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微言微语

香港区议会选举 误判与歪曲民意

音频 12:20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与海怡西區当选议员林浩波(Kelvin Lam)感谢选民的支持,2019年11月25日。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与海怡西區当选议员林浩波(Kelvin Lam)感谢选民的支持,2019年11月25日。 路透社REUTERS/Leah Millis

今天,国内社交平台上,一张图片被刷屏,图片上是深圳一所中学的学生在操场集合,身穿军服,高举打倒美帝国主义的横幅。有网友发帖说:“恍若回到外敌入侵,国家生死存亡,万众一心浴血奋战的紧要关头。”不难想象,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感恩节前夜正式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这大概就是国内民间率先对此作出的回应。

广告

上周末,香港区议会选举,泛民派取得压倒性胜利,当周一投票结果出炉时, 国内党媒表现处相当罕见的不知所措与克制,自媒体流出新华社事先拟好的报道亲共建制派大获全胜的新闻稿,可见此次选举结果大大出乎中共党媒的预料。难怪有网友发帖说,党媒天天制造假新闻,最后连自己都深信不疑连。”

就连外交部的回应也显得毫无逻辑,外交部长王毅一味强调香港是中国领土,仿佛暗示此次区议会选举涉嫌香港独立公投,有网友发帖说:“强调香港是中国领土,难道香港选举了就不是中国领土?不过说得也对,在中共统治下是没有自由选举的,那是西方的东西,有选举就不是中国领土了。”

网友慕容雪村发帖说:“有个組织是当之无愧的『选战神助攻』,又叫『乌龙之王』,在近年的几场选举中,该组织一直沒闲着,不过总是把球踢进自家大门。凡是它出手打压的,最后基本都能胜选。凡是它力挺的⋯⋯,咳,不说了,好尴尬。”

就连已故台湾作家李敖之子,曾就读北京大学的李戡同学也忍无可忍的大骂国台办官员是帮智障玩意儿,他发帖说:“国台和中联两办,成天欺上瞒下、自欺欺人、鸵鸟心态,老渲染一小撮、一小撮。香港再怎么讨厌暴力,就是不会喜欢大陆,如同台湾再怎么不爽民进党,就是不会倾向对岸。我说过多少遍了,劝你们改进,你们还觉得我挑拨离间、 唯恐天下不乱?”

一篇题为《误判和歪曲民意,是建制派大败的原因》的网文这样写道:“轰轰烈烈的渔村区议会选举落下帷幕, 泛民派取得了全部452个区议员席位中的 百分之八十六(388席),建制派只取得 了百分之十二(59席), 用溃败来形容建制派 都毫不为过,因为即使在历届的议会选 举中,建制派碾压泛民派,泛民派都没有输得这么惨过

选举结果出 来后,内地官媒迟迟不敢表态,明显是根本没有准备好败选的稿子,在我们的选项中,没有“失败”二字。 可以想象,如果建制派获胜,理大留守的“暴徒”会立即遭到“剿灭”。

那么11月24日的区议会选举,为何出现“重大失误”呢?一句话,选前预案做得不充分

失误一、对民调置若冈闻 ;在11月中旬的民调显示有高达73%的港民认为港府和警方应该为香港的“乱局”负责,实际选举的结果甚至比这个民调更惨,这跟选举前警方“平 豹”强攻中大,围困理大有关选前的这些举动,显然港府是想当然的以为大部分港民是支持他们所谓的“止暴制乱”的失误二、对于高投票率的预估不足.

历届区议会选举,建制派都以三分之二 力压泛民派的不到三分之一,尽管选民并不 认为这种区选举具有政治含义,但是每次都被我党赋予了强烈的政治含义,本来一个很平常的基层选举被官媒分离成对立的阵营加以宣导,把建制派归于“爱国爱港阵营”,把泛民推向反面,而且始终以此来打压泛民阵营。

一般来说,像这种基层选举的投票率在 50%左右才属于正常的情况,而这次高达71.2%的投票率,显然就是一个政治动员令,就应该引起重视,不应该想当然的认为 多出来的投票人一定就是支持政府的 这次选举从登记来看,比上次区选举多了70万,这些首投族基本上是泛民的支持者,而新增的银发族本来根本不关心 政治,他们的出现更多的是同清孙字辈的学生。

失误三、错误认为还是居委会选举

我们知道,渔村的区议会相当于我们 的“街道办”,大部分关注的是民生问题,政治立场是次要的。

建制派有许多优秀的区议员,有深厚的选民基础,很多一 直支持的选民主动告诉建制派候选人: 我们感谢你们对社区的贡献,但是因为你们在“反讨饭条例”中支持港府和警察,户斤以我要把我的选票投给民主派。 建制派遭到抛弃的原因正是站在了民意 的对立!这跟做了多少“有益”的社区工作没有关系,民众反而要问,半年来, 建制派可曾为民请命过?这才是被抛弃的原因

