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艺文生活

Lawrence Tech 给巴黎的吻

音频 11:40
Lawrence Tech

七月份的一天,Grace家来了一群美国底特律附近的 Lawrence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 劳伦斯科大建筑系本科毕业班的学生们。他们在 Jim Stevens 和 Steve Rost 教授的带领下,对巴黎近郊几年前因移民青年骚乱而闻名的 Clichy-Sous-Bois 和 Lawrence Tech 附近因经济低迷而空旷的底特律进行了比较。Lawrence Tech 的学生带给巴黎的兴奋是多元的,多重的,就跟他们在法国的调研视角一样。

广告

在巴黎住了30多年的美国人Grace Teshima 在蒙马特的家有一个空荡荡的客厅。鲜红的沙发和白得刺激的墙壁吸引过巴黎的文艺青年里的三教九流,甚至精神病医师前来办写真摄影个展。这些展览虽然业余,但《纽约时报》动不动就要表扬她几句。

七月份的一天,Grace家来了一群美国底特律附近的 Lawrence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 劳伦斯科大建筑系本科毕业班的学生们。清新、活泼、很有朝气。

他们在 Jim Stevens 和 Steve Rost 教授的带领下,对巴黎近郊几年前因移民青年骚乱而闻名的 Clichy-Sous-Bois 和   Laurence Tech 附近因经济低迷而空旷的底特律进行了比较。

比较的方法很多元。这是用建筑的眼光看世界。Jim Stevens 老师既带领学生用规规矩矩的传统测量来了解 Clichy-Sous-Bois 的地形地势和建筑,同时也让学生们发挥想象,创造或改良观察工具,用独特的视角来看建筑与社会人文的关系。

一个叫 Brent DeKryger 的学生和同学一起,把三架摄影机安在一辆车上,通过三个不同的角度来观察 Clichy-Sous-Bois 和底特律的人文地貌,研究地貌的改变和相互牵制的成因。开始的时候,他们是以找两地的区别为出发点的,在底特律,他们这个小组看到的是碎砖瓦,旧铁轨,可是后来在Clichy-Sous-Bois,他们找到的却是相同点。他们看到了在底特律也能看到的碎玻璃,垃圾。

两位女生 Emily MORGAN 和 Tiffany PLATT 用微型间谍照相机拍摄了 Clichy-Sous-Bois 的人群通过行走自然开辟的小路。在展览中,她们通过图片和牙签,用三维装置的形式立体地演绎了她们的发现。她们说,底特律的室外空间很封闭,人们只走人行道。这里面有界定划分私人财产的因素。在 Clichy-Sous-Bois,室外空间更开放,人们不在乎社会为他们设定好的人行道。他们找捷径,超近路,踩着走的人多了,就变成了路的自然小道赶往目的地。学生们说,Clichy-Sous-Bois的人很有精神,很好动,底特律也应该象 Clichy-Sous-Bois一样,空间更开放一些才好。显然这两位女生看到的是两地的不同。

既然有的看到的是相同点,有的看到的区别,很显然,学生们的视野不是在一个层面上的。视野越大,相同点就多,视野越小,区别就凸显。Clichy-Sous-Bois 和底特律之间比什么,这决定于同学们在哪个层面上构建视野的框架。在这个问题上,他们的老师 Jim Stevens 表示,两座城市都有经济困惑,都有过暴动。建筑师的任务是要了解建筑和它的环境,了解为什么有些空间被忽视了,现在的建筑为什么设计成这样,未来我们怎么样 能参与进去。他不给学生们一个太具体太明确的方向。他要的是学生们对两座城市不同角度,不同层面的观察,研究,提供不同的方案。

展示的地点很有意思。Grace Teshima 的家坐落在巴黎富裕的艺术家和知识分子聚居的蒙马特,这里繁华的商业,讲究的建筑,以及周围的书店,红磨坊,爵士乐与美国来的学生们考察的失业人群居多的Clichy-Sous-Bois 完全是两个世界。深入到灯红酒绿的欢歌深处,用朴实的青春气息和稚嫩的建筑语汇向巴黎人介绍Lawrence Tech 学子眼里的法国水深火热的贫瘠的郊区的人文符号及成因,让巴黎的观众通过建筑语言感受到了就在身边却又那么陌生的法国生活。这种跨越社会经济阶层的锻炼,也让 Lawrence Tech 的年轻人把建筑思想放到社会学框架里研究,在人文的多元与反差里审度反馈。

这次展示的的造型考虑具有一定表现力。学生们运用了图片,影像和装置,甚至平面设计,在三个空间里通过题材,材料机理和画面的层次变化,把与底特律做比较为目的的 Clichy-Sous-Bois 建筑调研的思路表达得很清楚了 : 就是用建筑学里的传统工具来记录,用因地制宜的改良工具来适应特定地点的观察。建筑调研中社会性思考在观察的视野中,在设定和调整观察框架的同时,逐渐呈现出来。

Kyle VAN KLOMPENBERG 设计了圆周测绘观察 Circumsketch 。 他寻找的是建筑对周围的不同的位置的多层次影响。另一位学生 Kyle POST 提出,把巴黎常见的公共自来水喷泉龙头 Wallace fountains 多功能化,让它能同时担负起通讯和垃圾桶的任务,方便底特律和 Clichy-Sous-Bois 的人的日常生活,

可以进一步尝试的是教学性建筑学展示与当代艺术的结合。既然展览具有造型要求,造型有表现力,有社会性基础,这个展览与当代艺术其实只有一墙之隔。只是学生们对展示作品的体量的考虑,与展示空间环境的关系的考虑,显得羞羞答答。

离开巴黎的前夜,一个高个子的男生大方地给 Grace Teshima  一个吻。年近60 的 Grace Teshima 第二天眉飞色舞地问,这个男生是在暗示爱上了她,还是就事论事,感谢她的地主之谊 ?

Lawrence Tech 的学生带给巴黎的兴奋是多元的,多重的,就跟他们在法国的调研视角一样。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