能与国际仲裁制度接轨,目的是有意把香港发展成为国际仲裁中心。练说,因此就算海牙法院对港警执法行为作出不利的仲裁,特区政府都理应大方接受裁决,否则定会造成非常尴尬的局面。

事实上,国际仲裁也好,独立调查委员会也好,都是文明世界处理政治事件的惯常做法。练乙铮觉得,假如所有文明方法都不肯接受,证明林郑根本就是一个野蛮政府,“你看到现在很多法律以外的行为,很可能是政府或警察做。看看那么多的浮尸,有没有搞错?1967年文化大革命以来,香港从来未试过有这么密集的浮尸个案,你说是谁搞出来?”

当民主国家发生严重政治失误,主事者理应问责下台,并非以暴制暴,厘清政治责任后,就由新人上台,重新洗牌,这是古今中外的惯例。可是,林郑虽承认做错,但就不肯问责下台,连牺牲一个半个管治班子都没有,“林郑自己不肯负责,炒个律政司祭旗也好,令大家顺气一点,以证明有决心处理,但连这一步都不做,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由2014年中共强硬拒绝真普选开始,练乙铮觉得香港人并未完全灰心,只是一直在伺机爆发,但想不到年轻人现在展现出来的反抗力量,会是如此猛烈,完全超乎他想像。因此,如果这次中共再次强硬打压港人声音,以为靠拘捕就能平息民愤,他相信港人的反抗心态只会越来越激进。

练说:“我觉得运动已经进入准内战状态,如果有一日大陆解放军(步)操下来香港,不再偷偷摸摸换衣服扮香港警察,明刀明枪镇压,到时就是一场内战,要不香港全面投降,要不香港人就更加勇武抵抗。”

战争原本跟香港似乎相当遥远,但近月再荒谬的事,香港人都一起经历过,况且中共曾以解放军威吓,命运早已被刀架颈上。自1947年,中国就再无内战,中共未曾打过台湾,处理新疆和西藏问题都是速战速决,练乙铮强调,惟独香港这战场令中共最为头痛:“毛泽东都讲过,『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你越逼就越大件事,你自己中共不是最清楚吗?共产党固执就在这里,以为香港地方细小容易搞,其实不是呀,边疆所有棘手问题当中,香港这场仗打最久了。”

练认为共产党要开窍,才能真正解决问题,始终香港仍具独特优势,是中国在贸易战恶斗下,唯一未打烂的金蛋。他建议香港人要持续将所有问题国际化,例如举行在即的区选,一定要将香港所有矛盾都呈现到全世界面前,绝不能任由政府关门打狗,“延迟选举这卑鄙手段完全可做得出,所以在这问题上不要受他挑衅,临到选举前全部静下来,再邀请外国记者来港,将件事放到国际层面,甚至登广告,让全世界目光都集中到这次区选。”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