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解说

香港区选:港人用选票为危机找出路,政府接应否?

音频 09:13
2019年11月25日,日前在香港区议会选举中胜选的泛民主派区议员在仍被警方围困的理工大学门外集会,声援校内仍然坚守的学生。香港警方自17日起就围困该大学,目前校内可能仍有数十名拒绝离开的学生。
2019年11月25日,日前在香港区议会选举中胜选的泛民主派区议员在仍被警方围困的理工大学门外集会,声援校内仍然坚守的学生。香港警方自17日起就围困该大学,目前校内可能仍有数十名拒绝离开的学生。 图片来源:路透社/Adnan Abidi

2019年香港区议会选举11月24日的投票结果,一如各方预期,彻底打破了亲政府的建制派长期把持区议会的政治格局,亲民主派候选人在总共452个民选议席中赢得388席。尽管几个月来香港民间抗争运动中的暴力场面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世人眼前,但24日,港人以最和平有序的方式,再次表达立场,投票率超过71%,创香港历届选举活动之最。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同时也是此次区议会选举观察计划项目负责人的陈家洛先生接受本台电话采访。

广告

陈家洛:“对于林郑月娥政府和北京来说,这(次选举)是一个很明确的答案,也就是,香港民众不同意北京与香港政府过去几个月所做的事情。从现在情况来看,对于未来立法会选举和行政长官的选举来说,民主运动已经拿到更多影响力,对于将来,比如重新讨论香港的民主化,或其他政策问题,应该是比现在更有影响力。”

这是一次扭转危机状态的机会

法广:从席位上来说,泛民主派阵营无疑取得了非常明确的胜利,但是从建制派和泛民主派各自的得票总数来看,有人认为,其实双方的力量对比并没有真正翻盘。您怎么看?

陈家洛:“昨天(24日)的区议会选举其实就像是一次变相公民投票。无论是民主派,还是建制派,都是总动员,都是把自己所有的支持者都找出来去投票。所以,总的来说,选票分配差不太多,60%投给民主派,其余是建制派,与其他的选举一样。但重要的是,第一,所有可以动员的选民都出来了,所以,这个结果肯定是很有公信力,是一个很明确的结果,赢得、输得都很清楚。但不单要看总票数,还要看到,不同区议会内,泛民主派也是在总共18个区议会中拿到了17个,所以,这个结果很明确,很清楚,北京政府和香港政府再没有其他理由说:你们(选举)表现那么厉害,我们还是觉得你们不够力…… 对于一次民主选举,在香港目前情况下,一人一票的选举,结果那么明确,人民已经讲得很清楚。现在要等林郑月娥政府、还要等北京,看他们怎么回应、做什么让步,可以扭转香港目前的政治危机状态,这是一次机会,看他们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要看再过几天他们会怎样回应这种新的情况。”

法广:泛民主派的胜利尤其得益于选民对政府以及支持政府的建制派说不。但它对香港眼前这场危机下一步的走向会有什么直接影响么?

陈家洛:“区议会在现时体制下,确实是一个级别比较低的、比较基层的、没有太多权力、没有太多资源的机构。但是在香港目前情势下,我们面对这么长时间的危机,面对那么多冲突,选举本身就是一次变相公投,所以对香港人来说,对政府来说,都是意义重大。自今天起,如果政府还要错判形势,还要把应该可以找到出路的机会,说成是没有什么改变、继续所谓的“止暴治乱”的话,那肯定会令到昨天300多万出来投票的选民,那些很多投票支持民主派的选民更加不满意,就可能会延续现在香港社会面对的冲突和紧张局面。”

“主要有两个方面。林郑月娥今天就只说了一句话(她发表一份书面声明),说她要注意了,她会“聆听”……危机已经几个月了,她还在听?听什么?!昨天香港市民已经通过选举,用选票,说得很明白。但问题是她现在还要等北京的信息,等北京给她下指令,告诉她应该怎么回应。对于香港人来说,香港很聪明,很厉害,公民社会有一种坚持。到现在为止,我们面对了那么多的困局,港人还要用很和平的手法,通过选举去找出路,但问题是:我们愿意找出路,香港人愿意找出路,但好像是北京和香港政府找不到,或者是不想为香港找出路。”

亲民主派或可自下而上推动一些改革

法广:从整体情况来看,北京政府会对这次反送中运动提出的五大诉求做出其他让步么?

陈家洛:我觉得也不是一定要看北京做什么让步,或怎么做让步。很重要的一点是,对香港这个很热爱自由、民主等基本的普世价值观来说,昨天的选举以及现在的情况,已经给我们带来很大很大的希望。现在17个区议会由民主派主政的话,就可以做一些由下而上的改革……

法广:比如说?

陈家洛:“比如说,每个区的资源配合与政府的关系,以前是政府主动,区议员跟从。现在形势就可能反过来,由民主派主导的一些区议会可能会有一些非常清楚的立场或计划,让政府反过来配合他们。选举以后的这种改变对香港来说,意义重大。因为我们还没有得到全面民主。在没有全面民主的前提下,每个区从下而上的一些改造、改革也是很有意义的。所以,一方面当然要看北京方面怎么回应,另外一方面,每个区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注:新一届区议会任期2020年1月1日启动),每个区的民主派可以坐下来,向香港市民介绍他们的一些理想或愿景,这对香港的民主运动也是一个很有意义的改变。”

本次选举首见:有些票站外有人全程录像

法广:一些建制派的支持者以及这次落选的一些建制派议员指责这次选举是“不公正”的选举。你们在选举观察过程中,是否观察到,投票过程中的确有一些不公平、公正的现象?

陈家洛:“我们现在还在处理一些投诉以及一些我们觉得不太令人满意的地方。比如警察在票站的活动:有些票站里,警察特别活跃,对选民构成一些压力;另外,每一个票站的主任,在做一些判断的时候,总归会有不同的方法,落实的过程当中,有不同做法,这对一些不同地区的投票市民来说,也造成一些不公正;还有第三个比较特别的地方,这是以前选举中没有过的,而这次选举特别多,就是在一些比较关键的票站外面,有一批人在录像,他们站下来,不停地录像。排队投票的市民感觉他们的个人身份可能被收录下来。这些选民向我们明确表示,他们觉得这样的安排不应该被允许。所以,在这方面我们还要跟进,还有跟选举管理委员会商谈,去改善以后的投票安排。”

法广:这种现象在以前的选举中没有看到过?

陈家洛:“没有。这是这次很特别的地方。这可能跟一些选举前冲突比较多的情况有关。有一些候选人或者他们的助选朋友就带了一些录像器材;还有一些人是在票站外面很奇怪的地方(拍摄)。有市民去问他们为什么不停地录像,他们说他们是来自大陆的一些新闻机构,是来采访。但是采访不是这样,正常的采访应该是去访问一些人的意见,是在不同角度,拍摄不同情况,但他们只是站在那里,整个早上,整个下午,录像。这是不太正常的情况。”

 

新一届区议会任期将自明年1月1日开始。他们将在明年的立法会选举中产生6名议员。如果在这次选举中获胜的泛民主派能够团结一致,相信可以全部获得这六个席位。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免费下载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