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环境与发展

CaolSwarm最新报告: 中国煤电过度建设威胁全球气候

音频 12:39
全球煤炭研究网络(CaolSwarm)2018年9月20推出的最新报告: 中国政府能够阻止井喷式核准导致的煤电建设大潮?
全球煤炭研究网络(CaolSwarm)2018年9月20推出的最新报告: 中国政府能够阻止井喷式核准导致的煤电建设大潮? 全球煤炭研究网络(CaolSwarm)网站

就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政府间专家小组再度就地球升温拉响警钟的前夕,总部设在美国的全球媒体研究网络公布了一个有关中国继续大规模煤电建设的调查报告,这份报告的全民叫做:海啸警报:中国中央政府能够阻止井喷式核准导致的煤电建设大潮吗?报告指出,中国政府在2014年至2016年内核准的煤电开发计划并没有如官方所说的被取消,或被延迟,而是正在逐渐建成,有的甚至已经上马运作。这些新的煤电装机一旦完成运作,将使中国的煤电产量增加25%,而中国目前的煤电产量已经占据全球总产量的50%,也就是说,倘若,这些煤电厂完工投产,对严重威胁巴黎协定所制定的减排目标。因为中国是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最多的国家,而中国境内所排放的温室气体超过70%来自煤炭。这就是为什么全球煤炭研究网络的上述报告引发国际舆论的强烈反响,有专家评论说,能否尽快阻止中国的煤电开发才是遏制地球升温的关键。那么,全球煤炭研究网络公布的上述报告的可信度如何?中国官方对此有何反应?我们就此采访了全球煤炭研究网络中国项目负责人于爱群女士。

广告

法广:首先,非常感谢您接受法广的专访,首先请您介绍一下全球煤炭研究网络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于爱群:全球煤炭研究网络(CaolSwarm)是一有关全球环境的非政府组织,主要致力于对化石能源的数据收集与分析,主要是煤炭,还包括石油,天然气以及页岩气等等。

法广:给否简单地综述一下最新公布的有关中国的煤电发展的海啸警报报告的主要内容是什么?

于爱群:这份报告的主要内容是中国目前有259吉瓦的煤电装机正在不同程度的发展阶段,这一数字相当于排名第二的美国的全部装机量,这一数字将把中国的煤电产能提高25%。这是一个十分巨大的数字,所以我们把这份报告称为是海啸报告。这些煤电厂开发计划都是由于2014年底至2016初由于中国中央政府将核准权下放给地方政府之后所导致的井喷式的核准。中央政府曾经在2016年和2017年发布了一系列的限制措施,试图化解煤电的产能过剩,但是,根据我们在上半年的数据的收集,发现许多被限制的煤电项目并没有停止,被要求延迟的计划也事实上继续在进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认为有必要发表这一报告,因为大规模上马的这些煤电计划将突破中国自己设限的1100吉瓦的煤电上限,而且也同巴黎气候协定的指标背道而驰。

法广:中国报告中所提出的数据是通过对卫星图片的观察分析所得出的吗?是否同中国相关部门核实?

于爱群:是这样的,这些数字的得出是通过我们对中国的一定规模的煤电厂的逐个分析调查而得出的。主要通过中国官方公布的数据,中央以及地方媒体的报道,各个煤电公司自己公布的数据,一般上市公司都必须公布自己的一系列数据。我们把这些数据收集起来,建立一个数据库,我们建立的是一个全球燃煤电厂的数据库,我主要是负责中国部分数据的更新。通过几年的维护与更新,我们的数据是比较准确的。这次新的报告还引进了卫星图像对比分析,根据对中央政府发布禁令前后图片的对比分析,确定煤电厂是否遵守官方的限制令。我们的研究是独立的研究,并没有同中国官方核实。但是,我们对自己的数字是有信心的,因为我们已经通过了几年的研究。

法广:按照您的介绍,既然中央已经下达禁令,地方为何继续开发?地方是否有中央政府的默许?

于爱群:其实,这里面的情况比较复杂,也许有几种可能。有可能确实是中央背地里默许,也有可能是地方冒着走一步看一步的心态,抱有侥幸心理,要赌一把的心态,认为一旦建成之后,政府或许不太可能勒令拆卸。另外,政府的政令本身并不是十分强硬,政令上仅仅指出要缓建,并没有说不建,这就使人有空子可钻,既然早晚要建,还不如现在就建,所以说,不能说中央是默许,但是至少给地方留下了很大的余地。

法广: 报告中提到山东的魏桥集团拥有自己的自备电厂,这些自备电厂是否不需要通过官方的核准?中国国内有很多这样的自备电厂吗?

于爱群:自备电厂的核准条件不太严格,也不需要承担相对应的社会责任,所以同公用电厂的差别很大。

法广:自备电厂的燃煤技术是否也很低?排碳量很大吗?

于爱群:自备电厂很多使用亚临界燃煤技术,因为它们一般都不仅仅是为了发电,还被用来取暖等等,所以一般都使用亚临界,燃煤技术还分超临界,以及最高级的超超临界。自备电厂中很少用超超临界的。中国目前的燃煤技术在全世界处于领先地位,因为燃煤技术的开发在国际上已经处于尾声,几乎没有国家继续开发了。

法广:您们报告中提到一个碳捕捉技术,中国的煤电厂拥有这一技术吗?

于爱群:碳捕捉技术,是1980年代出现的新技术,可以大大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但是,这是一项昂贵的技术,使用于煤电领域在全球仅有两个碳捕捉与储存项目,一个在美国,一个在加拿大,中国目前有四个项目正在开发,不过,还没有一个落实的计划。

法广:全球煤炭网络今年三月份发表了一个有关全球媒电厂的追逐报告,能否介绍一下全球煤电发展的总的趋势?

于爱群: 全球煤电计划从总体上来看是在下降,从2015年开始,全球煤电呈现连续三年的下降趋势,2017年,全球仅有12个国家有煤电新项目,大部分国家在亚洲,其中只有7个国家建设两座以上的煤电厂。而中国从2006年至2017年开发的煤电项目是全球其他所有国家的新煤电计划的两倍。如果说,煤电厂的平均寿命是40年,那么,现在上马的煤电厂的退役期在2060年左右,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乃至全世界要完成巴黎协定所制定的减排指标几乎是不可能的。

法广:您们的报告公布之后引发了国际舆论的巨大反响?是否获得来自中国官方的一些反馈?

于爱群:这是一个十分有意思的现象,国际主流媒体都报道了我们的报告,而中国国内对我们的报告几乎都没有报道。而今年三月份我们的报告却得到了中国媒体的大量的报道,这大概是由于这份报告赞赏了中国政府采取了许多遏制煤电的措施,报告从总体上对中国政府是比较正面的。而这次却完全不同了。

法广:那为什么三月份的报告与九月份的报告会有如此之大的区别?原因是什么呢?

于爱群:这是由于三月份的报告使用的是去年2017年的数据,截至2017年,政府有许多缓建的政策的截止期就是2017年,所以,2017年的数据看到的是下降的趋势。但是,到年终之后,再统计才发现,事实上,情况并不是很乐观,发现很多冻结的项目又在重新开工,其实形势并不乐观。

感谢于爱群女士接受法广的专访。

全球煤炭研究网络链接: https://endcoal.org/2018/09/tsunami-warning/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