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中华世界

尹衍樑放眼天下创办唐奖

音频 12:00
台湾唐奖
台湾唐奖

继本台播出鼓励永续发展的台湾唐奖基金会以NGO观察员身份参与巴黎气候峰会的特别节目后,本集中华世界将再度请陈振川执行长为听众朋友们介绍唐奖的起源与沿革,欢迎点击收听。

广告

法广:先来了解唐奖本身,当时唐奖的创办人润泰集团总裁尹衍樑先生为什么想设立唐奖?

陈振川:其实尹衍樑先生是师从他的祖父,从祖父开始到他的父亲,都认为教育是最重要的,对国家社会的发展,包括减少贫穷。他大概从1985年起,比较具体在1989年,那时候尹先生才36、37岁吧,就有这样的决心与魄力,包括在大陆设立光华管理学院和光华奖学金,27年来这个奖学金已造福15万人,遍及大陆最主要的高校。当然也有台湾学校,像台湾大学、政治大学及阳明大学等,他也做了很多的付出。另外还设立了光华工程科技奖,这在中国是最大的奖,由中国工程院去做挑选评选的工作,每两年一次,也有20年了。

尹先生的心中总是认为,特别是随着华人经济与各方面的发展,过去都是由西方人给奖来肯定华人,从那样的角度,但是,你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对于21世纪大家共同关心的问题,从华人的角度,也因该回馈给这个世界。因此,长久以来,他就想要设一个奖,能够明确地去界定一些方向,回馈世界。那当然设置这个奖也要让华人来面对全世界,这个意思是说,大家要共同努力去做出贡献。那就他个人能够做的,他是在台湾与大陆一位很大的企业家,也很早就设定要把自己95%的财产捐出来,所以,这是他一系列为了教育、为了世界、为了人类发展所做出的一些行动。

法广:在台尹衍樑先生本身是一位很传奇的人物,争议性也很大,那您眼中的他呢?

陈振川:其实尹先生是一位性情中人,在他的专业与学术上也受到很大的肯定,大学时念历史,研究所改成念经济与管理,获得政大管理博士,但后来他却被台大聘为土木工程系教授,然而台大三级三审评审是很严格的,但他是第一位不是工程背景被台大聘为教授,也被获颁荣誉博士学位,目前台外仅有15、16位其中一半以上都是诺贝尔奖得主。他在经商方面,有自己一套方法,且非常强调企业的社会责任。因此在生意上,对他正面评价居多,唯一的质疑,可能是他对顶新的支持吧!这点他应该有他的想法,他其实也知道这里面有不对的,但更重要的是在那种慌乱当中怎么恢复大家的信心,怎么去强化制度来改变这样的情势。

当然,也有人会说他是商人,那可以在专业工程和企业经营两方面同时兼顾吗?但他就是一个很聪明、很有智慧及前瞻性的人。像刚才提到中国的发展绝对和教育很有关系,而他就从1989年等于说中国还没有起步的时候,他就能长期去做这些教育事业,这就很不简单了。

法广,所以说,唐奖的四大奖项是尹先生原来的构想?

陈振川:这四大奖项是他与几位董事会的专家一起讨论出来的,但他特别提到“汉学”是他希望有的,因为,过去科技发展在西方,然而在东方早期的科技,与现在面临的21世纪的问题,发觉纯粹从科技角度,并不能解决所有人类的问题,特别是在东方的很多思想跟文化,在社会层面,如果透过东西方的交流与了解的话,又特别是中华文化几千年历史当中,其实有很多很好的点,所以,他希望全世界的人都能来了解中华文化,的确现在也有许多国家对此很重视,因此有汉学奖的设立,此奖也不一定是要颁给华人,好比欧洲甚至俄国、日本、澳洲等地很多人都对汉学有研究,而且非常强,一个方面从西方角度窜进来,很多是很好的,很有创新的作品去了解中华文化跟中华民族。

