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环境与发展

承载外交重任 熊猫乐否?

音频 09:51
在巴黎自然历史博物馆展出的最早抵达欧洲大陆的熊猫标本,2019年6月。
在巴黎自然历史博物馆展出的最早抵达欧洲大陆的熊猫标本,2019年6月。 巴黎自然历史博物馆

黑白相间,憨厚可爱的大熊猫几十年来身不由己地成为中国的外交特使,成为衡量与中国双边外关系冷热的重要尺度。今年六月,与北京关系紧绷的捷克首都布拉格就因其市长支持台湾而被北京取消熊猫租赁权。之前,美国加州圣地亚哥市的两只熊猫被召回北京,官方的理由是租赁到期,但不少评论认为应该同中美关系紧张有关。而与此同时,北京的盟国,尤其是近期同北京关系改善的国家,比如说日本,又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迎来北京赠赁,日本多个地方政府与北京签署了租赁熊猫的协议,今年四月莫斯科也再度收到北京的一对熊猫。应该说作为苏联老大哥的俄罗斯最早收到中国赠送的熊猫,1957年以来一直到今天,中国政府对外先是赠送之后又是租赁了数十只熊猫。根据中国媒体去年的介绍,今天世界上包括台湾在内有13个国家有幸租赁到中国的大熊猫,生活在国外的大熊猫的总数大约在四十只左右。那么,熊猫又是如何成为中国外交的象征?被迫生活在异国他乡这对作为濒危物种的熊猫产生何等影响?为什么熊猫就这么讨人喜欢?西方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熊猫的存在?

广告

最初的会面便一见钟情

事实上,西方对大熊猫的认识最早也只能追溯到1869年,当时在中国四川的耶稣派转教士大卫神父是一位生物种类学家,是他最早记录了这种特殊黑白相间的形状类似的狗熊的动物。并且将他记载的大熊猫的原型从四川运回到法国,法国巴黎著名的自然博物馆目前正在举办纪念大熊猫记载150周年展览,展出了被认为是西方熊猫的鼻祖的最早踏上西方国土的熊猫的标本。

法国所有有关熊猫的研究都必须参照这只标本,一同展出的还包括同一年代运到巴黎的其他动物以及植物的标本。

巴黎自然博物馆的策展人Cécile Callou女士向我们介绍了熊猫来到法国的历史:“在大卫神父的文字记载中是这样描写的,有人给他带来了一只小熊,黑白相间,之前他已经在猎人家中见到过这种黑白相间的毛皮,因此他告诉猎人对这一动物十分感兴趣,因此猎人就给他带来了一只小熊,但是,他希望能够获得一只成年的熊,因此他得到了这只母熊猫,他当时对这只熊猫的颜色感到很惊讶,因为他并不是白色,而是带棕色,这只熊猫今天依然保存着当年的样子。标签上对熊猫的描述是大卫神父于1869年亲笔制作,而一般来说,由于从国外运回的动植物种类无数,许多标签都由助手制作。大卫神父亲自为熊猫做标签,足以显示他对熊猫的钟爱。熊猫从一开始就被确认为止熊,名字叫做黑白相间的熊,之后,植物园馆长发现它与一种被叫做panda的熊很相近,因为他认为这两种动物的脚爪形状很类似,因此,也把熊猫归类于熊类物种。“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毛茸茸的憨厚可爱的熊猫逐渐从动物园中珍惜动物演变成带有特殊使命的外交使者,熊猫外交与乒乓外交一同成为中国外交的一大特点。1972年中美建交之后不久,北京就向华盛顿赠送了一对熊猫,象征了中美邦交的正常化。中国也曾经向法国赠送过熊猫,最早来到法国生活的熊猫今天还在吗?

Cécile Callou女士认为最早来法国生活今天依然留下痕迹的应该就是燕燕,燕燕是北京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赠送给法国时任总统蓬皮杜的熊猫,1973年,蓬皮杜总统访问北京,打开了欧洲西方国家与中国的外交之门。作为友好的见证,中国总理周恩来将一对大熊猫“燕燕”和“黎黎”送给了法国,于当年12月8日运抵巴黎的万塞讷动物园。不幸的是,大熊猫“黎黎”第二年就因病去世。另一只熊猫“燕燕”则于2000年因衰老而去世,寿命为28岁。我们在巴黎自然博物馆的展厅中能够看到被制作成标本的燕燕。

不过,今天中国政府已经不再简单地对外国赠送熊猫,而是对外租赁。租期一般在十年至十五年左右,租赁熊猫的国家必须每年交出一笔数目不菲的租金,比如说,法国每年就向中国交出的熊猫租费就高达75万欧元。

北京为何不再对外赠送而是租赁熊猫?

据介绍,1984年美国洛杉矶奥运会期间,中国将北京动物园两头的大熊猫“永永”和“迎新”临时借给洛杉矶动物园进行为期三个月的巡展活动,以显示中国对洛杉矶奥运会的支持。这是大熊猫出国巡展的开始。巡展结束后,两头大熊猫又被租借给旧金山动物园进行了三个月的展出,为此旧金山动物园向中国方面支付了不菲的租金,从此打开了大熊猫商业性租借的大门。 商业租借集商业与外交于一身,还可以给同熊猫有关的工作人员提供出国考察的机会,同时也可以保障熊猫在海外的生活护理。

租借熊猫能够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每一次熊猫的交接都被认为是一次重大的外交事务。因为这象征着两国之间的友好的外交关系。不过,熊猫的外交象征也引发相关国家的警惕,2005年,北京承诺要向台湾赠送一对熊猫,就曾经引发台湾民众的警惕,2010年,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会见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之后,北京随即召回了租赁给华盛顿动物园的一对熊猫。美国学者E. Elena Songster在去年出版的名叫《熊猫民族:中国现代象征物的构造与维持》(Panda Nation : The Construction and Conservation of China’s Modern Icon,)一书中,就将熊猫称为是名副其实的外交工具。

不过,随着公众的环境保护尤其是对动物保护意识的提高,曾经被认为有利益保护熊猫生育的租赁业务越来越成为动物保护组织攻击的目标。

虽然,众所周知,中国政府在保护熊猫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果,2016年,国际保护动物联盟将熊猫从濒危物种名单上除名,而是将它列入到“易危”物种。

不过,专家认为,中方的努力依然存在一定的不足,巴黎自然博物馆的熊猫专家Cécile Callou女士就向本台表示熊猫的自然生长环境不断受到破坏,而其中最主要的问题就是人类。

Cécile Callou:熊猫最严重的威胁就是人类,因为野生熊猫不太喜欢接近人类,它的自然生长环境需要原生态森林,原始森林,而中国的原始森林最近几十年来受到严重的破坏,而且,熊猫主要生长在高原,它需要水源,需要大量的竹园,而这些条件都不太容易获得保障,这就是为什么熊猫的自然生长营地不断缩减,尽管中国方面做出了诸多努力,中方正在熊猫生长地植树造林,但是树木的生长需要时间,就目前而言,熊猫的生长空间十分有限。

此外,除了保护熊猫的自然生长环境之外,将熊猫作为外交工具的行为也遭到动物保护组织的谴责,法国动物保护组织Code Animal的负责人Alexandra Morette就向本台表示,促进外交合作完全可以通过其他的方式,而不应该将熊猫动作商业物品,当作工具;她认为将熊猫可爱的外貌当作商品来出售,这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应该将它们送回他们的原生环境中让它们健康的成长。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