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华人社会

邓欣南:制造陶器满足创作欲望

音频 05:51
华人社会
华人社会

法国2014年法国议会通过行政区改革议案,法国省议会选举首轮投票刚刚落下帷幕,下周日将进行第二轮投票。随后今年年底举行大区选举。法国《大区杂志》每年进行企业创新奖的授奖活动,本台专访《大区杂志》的奖杯设计制做者艺术家邓欣南女士。

广告

法广:法国《大区杂志》将在两个月后颁奖,请您介绍一下正在设计中奖杯和以前您设计制作别有新意的奖杯?
邓欣南:此次奖杯设计造型抽象,因为每年企业在不同领域和方向进行创新,非常难给归纳到一个具体形象上。去年我们选择了比较具象造型,今年我们想表达团结,齐心协力,从共同工作前进这个角度进行创作。

法广: 请您具体介绍去年奖杯的形状和当时颁奖情况?
邓欣南:去年的造型比较具象,一个水果让我有灵感,就是中国人了解的阳桃,法国人不是特别了解这个有异国情调的热带水果,英语叫做Star Fruit。当时我想水果代表一个成就,一个成果。Star Fruit就是明星成果,给在不同领域有创新的企业,这个奖杯比较有意义。特别是我来自亚洲,来自中国,因此充满异国情调的水果符合我的想象。当时颁奖时候大家还是挺喜欢的,法国人喜欢比较特别造型的奖杯。

法广:您从事陶艺创作多年,请您介绍一下您自己的艺术经历?
邓欣南:我在国内学习美术史,随后在美术馆和艺术中心都工作过,比较了解艺术创作的不同环节,发现自己更喜欢进行个人创作,更能体现对生活的追求。选择陶艺也是我到了法国之后才开始的,我跟着一位日本老师学习,怀着敬仰陶瓷艺术心理,接触最原始的土和水,这个造物行动非常满足我创作欲望。工作了很久之后,我们去了香港,在那里我全心全意工作,除了家里的事情,我每天工作7到8个小时,连续4年。回到巴黎后,我希望可以如此继续工作下去,这是我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制陶非常原始,从无到有,如同神话故事中,比如女娲造世界就是从泥土开始。还有研究原始社会学者如李维•斯特劳斯(Levi Strauss)他专门研究过制陶女。制陶是从无到有,从制造物品过程创造文明,特别满足我们有创作欲的人。也给我带来哲学思考,包括如何寻找生活平衡,实用和美之间的关系等之间的关系。法国传统制陶领域多为制造使用品,我现在思考如何让我的作品不完全是使用,寻找另外一种抒发,又不能远离陶本身的限制和本身的特质,不能离开土的感受。

法广:您认为对于陶瓷艺术家来说最大的惊喜是什么?
邓欣南:我认为陶瓷艺术与绘画不同之处在于不可控制上。制造陶瓷需要接受许多失败,在创作上许多因素不在我们能控制范围内,所以开窑那一刻对于陶艺艺术家是非常激动人心的时刻,有可能面对巨大失败,也有可能有巨大惊喜。这满符合我人生哲学,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尽人事,知天命 。你能把你能够做的做得最好,做陶器是一个人的战争,最大的满足是战胜自己,跨越自己的限制。做陶器是我生活一部分,每一分钟,每一刻都做好,是人生最大的满足。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