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文化艺术

旅法华裔作曲家郏国庆的音乐人生

音频 12:50
演唱会之后郏国庆先生接受听众的致贺 巴黎 2019 1
演唱会之后郏国庆先生接受听众的致贺 巴黎 2019 1 RFI 中文部

座无虚席的巴黎马德莲教堂,巴黎华人的新年迎春演唱会正在举行,在这个外观形似希腊神殿著名教堂宏伟的圆形穹顶下,身着一袭白裙的女生合唱“西湖三月雨”顿时将中法听众们带入到清幽秀美的江南。该曲的作者,是旅居法国的华人作曲家郏国庆先生,而我们也有幸在当晚的演出之前,专访了这位年逾八旬、仍然笔耕创作活跃的音乐家。

广告

采访首先从郏国庆先生的作品开始

郏国庆: 我在巴黎已经31年了,我本来就对中国的古典诗词感兴趣,后来就选了一些主题,合成取名“中国古典诗词大合唱系列”,一共已经完成了九部,第一部叫“相思篇”,相思的内容很多;第二部叫“从军篇”,古代时打仗参军(的诗词);第三部是“爱情篇”,第四部叫“征战篇”,第五部是“思乡篇”,想念家乡的;第六部叫“劳动篇”,劳动篇找它的词比较不容易,因为古代(诗词有关)劳动的内容不是太多;第七部叫“伤感篇”,内容就多了;第八部叫“情景篇”,有情有景的;第九部是“离愁篇”。

九部大合唱有个规律,每一部都是七首歌组成,头、中、尾三首一定是(男女)混声大合唱,然后四首空的:二、三、五、六首,其中一定有一首女声合唱,一首男声合唱,另外在女声合唱的旁边,是一首男声独唱或者男生重唱;在男声合唱的边上,一定是一首女声独唱,这样的话就基本上把声乐的主要形 式都包括了,除了儿童合唱,因为没有必要,你都没有这个内容。

很有意思的是,这九部合唱中,第一部“相思篇”开头的一首是唐朝王维的诗词(《江上赠李龟年》):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这是一个混声合唱;九部大合唱最后一部“离愁篇”中,最后一首诗词刚巧也是王维的诗词(《送元二使安西》):渭城朝雨邑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一个很失落、很寂寞的(情景)。

(巴黎之春)合唱团里用的曲目都是从这九部大合唱中抽出来唱的,比如“情景篇”中有个男声合唱“敕勒歌”,成了我们的保留曲目,因为大家都喜欢听、喜欢唱。

RFI:您这九部共六十三个作品一共花了多长时间写成?

郏国庆:好几年陆续在写,这其中我还出版了一本“一百零一首中国民歌钢琴小曲集”,由四川大学出版社出版的,101首中国的民歌改编钢琴曲;然后是我写的一部舞剧,芭蕾舞或者民族舞都可以跳的。是我自己编剧的,音乐也全部完成了,一共大约两个多小时的舞剧“孟姜女”,这个故事大家都知道的;此外还有一部小提琴协奏曲,去年还完成了一部交响曲,这首交响曲可以是有标题,也可以是无标题交响曲。如果用标题的话,它就叫“劫后余生”。

RFI:为什么以此为名呢?

郏国庆:我写的是个人和整个民族的遭遇,内容暂时不说,因为我正在寻找演出(这部交响曲)的机会,都是很不容易的。

另外,我也改编了很多的民歌,包括今天晚上将演出的蒙古民歌“嘎达梅林”、“牧歌”;有少数民族如西藏、新疆、回族等,比如“花儿与少年”,我改编的民歌加起来大约总共有二、三十首。“西湖组歌”是最近写的,因为我这九部大合唱全部由钢琴伴奏的谱,另外还有管弦乐队的总谱。“西湖组歌”的钢琴伴奏谱全部完成了,现在正在写管弦乐队的总谱。

现在作为我晚年的生活,就是写作、排练、演出。

RFI:从我们开始准备采访,就遇到很多人对你对音乐的挚爱非常钦佩。音乐的确是美的,对很多人来说,音乐可以抒发情感、进行交流、不同文化之间、人与人之间的交流,音乐对于您来说,是什么?意味着什么?

