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台湾/政治

法广专访台湾新闻打假中心

台湾Line 上传的传播假新闻的图片
台湾Line 上传的传播假新闻的图片 网络截图

网络舆论导向影响选举结果,这在全球各国选举中逐渐成为惯例,将于周六举行的台湾总统与立法选举中也很可能受到同样的影响,记得早在2018年的地方选举中,台湾就有舆论认为目前的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韩国瑜的当选就受惠于来自中国大陆的网络舆论导向,不过,同样,台湾民进党也因杨蕙如事件而被指控操控舆论,为了避免台湾选举受到虚假信息的影响,台湾多家非政府组织设立了假消息追查小组,本台特派台湾记者拉加德对信息追查小组进行了专访。

广告

追查小组工作的目标许多是来自中国大陆的虚假新闻:调查小组的地点就在台湾一家电视台的底层,负责追查虚假新闻的五位记者之一,一位姓陈的女士向记者表示 :“一周以来,网络虚假新闻多若牛毛;我们认为他们中有许多来自中国大陆,比如说,这条新闻攻击的目标是台湾民进党的一位官员,而这条消息是用广东话书写的,这就说明,这位来自大陆的网络水军是完全搞错了方向。”

不过,在广东话,普通话或者闽南话的书写上出错,这是十分低级的错误;今天的网络水军一般都不会犯这样的错误。最近,在中国国内被禁止的youtube网站新冒出了许多评论有关台湾政治的评论员,一位负责网络视频打假的记者向法广展示了一位头发被染成时髦颜色的年轻人,他是去年七月才在youtube网站开设账户,他的所有的言论都是支持中国共产党,支持台湾国民党,而且他在网络呼吁筹资使用也是中国大陆的微信等平台。

很明显,北京政府在对台湾与香港显示强硬立场之后,导致台湾相当一部分的选民即使捂着鼻子,也要选择民进党,使用舆论导向,制造虚假信息来分裂台湾来做最后的弥补看来是北京最后的挽救政策。台湾信息学院一位名叫Michel的女士向法广表示:现在追查虚假信息的难度越来越大,因为北京今天使用居住在台湾的来自中国大陆的民众,他们甚至也在台湾当地出钱雇佣网络水军,他们有钱,有钱可以使鬼推磨。

信息学院试图寻找有效的工具来追查虚假信息,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打击虚假新闻的网络黑客向法广表示:其实这些虚假信息的传播方式同广告差不多,他的传播对象是一些利益与爱好相类似的人群,要进入这一人群从而顺藤摸瓜,找到这一假消息的来源,我们使用的方法就是混入目标人群,将自己假装成是他们其中之一。

调查小组向记者展示一个有关台湾的电子选举设备来自大陆的完全造假的视频,不过,台湾虚假新闻调查小组推出的与民众互动APP似乎也受到攻击,视频上出现一些文不对题的话语。

确实,虽然脸书与推特等国际性的网络社交平台特别为台湾选举设立了监督机制,但是,这并不能够排除网络机器人或者别的人工智能工具的骚扰。

有打假专家向记者表示,他们所追踪的虚假信息炮制中心一天甚至可以炮制出五百多条假新闻,而且这些中心今天已经不再在台湾,而是在马来西亚或者新加波。

法国现代中国研究中心在台湾的研究员向记者表示:推特曾经取消了许多个虚假账户,尤其是涉及香港危机的,脸书也设立了监督机制试图遏制网络虚假信息的传播,但是,问题是台湾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韩国瑜本人就经常散播一些夸张甚至违背事实的言论,但是他却脸不改色心不跳地重复虚假信息。

确实, 从候选人公开传播假消息,到网络水军为了政治目的炮制假新闻,对信息追查小组的人来说,来杜绝假消息是完全不可能的,今后的主要工作更应该是提高民众的识别能力。

另外,法国新近成立的网络媒体近日也就台湾选举中的假新闻发表长篇报道,报道指出,如果说蓝绿两大阵营都传播虚假信息的话,根据台湾The News Lens e和Taiwan Environmental Information Association所参与的一家信息核实机构的调查,台湾举行的最后一次总统选举辩论会上,蔡英文言论基本上92%符合事实,而国民党候选人韩国瑜的言论则仅有40%属实。而宋楚瑜的比例则是25%。

报道指出,尽管韩国瑜本人及其团队强调他们深受虚假新闻的攻击,但是,事实上,绝大多数假新闻都有利于亲北京的一边,即使信息来源不一定都直接发自北京。而年长的选民最容易受到假新闻的影响,不少台湾年轻人向记者表示,对家中父母毫不核实照单全收接受网络假新闻的行为忍无可忍。而调查显示,国民党的支持者的年龄远远超过民进党的选民。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