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特别节目

新冠危机难以承受之痛敲响全球化丧钟?

音频 12:44

受疫情重创的意大利北部重镇米兰街头,2020/03/05
受疫情重创的意大利北部重镇米兰街头,2020/03/05 Reuters/Guglielmo Mangiapane

新冠病毒引发的大流行疫情目前如海啸一般席卷着全球,所到之处哀鸿一片,引发极大的恐慌,已经有超过30 亿人被禁足,规模前所未有。欧美国家在中国之后成了疫情的中心,虽然各国都拿出天文数字的巨额资金来度过难关,也难以阻止盘旋在全球上空的经济萧条阴影越来越浓的趋势。如此严重的疫情为何发生在今天?疫情之后世界何去何从?都是引人深思的问题。

广告

纵观相关的讨论和思考,有关全球化模式带来的风险的质疑声也最高。的确,全球化给人类带来了不少经济和物质上的好处,但同时也有助于病毒的迅速传播,追逐经济利益让西方国家几乎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的制造业的弊端凸显,最突出的体现就是这次疫情中暴露出来的诸如口罩,医疗防护服和呼吸器等基本的物资和设施匮乏带来的难题。全球化一夜间成了世界难以承受之重。这也让不少国家开始进行反思,美国总统甚至提出“自力更生”的概念。不少分析都认为,冠状病毒危机下,我们必须抓住机会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

我们在本次节目中和大家分享一些相关的思考。

全球化最理想的“罪魁祸首“?

对于全球化问题,法国 « 世界报 »的经济社论作者菲利· 埃斯康德(Philippe Escande) 在他的题为“冠状病毒动摇这快乐全球化神话”的文章中指出,人类面面对杀伤力极强的流行病时,往往要试图找出一个“罪魁祸首“来予以惩罚, 1348年法国爆发的黑死病期间,女巫们在犹太人和麻风病人的陪伴下被烧死。而冠状病毒肆虐的今天,或许只有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用“魔鬼”这个词为疫情定义。但和中世纪一样,实际上每个人都在寻找心中的罪魁祸首。对于美国总统·特朗普来说,答案显然是中国人,对于其他人来说,答案就有很多,是环境污染,资本主义,极权主义以及大家早已习以为常的自由式的全球化......

而全球化无疑是最完美的嫌犯。通过鼓励人员,商品和思想的传播,也为病毒的大规模传播铺平了道路。作者指出,冠状病毒首先在中国发威,而中国是几十年来全球化的摇篮,更是最大的受益者。 而这一点也没有新意,在目前的资本主义和全球化文明之前很久,早在14世纪,瘟疫就已经通过热那亚商人的行李踏上了丝绸之路。

另一方面看,大流行病和战争一样都可以加速最脆弱的旧秩序的衰落。比如,中世纪的瘟疫导致了东罗马帝国的衰亡。冠状病毒正在让已经摇摇欲坠的快乐全球化神话破灭。美国通过报复性的关税和禁令,对中国进行渐进式反击后,已经开始弱化中国的实力,而中国的罪名是想取代美国并破坏其繁荣。于此同时,发达国家民众对高科技和环境的担忧也越来越大。民族主义回归的警钟也已经敲响了。特朗普不就是通过打民族主义牌而当选吗?

作者进一步写道,这场美国的战役也引起了西方国家对因其工业能力丧失而受到威胁的主权问题的关注。在企业方面,贸易战导致重重障碍,也引发担忧。将全球所有员工和工厂卷入到竞争中后,这些企业本身都是全球化的最大赢家。但今天他们正在看到硬币的另一面:即过度依赖所带来的危险。效率原则让企业寻找最便宜的解决方案,但一旦出乎预料的事情发生后,安全原则就会占主导地位。让企业不得不去寻求多样性和邻近性的生产原则。

口罩医药危机让欧美意识到依赖中国工厂的弊端

而当国家为时已晚地发现九成防护口罩都在中国生产后,是否也应该提出同样的质疑和思考?

当被公认为经济最发达,医疗最先进的国家,意大利,西班牙,甚至法国,德国,美国都面对如法解决口罩和呼吸器短缺的尴尬棘手问题时,势必逼迫他们要重新思考将这些和公民健康有直接关系的产业转移到中国等国家的后果。

冠状病毒爆发期间,欧美对中国的药品供应依赖尤其引起关注。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在接受采访时批评说:“中国已经成功地使用了与其他行业一样的不公平贸易惯例来统治供应链的各个方面,包括廉价的工厂劳工,宽松的环境法规和大量的政府补贴。”

美国总统也意识到这一点,并且明确提出来了,特朗普周二在强调了美国生活几乎所有方面对中国制造业的依赖后说:“我们需要做的是将这些工作带回家,以便我们能够保护我国的公共卫生以及经济和国家安全。””他指出,未来的目标必须是为美国患者提供足够的美国药品,为美国医院提供美国用品以及为美国英雄提供美国设备。他说,美国永远不会成为一个祈求他人的国家。而将成为一个自豪,繁荣,独立和自力更生的国家。美国人将与所有人一起拥抱贸易,但是我们将不依赖任何国家。”

