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环境与发展

COP24:多边机制的局限性与公民参与的必要性

音频 10:20
格雷特·顿博( Greta Thunberg)在波兰峰会上,2018年12月4日。
格雷特·顿博( Greta Thunberg)在波兰峰会上,2018年12月4日。 REUTERS/Kacper Pempel

格雷特·顿博可以说是刚刚结束的联合国第二十四届气候峰会的一大亮点,这位梳着两条小辫子的 15岁的少女的不到三分钟的演讲赢得了峰会会场的一片掌声。格雷特·顿博的演讲震撼了在场的所有听众,她的演讲文字也被全世界媒体争先恐后的转载。

广告

格雷特·顿博: “ 许多人都说瑞典太小,无论瑞典做什么,对气候都不会产生什么影响。但我知道,你即使很渺小也可以有所作为。如果几个孩子罢课就能登上世界各地新闻的头条,那么可以想象,如果我们真的想一做什么,我们就能够做到。我们正在牺牲我们的文明为了极少数人能够赚大钱,我们正在牺牲地球的生物圈,为了保障包括我国在内的富裕国家的人们能够过上奢侈的生活。是多数人的痛苦正在为少数人的奢侈买单。2078年,我将庆祝我的75岁生日。如果我有孩子,也许他们会和我一起度过那一天。也许他们会问起我关于你们的事。也许他们会问,你们为什么在还有时间行动的时候却什么都没做。你们说,你们爱自己的孩子们胜过一切。但你们却在孩子们的眼前偷走了他们的未来。我们必须把化石燃料埋在地下,我们必须捍卫正义,如果我们不能在现在的体制下解决问题,那么也许我们应该改变体制本身。我们今天到这里,并不是为了恳求各国领导人。你们在过去忽视了我们,今天也同样会如此。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借口,时不我待。我们到这里是为了告诉你们,变革即将到来,不论你们是否欢迎。真正的权力是属于人民的 ”。

联合国第二十四届气候峯会的最大的成果之一或许就是将这位十五岁的瑞典少女推上了气候活动的前臺,格莱特虽然年仅十五岁,但是,她关注气候变化议题却已经持续多年,她早已成为素食者,并且说服她的父母在家中设置太阳能电池板,在自家的花园中种植蔬菜水果。为了唤醒民众对气候行动的紧迫感,格莱特每週在瑞典国会门前示威,呼吁瑞典政界迅速採取行动。呼吁瑞典以及全世界的年轻人同她一起採取行动,从罢课,罢工开始,敦促政府迅速採取行动。

格莱特的上述呼吁迅速获得全球多个国家的年轻人的响应,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多个国家的中学生以及大学生都在峯会期间展开了罢课活动。

公民社会的积极行动与各国政府互相观望之间的落差

波兰气候峰会再度彰显了在气候领域公民社会的积极参与各国政府为维持政权而难以走出经济增长紧箍咒之间的落差。

联合国第24届气候变化框架协议签署国之间的谈判虽然最终达成了落实巴黎协定的具体实施细则,但却在关键的问题上,也就是增加减排力度的问题上却并没有取得任何进展。

记得2015年签署巴黎协定时,联合国气候专家就指出,倘若按照巴黎协定中各国做出的减排承诺,到本世纪末地球升温的幅度将达到3.2°C,远远超出了联合国划出的两度的警戒线。专家们因此期待在今年的气候峰会上联合国各大成员国能够做出进一步的减排承诺,加大减排的力度,目的是遵守两度的目标,如果有可能的话,甚至可以将瞄准1.5°C的目标。

然而, 2018年同2015年,虽然仅仅相隔了三年,但是却时过境迁,美国特朗普政府宣佈退出巴黎协定,巴西政权的更替,美中贸易战导致气候问题退居二线,2017年,全球的温室气体排放在连续两年消减之后又再度上升。法国作为巴黎协定的签署地国本身就没有完成协定规定的指标。

在这样的背景下,巴黎气候协定2020年是否能够按计划获得实施都似乎都成为问题。
因此,波兰气候峯会的主要成就就在於确认了巴黎协定的準时实施及其具体的实施细则。

巴黎气候峯会时法国的气候大使图比安纳女士在会后表示,虽然是逆水行舟,巴黎协定的方向并未动摇。

法国总统马克龙虽然被联合国授予地球冠军的称号但却并未前往波澜出席峯会,他对波澜气候峯会的成果表示十分满意。虽然各国政府方面都对峯会的成果表示满意,认为峯会明确了巴黎协定实施细则,然而,法国前外长,巴黎气候峰会主席法比优斯却对波兰峰会的进展十分失望,认为此次峰会缺乏雄心。同样,全球的气候专家以及非政府组织都对各国政府未能就气候危机做出进一步的承诺倍感担忧,担忧失去即使应对气候变化的时机。

法国气候行动网络国际政治部负责人Lucile Dufour就向本台表示说:“经过连续两周以及延期一天的谈判,各国终于达成了一致,但是,我们依然感到有些失望。因为在协议文本中缺乏许多内容可以保障巴黎协定能够在更加公平合理的前提下获得实施,同样在减排承诺问题上,我们虽然听到一些承诺,但是,由于峰会主办国波兰缺乏主动,峰会最终并未就2020年前减低排放取得成果。在峰会达成的协议中,缺少有关人权的章节,并没有将一些不可捏转的气候变化后果考虑在其中。此外,在气候融资问题上,虽然会议作出了一系列的融资承诺,但却并没有具体明确这些资金具体来源以及是否持久。”

最终协议文本中有什麼?

虽然波兰峯会所取得的成果对非政府组织来说似乎是微乎其微,然而,这些微不足道的进展的取得却似乎也来之不易。

长达150页的波兰气候协议重点集中在技术层面,有关实施细则的内容佔据了一百多页,而有关各国减排承诺的政治意愿却仅仅在协议中佔据了八页。

简单而言,这是全世界各国无论是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首次在共同的框架之下,使用同一本遏止气候变化使用规则,各国在有关监督核实碳排放的透明机制上达成一致,对图比安那来说,这是各国之间相互信任以及共同提高努力最基本的基础。

具体来说,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接受从2024年起接受共同监督机制,每两年向联合国递交报告,详细解释各国的减排措施以及实际成果,并且接受联合国专家们的审核,当然,这一切并不具有法律约束性,而不会受到任何惩罚。而且,监督机制对那些在资金以及技术上落后的国家相对宽鬆。

应该说,在这一点上,波兰协议也同样有些令人失望,记得2015年签署巴黎协议时,有关监督审核是否应该具有法律约束性曾经引发激烈的争论,气候专家们警告说,倘若各国的减排承诺并不具有法律约束性,监督机制也同样不受到法律约束的话,那么巴黎协定的有效性将成为问题。

同样,波兰协议并未对气候变化所造成的不可逆转的损失以及伤害做出註解,而这是受气候变化影响最严重国家多年来的呼吁。

在融资问题上,按照联合国的统计,2016年发达国家的援助资金达到550亿美元,当然远远低于2009年在哥本哈根时所作出的到2020年每年一千亿美元的承诺。

波兰协议要求发达国家从2020年起每两年向发展中国家提供重大的资金以及技术援助。而对这些资金的来源以及具体的金额均未作出具体的承诺。

综上所述,波兰峰会勉强维持了联合国多边机制的延续,下一步是继续期待明年将在智利举行的第25届峰会,还是应该如格雷特·顿博所言,从民间发动自下而上的变革,因为如果地球上每一个人都作出努力的话,那么,变革并不是空想。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