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香港/新冠病毒

自称武汉妇脱口罩咳嗽一群防暴警被吓退还迭声道歉

自称武汉妇脱口罩咳嗽一群防暴警被吓退还迭声道歉,2020年1月。
自称武汉妇脱口罩咳嗽一群防暴警被吓退还迭声道歉,2020年1月。 视频截图

香港防暴警察“英勇”殴打和平示威者的场面,相信已经流传世界各地,无需赘言,但有所不知的是,原来装备精良手起棍落狠劲十足的警察,却不敌武汉人一两下的咳嗽。一个自称来自武汉的香港妇人,4日晚上在元朗天水围区脱下口罩,面向一群防暴警察大声咳嗽两下,警察连忙后退,还忙说对不起。

广告

这名妇女后来告诉传媒,她的家乡其实是河南驻马店市,她这样做是不忿警察在她的家天水围一带经常殴打无辜市民和肆无忌惮在民居附近施放催泪弹。

港九新界多区4日均有市民在街头声援罢工抗争的医护,当中以最接近深圳湾口岸的天水围战况最激烈。一众改戴口罩的防暴警,先后发射多枚催泪弹、胡椒喷雾和橡胶子弹。一名中椒、自称来自武汉的妇女,除上前指骂涉嫌闯进住宅范围仍不肯离开的警员,更一度拉低口罩,向警大咳两声,并以流利普通话称最近曾到武汉探亲。

警方两度后退防线,有警员似乎为了挣回面子,还诬蔑她“收钱”。所谓的武汉妇女再走前两步,她改以乡音粤语激动反驳:“收钱?你给钱我呀?吓!”、“你们收钱呀,我从来没有收钱”。有警员则连忙向她道歉,叫她“早点返家”,她一句回绝这名警员:“我家都在这里”。

一群警员再后退并且道歉:“我认输啦,你走啦”。

该名操流利普通话的妇女戴上口罩、颈挂护目镜,不断上前质问涉嫌闯进住宅范围仍不肯离开的警员:“这个地方是不是你们香港警察的?”、“市民不可以在这里站住?”、“我是犯法吗?”、“我在这里走都犯法,香港是什么社会呀?”该妇人表示,自己仅站在家楼下,竟被警方喷椒,愤然骂警:“我!希!望!你!们!接!到!肺!炎!”、“我告诉你,我都是武汉的!”她语毕,警方马上退后防线;原本在场围着她拍摄的记者,亦即时惊叫“哗”和失笑,并退后数米。

妇人随后表示,其家乡是距武汉仅200公里的河南省驻马店市,她没有武汉身份证,但“河南跟武汉很近的!”

她告诉苹果日报,自己是街坊,每晚在此行街散步,但“撞到这班死黑警,撞到这班没心没肺的衰仆街”。她澄清其“乡下在武汉隔篱,是信阳……驻马店人,驻马店现在都爆发了(疫情),不过我3年都未返回乡下”。

(可参考网上视频https://twitter.com/i/status/1224746102072561664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