失误四、误判民意

“逃犯条例”引发的反送终持续近半年, 警民冲突不断升级,建制派和泛民团体,都认为自己站在民意一方,大打出手的港警绝对认为他们是得到了广大市民的支持的,至 少宣传动员的时候,上面是这样说的。 选举点票结束后,获胜的泛民议员前往理大,要求警察解除对理大“暴徒”的围 困,警察没有再发射催泪弹而且还让救护车进入,显然警察也知道或者意识到了什么,前些时间“疯”了一般的警察,突然面对这样的民意公投,有点不知所措了

最值得一提的是,在警察家庭集中的选 区,获胜的仍然是泛民候选人,难道警察和警嫂也把选票投给了泛民?这跟坚定跟随港府止暴制乱的“港警”形成鲜明 对比,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

被唤醒的“沉默的中间派”倒向了哪一 方?

一般认为,这种基层选举有40%以上沉默的中间派,这部分人很少关心和参与 选举,经过近半年的政治运动,即使他们不关心政治也被牵连进来了,他们的倾向至关重要

从6月9日以来,上百万和两百万人走上街头,到后来几千勇武与政府持续对抗,港府认为民众的对抗随着“逃犯条例”的撤回而降低,错误的以为民众开 始“受够了”勇武的抗争,其实从两百万人上街,至少说明民阵能够调动几百万 人,连续发生的蹊跷事件一直成为民众心里挥之不去的梦魔,然而港府一直拒 绝展开调查,“傲 慢”的表示绝不接受勇武的政治诉求,港府可能简单的认为勇武的政治诉求只是那几千学生的,实际上近半年来民阵的宣导,早已成为了大家的“共识”,就算以后停止了街头抗争,五大诉求仍然是 泛民的主张。

一个关乎民生的街道办选举,建制派和 泛民都把此次选举“政治化”,呼吁人们 出来投票,表达对过去几个月“动乱”的 个人主张。 使得这个选举成了一次民意调查

误判五、按自己的意愿解读民意

在投票动员上,政府和建制派把这次“公 投”宣传成是,民众是否赞成对约暴徒的“镇压”,根本没有意识到民众的真实诉求

实际上,此次公投,泛民的动员议题是:谁应该为暴乱负责?而政府的动员是:是否支持政府平暴?村民已经用选 票告诉了全世界,

误判六、用对付内地的方法来对付国际社会

造成动乱,明明是政治问题,港府却将问题归咎于民生,甚至把施政失误怪罪 到一些商人身上,企图转移港府卑劣的 舔菊行为,淋症可曾想过夹带私货的“讨 饭条例”对港人的未来有多大的危害?正 如一个一大早出来排队投票的选民说的 那样:“如果我今天不出来投票,可能我 的孩子就没有机会再投票了”。你淋症下 台可以坐上政协副位,也可以跟随老公 去英国,留下几百万村民来承受。村民 喊出你下课,难道不应该吗?

这里还不得不说,一直把“港毒”的标签 死死的贴在民阵身上,时至今日都不改 口,欺骗内地猪可以,港府难道自己不 是清楚的?整个渔村都是清楚的,到底 有多少人有“港毒”观点?淋症难道不清 楚?何必配台宣传,自欺欺人嘛。不过 真的继续下去,港毒会不会繁衍起来, 还真不好说。

基于以上误判,中联办信心百倍的迎来了打脸的民意公投。

尽管官媒对香港区议会选举结果讳莫如深,但社交平台却引爆热评,很多网友发帖表达对泛民派大获全胜的祝贺。有网友发帖说:“历史舞台的大幕徐徐拉开了!最壮丽的画卷冉冉升起了!向勇敢、坚毅的750万杭康同胞致敬!是你们的努力让这片多灾多难的土地迈出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一步!用最美丽的词汇赞美你们也不为过!!

看到杭康的喜讯,我们要怀念一位先生……1913年3月20日晚,宋教仁先生于上海北站遇刺。宋教仁是中国近代的议会政治第一人,如果他没死,中国在北洋时代很可能实现一定程度的议会政治,历史可能会完全改写。今天,香港同胞正在争取的就是宋教仁和他的伙伴们当年为之奋力争取的议会制的简化版。

一代人的抗争,换来下一代人的自由;一代人的沉默,换来下一代被代表被宰割。这就是香港和大陆的区别,每个大陆人都要反思为什么同是龙的传人,差距却那么大呢?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