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中华世界

港民主派大胜对香港民主化的影响

音频 13:51
香港民众周日排队等候参加区议会选举投票资料图片
香港民众周日排队等候参加区议会选举投票资料图片 路透社图片

香港的区议会选举已经尘埃落定,但民主派大胜这个选举结果对香港民主化的影响,仍在发展中,前景如何?以下是本台香港特约记者麦燕庭发来的综合报道。

广告

刚过去的区议会选举被视为反对和支持政府处理修订逃犯条例的全民公投,双方各自大力动员,令选举投票人数和投票率都双双创下历史超高纪录,分别有超过294万名选民投票选出452名代他们就地区事务发声的区议员,而投票率就高达百分之71.23的超高新纪录。

而更令人惊叹的,是回归以来,基本上在区议会是少数派的泛民主派,一举取下388个议席,较现届议席多两倍,并且在十八个区议会中,取得十七区的过半数议席,成为主导力量,也就是说,泛民主派首次在地区事务上「执政」。

以取得91席成为区议会第一大党的民主党主席胡志伟表示,选举结果对民主化极具意义,但必须避免重蹈2003年区议会选举大胜后在2007年大败的覆辙。

胡志伟说:“我觉得意义很大,因为在过去几十年我们宣誓做民主抗争 ,基本上,我们从一个没有机会执政角度出发。因此很多很多的所谓公职人员没有经验,就是如何在政治题目下面好好地管理一个地方。

这次选举结果我们在香港18个区集中17个基本上是城市的地方成为主导的政党,主导的民主派力量。这主导力量如何去运用呢?对我们是很大考验,因为是一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主导力量。而且本次经验可以想象 如果区议会工作做得不好,很容易变成4年以后,另一次的03年的选举结果之后发生大胜之后大败。所以, 我觉得我们要吸收过去的经验,要好好部署。

由于今次当选的政治素人众多,不熟悉区议会工作,已有二十年区议员经验的胡志伟说,会与同路人分享经验,期望团结更多区议员,整合资源,透过咨询凝聚民意,并向政府反映,而最重要是放下自我,以区议会整体工作为念。

胡志伟继续说: “我们知道这次我们当选是因为整个运动本身,我们才能当选,因此我们不应该把自己看得太重要。我要从团队的角度去看,在区议会里面每一个民主派的朋友能如何贡献自己的能力,然后让整个区议会工作本身符合民意。

区议会名为咨询架构,但实质上亦具有少量地区建设的监察权力和责任,由2013年起,港府更预留一亿港元推行小区重点项目计划,由提案、咨询、审批到监察计划进度,区议会都有参与,故此可以作为政治人才的训练场。而每名区议员每月约7万港元的酬金和实报实销津贴有七万多港元,以民主党有91名区议员计算,每月便有六百多万元进账,可以抽取一定资源来增聘同路人,作为人才培养的手段。

不过,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忧虑,港府可能会削减资源,以制约泛民力量。

刘锐绍说: “未来有两点必须要注意,一是新一届区议会的资源是否受到制约? 梁振英当年曾经给每个区议会拨款一个亿。现在我估计未来区议会资源会受到很大约束。另外, 就是区议会审批拨款,很可能这个程序没有现在那么宽松。现在是近亲繁殖,以后呢? 拨款审计处或者官方审批会更严。四中全会提到的执行机制,不要轻视这四个字,因为当中很多机制都会慢慢一点一点不公开地落实。

无论资源会否受到限制,但主导区议会议程的事实不会改变,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建议,除了民生事务,泛民主派区议员亦应不失时机地推动政治议题,促使政府重启有关普选行政长官和立法会的政治改革工作,甚至是游说北京的中央政府,给予香港更大自主空间。

陈方安生说: “他们应该接触北京,不光是游说北京改变治港政策,而是让行政长官有更大空间去回应公众的诉求。

不过,北京的态度正是香港民主化的最大问题。时事评论员刘锐绍指出,区议会选举结果将会令北京对香港更加有戒心,更加不愿给予港人真正普选。

刘锐绍说: “第一个问题就是现在区议会结果出来,北京是不是会对香港人有更多戒备之心。我说这是必然的,因为现在北京发现香港人在很多问题上反对北京,而且香港人现在已经发展出他们叫立体阵地战的战略,不光是政界人物反对特区政府,而且不同界别,不同范畴的人都形成 一点加一点,连成一条线,然后不同的线变成一个立体,现在是全民去反对政府。而且还发展成一种阵地战,即不单是香港,还有外国和外国民间都是香港人争取的空间。所以北京继续关注,而且不会因为现在民意表达而停止对香港的现有政策。

刘锐绍估计,短期来说,北京会减少评论选举结果,以免刺激港人,或被英国等西方国家有可乘之机,仿效美国通过类似《香港民主与人权法案》的法律;但实际上,就会透过不同方法削弱泛民区议员在1200人的选举委员会的影响力。

刘锐绍继续说:“区议会的结果出来后,很多人都关注未来区议会有117议席很可能转变成未来的特首选举委员会里面的成员。根据目前的情况,如果不变,现在泛民在选委会里面有大概二百多票,如果再增加新区议会成员117票,相加有四百多,如果中间还有工商界不听话,不跟北京指示投票的话,就可能影响未来特首位置。所以我估计还没有等到情况出现,北京就已经会做事情了,包括对工商界如何进一步用利益去诱导他们,让他们根据官方的意思去办事,这不在话下。

民主党主席胡志伟亦有此忧虑,认为性好控制的中共,根本不信任港人,但他还是期望388名泛民区议员以行动说服北京政府:港人是僈秀的,可以放手让港人治港。

胡志伟说:“如果你对香港放心,你会减小对香港的干预,减少对香港干预会让国际社会看香港实施一国两制没有走样变形,国际社会会更放心,它的放心会引来急速投资。香港本身可以有一种繁荣稳定状态,而不是要通过政府鼓励香港人往后的生活。

这个我自己觉得北京政府应该看清楚,听清楚,然后清楚地把管制的方向放在这个结构之下,实现真正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而不是假的港人去处理香港的问题。然后所谓高度自治变成只有自治,因此等于低度自治,原来是有终审法院变成中途审判的法院,这个完完全全对香港成为一个国际城市不利。所以我相信,如果香港真的能成为不走样不变形的一国两制的话,其实对香港人,对国家最有利。

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亦认为,港人在这问题上不应未试先认输,因为连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近月接受法国媒体访问时也改口说,北京须准备与港人重启政改讨论,而且不一定要按人大常委会在2014年通过的8.31决议来谈。她语带安抚地说,北京毋须忧虑港人选出不被中央接受的特首,而港人亦须作出一定妥协。

陈方安生说:“我希望北京可以重新订定对港政策,亦给自己多点信心。香港人是有智慧而务实的,不会选出一个北京不接受的特首,而且,若果真的选了这隶一个特首,最终委任权仍在北京手中。至于港人,亦要想一想,若果能把最终普选行政长官和相关的时间表写进法律,那开始时让北京有一定的筛选,是可以讨论的。

泛民主派在区议会选举中大胜,给予港人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向北京争取民主,如何把握,须要港人再次发挥反修例运动中展现的永不放弃、尚善若水和团结精神。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