郏国庆:(音乐)对我来说,就是生活当中的主流,一生都要献给音乐创作。

我真正的专业就是作曲,我是上海音乐学院作曲本科5年毕业,从1953年到1958年,我(学音乐)的路应该是很顺利的,但是毕业以后,工作就不怎么顺利了,受到冲击,各方面的苦头都吃过,就不必要说了,大家都能理解,那个年代。一个人生如果吃过苦,在音乐里也会反映出来的。哪怕是写古代人和现代人,思想感情基本上是一样的。人生经历的痛苦,你写古代的痛苦的东西,就有一个感情上的依据,否则是空的。这样你写的东西就会有真切的感情。

RFI:今天的音乐会一共选取了您的四首曲子?

郏国庆:是的,一共四首,一首是混声合唱“嘎达梅林“,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个内蒙起义的首领,后来被砍头,头被挂在城墙上。他是为了人民、土地(而就义),是上个世纪初真实的故事。第二首是“牧歌”,男声合唱,蓝蓝的天上白云飘,描述草原美丽的歌曲。今晚上的女声合唱两首都是我原创的作品。第一首“西湖三月雨”是我的“西湖组歌”里的一首,第二首是“采莲曲”,是选自我第八部情景篇里的女声合唱。这两首大家都喜欢唱,一直就保留下来,一直演出。

RFI:看到您这么多的作品,还要参加社团、专业的排练演出,您不感到累吗?进入八旬高龄,却仍然有这么活跃的创作,是什么在支撑您做到这些?

郏国庆: 是一种责任感,尤其到了法国,我是外国人了,我就要把本民族的优秀的音乐传统发扬,在这里发扬,让外国人听。

法国是一个艺术大国,历史以来,法国有许多优秀的、世界一流的作曲家,但是他们写不出中国的作品, 我就说,再伟大的(法国)音乐家,活回来也写不出中国的东西,所以我们中国人就有这个责任丰富他们的音乐生活,这样就会有一份自己的贡献。

RFI:在国外长期的生活经历,对您的音乐创作有什么影响?

郏国庆:在中国学作曲有两种,一种叫民族作曲,一种属于西洋创作, 学的和声等技巧都是西欧来的, 是为创作交响乐、大合唱等的,我是属于第二种的,所以到法国来,对我来说也是如鱼得水,我的技法,他们听了以后 ,就比如我的第一次音乐作品专场演出之后,他们就说,“我从你的作品中、包括钢琴伴奏都听出来使用了和声等,技法我们听起来很熟悉,但是旋律完全是中国的味”。这个结合的让他们感觉新鲜,既熟悉,又新鲜。

做为我们中国人也是这样的,你有了很多的探索,加上你本来就有很多新鲜的东西,这样写作起来就很有趣味。

RFI:在今天音乐会之外,您近期还有其他的音乐计划吗?

郏国庆:下半年,我们团要给我做一个85周岁的寿辰(演出),在我80岁的时候,他们做过一次,在(巴黎)七区教堂,我的声乐作品 (演出),不包括器乐作品,器乐作品的成本大,做不到,我们既然有合唱团,就做了第一次声乐作品专场音乐会,反应应该讲是挺好的,人民日报海外版等(多个媒体)报道过,说,这是在海外华人的一次“高雅的”音乐会。今年下半年又要举行,这是在五年以后了,这台音乐会和第一次音乐会的曲目完全不一样,因为我的作品很多,他们讲笑话说,“你要活100岁的话,以后90岁、95岁时再做(音乐会)”,但愿是这样。

现在我觉得老了,单纯了,就是想办法把音乐写得更好,合唱团的关系都很好,对我很好,这个团就像自己的家一样,你会感觉到他们对我很尊重,而且很喜欢唱我的歌,我说,你们唱得好,我自己听了,那个感受比吃什么东西都要好!让喜欢音乐的人能得到一些艺术的享受,这样的话就是我的幸福了。

演出即将开始,而我们对郏国庆先生的采访也在对他的作品的期待、对他热爱音乐、热爱生活的感动中结束...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