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法国文艺欣赏

毛栗子巴黎个展:追求绘画过程中的快乐

音频 06:01
艺术家毛栗子(中)巴黎个展"色之外"开幕
艺术家毛栗子(中)巴黎个展"色之外"开幕 @RFI

位于巴黎八区马蒂尼翁 大道上的A&R fleury 画廊正在展出中国知名画家毛栗子的《花非花》和《山水重构》两个系列的作品。毛栗子因参加1979年北京的“星星画展”而在中国当代绘画史上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

广告

毛栗子的这组在巴黎展出的《花非花》和《山水重构》系列主要以蓝色和棕色为色调,但看有中国水墨画特有的那种流动畅快的质感,大量的留白让画面非常灵动有韵味,画家将油画颜料加上松节油溶解后,泼在画布上任其自己流动,这个创作阶段是画家并不能控制的,所以极具偶然性,但从整个画面的安排,明暗虚实对比的效果中可以看到画家对材料和画面控制的功力,也能感受到画家在绘画过程中特有的轻松和随意感。那么毛栗子从最初擅长的超级写实到抽象的自由表达之间,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呢,他说:

毛栗子:十几岁的时候在故宫看到了徐渭的画,画的是墨葡萄,但是非常抽象,当时那个年代看到简直感到很震惊,那种感觉就一直保存在心里,但是后来开始画画以后,虽然主要画的是超级写实主义,但整体感觉还是很简练和抽象的。同时我也画一些水墨的抽象,慢慢也创作油画的抽象,实际上抽象和超级写实的创作是同时进行的,但当时我的超级写实作品比较受欢迎,我也是因那种风格引起了注意,因此自然而然也更加偏重那个风格,抽象的画得少了。

后来,在法国居住了一段时间回去后,就因为特别喜欢建筑就开始从事建筑设计的工作,在六七年的时间里没有画画,再次拿起画笔的时候就不想再画超级写实主义的作品了,于是就开始画抽象的。实际上,因为之前也发展抽象风格。超级写实画的时候比较费劲,但是因为很受欢迎,有了很多订货,但我觉得特别烦,后来去从事建筑设计也有这个原因。开始还有很多人误会,以为我是因为挣钱而做建筑设计,甚至传说我去做房地产了,但我的确是因为特别喜欢建筑设计才转了行,而且做设计真的不挣钱,远不如我画画挣钱多,但后来发现建筑设计也并非想象中的美好,所以后来就放手了。

我还是想找回画画过程中的快乐,不光是画成之后获得赞赏和掌声,而同时也要追求在画的过程中的快乐。那当然画抽象的要比制作要快乐得多,从这个出发点着手,慢慢就得到了认可,收不住了。

但是,说实话,现在又有点烦了。

法广:从绘画技巧上,超级写实主义的画面完全受画家的控制,但您用的这种将颜料泼到画布上后的方法实际上是很难控制最后效果的?

毛栗子:对,很难控制,实际上这种画有很多的不确定性,因为不确定性,进而呈现出很多的可能性,其中有两个方向就变成了“花非花”和“山水重构”,即是花又不像花,即像女人的身体又不是女人的身体,总是不确定的。

山水重构系列也是一样的,等于将山水重新构造了,看上去有点山水的意思,但实际上是将山水打乱了重新解构的。

画廊A&R Fleury是去年八月份刚刚开业的新画廊,由亚历山大和理查德·富勒里兄弟俩经营,他们说,之前并没有和中国的艺术家合作过,但经人推荐,看到毛栗子的画之后就立刻拍板决定为他举行个展,究其原因,亚历山大·富勒里说:“毛栗子的绘画具有一定的敏感度和大自然的美感,但最让我们触动的是绘画作品的色彩,纯净的颜色,他在画中运用的蓝色对我来说是抽象艺术最美的颜色,这也是法国人最喜欢的颜色,表现天空和既水,简单又抽象。所以,我们一眼看上去就被触动了。之后,我们又见到了他的绘画中使用的其他的色彩,比如更加沉重的棕色,当我们将他的作品从他北京的画室运到巴黎看到实物之后就更加验证了最初的那种感觉。

画廊经营者说,虽然决定做毛栗子的画展完全凭借直觉,他之后也了解到了他之前参加过1979年星星画展的故事,今年九月份也将是这个艺术运动40周年纪念,他想到可以做一个毛栗子的回顾展,因为他的创作中不断出现的变化也非常打动他们,因为这个画廊要寻找的就是那些达到一定艺术成熟高度后还能不断进步的艺术家,而毛栗子在经过写实主义风格的成功后,就翻过了这一页,现在在巴黎展出的就是他最新的创作成果。”

感谢毛栗子接受法广专访。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