其他就是跟大家一起讨论,像“永续发展”,这本来就是现在最重要的领域。所以,能够在这个领域设置全球最大的一个奖,我们是蛮及时的。另外一个“生技医药”,是为了减少人类的疾病跟痛苦,其影响最大还是落后国家、贫穷国家或开发中国家。尹先生希望在这方面有创新,在医药上有具体贡献,即医疗方式或什么药来解决病痛,因此有此奖。最后是“法治”,法治是游戏规则,任何一个组织团体,不管是开发中国家,还是已开发国家,甚至在打仗的国家,都慢慢地总是要有一些游戏规则,对和平稳定对国家社会福祉提升有贡献,所以,法治奖在社会科学领域里面,也是在全世界里面来讲,是最大的,有那种引导和代表性。

法广:为什么叫唐奖?像诺贝尔奖是个人姓氏,是想反映出这个朝代?

陈振川:其实董事会的时候曾提过是不是用尹奖,诺贝尔奖也是姓氏嘛,邵逸夫奖也是姓氏。但尹先生坚持不要,其实他蛮低调的,最后他就说用唐奖,而唐朝是最多元化、在中华民族发展过程中其实是最兴盛的,在多元与兴盛状况下,融合与包容的状况下,用这样的一个名词来代表这个奖代表东方,它的意义比尹奖或汉奖都更好,而且全世界都知道有唐人街,日本也深受唐朝文化正面的影响。所以,“唐”给大家的感觉不具侵略性,而且是很包容的广泛的,这就符合原来设奖的精神。后来,尹先生就决定用唐奖。

法广:唐奖实际运作情况?

陈振川:我们在2012年12月成立,然后在2014年6月宣布第一届的得奖人,现在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评选工作,在2016年6月要公布第二届得奖人。当然,我们很惊讶也很高兴,首届唐奖四位得奖人几乎都获得了全世界的认可,他们每个人在领域中都是最顶尖的。就好像布伦特兰,她真的是一位对世界非常有贡献的人,当我们通知她得到这个奖的时候,她并知道这是什么奖,后来经过特别的关系,让她了解到唐奖性质,她就私下问其他得主是谁?但我说需要保密,但我们也保证都是在世界有一定地位有贡献和影响力的人。

大家都知道假如一个奖不能够客观公正、世界化与从独立的角度去挑出最好的人,然后得奖人的水准相差很多,得奖人就会觉得会有点遗憾。但四位得奖人来参加颁奖典礼特第一次见面时,都很高兴,经过交流与互动,去听彼此的演讲,之后布伦特兰,跟我说每一个都是对世界有很大贡献且顶尖的人物,彼此惺惺相惜。

因此,我们希望明年第二届得主,延续这种情形,真的可以引领这个世界,那大家了解唐奖的精神。不仅是在选人,后续的教育跟推广更是唐奖基金会的重要工作。

法广:目前有哪些与奖项相关研究计划?

陈振川:基本上还挑选出得奖人,当唐奖的特别之处,有一笔1000万台币的研究费用,由得奖人指定用途计划,像布伦特兰,她关心永续发展,一部分的钱她指定用为肯亚大象的保育工作,透过大象的生物链,一方面也能让原住民生活去保育当地环境。另一个计划与布伦兰特公共卫生的专长有关,特别是21世界如艾滋病、伊波拉等疾病传染病,也是需要透过公共卫生去达成的,还有女性参权的部分,这些都变成是唐奖衍生出来很重要的计划。

法广:唐奖的奖金很高有4000万台币,甚至比诺贝尔奖还高,将来不会有经费财源问题吗?

陈振川:唐奖的经费当然都是尹衍樑先生捐赠而来。他把这个视为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过去除了承诺把95%财产捐献出来,且这一年多来他都在做信托整理的工作。以现有他所捐赠的钱,绝对没有问题,运作个十届都没有问题。将来,他会把这些钱透过信托来挹注,让唐奖能够发展,我们现在也在积极筹备唐奖总部兼博物馆。可以说,尹先生他有长期的整体的想法,让这个奖永续发展。

(感谢陈振川执行长接受法广专访。)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