有分析对这段话做出的解读是:美国这次的疫情,让美国人看清楚了一件事,就是美国人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尤其要和中国制造加快脱钩。

果真如此的话,美国的决定势必要给它领导的全球化带来沉重的一击,谁会最终获利?谁会输的很惨?目前尚难断言,但已知的是,全球化模式下,新冠疫情中没有谁敢说他是赢家。

在欧洲,法国总统马克龙和法国经济部长勒梅尔在最近的讲话中都显示他们对这个问题的意识,呼吁改变现行的经济。勒梅尔还保证,这将是后危机时期的重点项目之一,他甚至提到了价值链的重组以“获得独立和主权”。

菲利普· 埃斯康德问道,新冠大流行会把我们带入更狭窄而又自给自足的世界吗?他给出了两种可能性,首先,如果经济恢复地很迅速,这些好的建议就犹如写在沙滩上的字,轻易就被风卷走了,而如果拖下去会如何?..作者没有给出答案,因为这是谁也无法预测的,但作者对前景显然并不是很乐观。

新冠危机成为个人和集体都发生转变的契机

同样刊登在世界报上的另一篇采访文章中,就同一个问题进行反思和思考的作者是哲学家和大学教授 考林娜·佩鲁雄(Corine Pelluchon), 她也认为,面对危及到全球每个地方的大流行病给人类的挑战就是要让这个危机成为个人和集体都发生转变的契机。

她认为,冠状病毒引发的流行病可以教会我们很多有关自己和文明的知识。首先,它使我们想起人类千方百计要忘记但深藏在灵魂深处的脆弱性。这不仅让我们有看到了自己拥有的肉体并会死亡的事实,而且也让我们意识到了我们生存的物质性以及我们对生物学,环境和社会条件的依赖:也就是说,健康是自由的首要条件。

虽然看起来似乎很矛盾,但是意识到了就是一种力量。脆弱依然存在,但认识到我们彼此依赖也对我们的责任形成制约。通过我们本身局限性,脆弱性和相互依存关系的经历,才能使我们对他人所发生的事情感到担忧,从而对我们所生活的世界负起责任来。

而这场危机也是一个提出责任问题的机会。简而言之,必须改变生产,消费和贸易方式,或者说,就是要过渡到另一种发展模式并重新组织社会。每个人都准备好改革以在这一共同工作中发挥自己的作用吗?这不一定是负担,但可以是一个振奋人心的项目。

这位哲学家指出,最近的坏消息特别多,并且通常是以让我们有罪恶感的方式加出现,当宣布健康或生态危机时,人们常常会感到无助。我们选择逃跑或认为于己无关。我们不想相信事实,躲在否定或当下主义中。这是一种心理防御反射,很重要的一点是要学会通过消极情绪来面对事物而又不丧失行动能力,进而再克服这一障碍。

她认为,在理性与情感之间,认识与理解之间也存在着二分法。我们会非常聪明地知道病毒的传播方式,但我们也可以表现出不负责任的态度。比如继续在咖啡厅露台上接吻等。研究核子风险的哲学家安德斯(Günther Anders)准确表达出了这种差异,他说,从理性的角度来看,我们知道原子弹是灾难性的,但我们并不愿意相信。这一点也可以适用于我们今天的生活,也适用于与我们已经造成的全球化相关的风险,其后果却使我们无法逃脱。

也有不少人认为当下的流行病是呼吁秩序回归的,唤起人们对社会,生产和发展其他模式的“警钟”,但这位哲学家说,她不认同“秩序回归”的说法,因为这涉及到人类受到天罚的概念。但她认为,可以肯定的是,这种流行病凸显了我们生产和消费系统的过度性和非理性。生态和健康危机正在趋同。我们看到这种新病毒通常来源于动物,因为人类占领了整个地球,破坏了野生动物的栖息地,迫使动物接近人类。

另外,在全球化经济中,病毒也在传播,而且已经失控。在死亡率和经济方面的后果将是可怕的。我们是我们建立的经济体系的受害者,这种经济体系是建立在面对地球极限的盲目性,对利润的迷恋以及数量优先于质量的健康后果之上。

这场危机迫使我们走向成熟。最重要的是要弥合意识与行动之间的鸿沟,并缩小我们所知与所做之间的差距。关键就是要重新考虑我们居住在地球上的方式以及与其他生物特别是动物同居的方式,而这一点需要人类在节制和理智方面做出努力。

目前的的发展模式会产生巨大的健康风险以及社会,环境和心理副产品。医疗,对最弱势群体的保护,教育,农业和畜牧业不能依附于对最高产量的追求。

她也认为,这种大流行可能是反思过渡,渐进和适应的机会,这不仅与减少我们的温室气体有关,而且代表着一个真正的文明工程。

她很高兴地注意到法国总统马克龙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