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法国文艺欣赏

72届戛纳电影节: «悲惨世界»与《巴克老》剑指法国与巴西政府

音频 05:23
塞内加尔裔法国导演 Mati Diop 和出生于马里的法国导演Ladj Ly入围第72届戛纳电影节,2019年5月。
塞内加尔裔法国导演 Mati Diop 和出生于马里的法国导演Ladj Ly入围第72届戛纳电影节,2019年5月。 © Huma Rosentalski © Eric Feferberg / AFP

第72届戛纳电影节今天进入第三天,周四放映两部角逐金棕榈奖的影片,首先要放映的首部女导演的作品,它是法国与塞内加尔籍女导演玛缇·迪欧普的影片《大西洋》。跟踪戛纳电影节的朋友一定记得,去年METOO运动在戛纳电影节闹得沸沸扬扬,有女导演与女演员曾经抗议电影节在挑选金棕榈参赛影片上重男轻女,这就是为什么今年出现了多部女导演的影片。

广告

《大西洋》同昨天上映的《悲惨世界》一样是一部由最初的纪录片该拍成的故事片,讲述的是一个非洲移民的故事。导演玛缇·迪欧普出生与巴黎,母亲是法国人,父亲是塞内加尔音乐工作者,她也是塞内加尔最著名的导演之一吉卜力·迪奥普(Djibril Diop Mambety2)的侄女。2008年曾经参赛戛纳的纪录片单元。

另一部参选金棕榈奖的影片是英国导演肯·洛奇的影片《对不起,我们错过了你》,肯·洛奇是当今著名的写实主义导演,已经两度获得戛纳电影节的金棕榈奖,获奖影片分别是2006年的《吹动大麦的风》以及2016年的《我是丹尼尔·布莱克》。肯·洛奇今年的参赛片《对不起,我们错过了你》,拍摄于英国的北部,同他此前影片的风格与内容一脉相承。

此外,在一种注目单元以及非竞赛单元将放映多部有关阿富汗,叙利亚等国主题的影片。

昨天周三首映的两部影片虽然并未激发评论异常的热情,但是,却把法国以及巴西的社会问题推向了前台。

首先是出身于马里,在巴黎北郊长大的导演拉吉·李(Ladj Ly)的影片《悲惨世界》。从影片的名字的选择就不难推测导演拍摄此一影片的目的。据介绍,拉吉·李成长的小镇位于塞纳圣德尼省的Montfermeil 小镇曾经出现在雨果的《悲惨世界》中,对这位在巴黎郊区长大的父母是垃圾工和家庭父母的非洲移民来说,巴黎贫困郊区的社会问题几十年来已经逐渐根深蒂固,积重难返。他向媒体表示,影片中所有的内容都是他的亲身经历,从2005年开始他就用摄影机拍摄他周围所发生的一切,2005年曾经推出有关郊区暴动的《Clichy-Montfermeil 365天》。

同《大西洋》一样,《悲惨世界》的故事内容也来自导演几年前拍摄的一部纪录片,2005年巴黎郊区社会危机严重,曾经发生过多起严重的警民冲突,导演在当时拍摄了多个警察执法过度的画面,曾经引发社会舆论的强烈反响,相关的纪录片也在法国国内多个纪录片影展获奖。导演将他拍摄成影片的目的似乎试图从多个角度,从郊区居民,警察以及政府官员等不同的角度来看当今法国面临的深层的社会危机。影片的演员除了三位是职业演员之外,其余的都是来自郊区的民众演员。

他说,他拍摄此一影片的目的就是要把郊区的真相展示给大家,而不带有任何成见。只是想告诉大家十多年来,郊区的状况没有任何改善,他们十多年前就已经是黄背心了。他还呼吁法国政府必须增加教育以及文化经费,并且直接叫板总统马克龙:“如果马克龙想看这部电影,我们立即在爱丽舍宫组织放映特场。”。

马克龙到目前为止尚未对此作出回应。另一位被戛纳电影节拉耳朵的政府首脑是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周三放映巴西导演小克莱伯·门多萨/Juliano Dornelles的影片《巴克劳》以美国西部片的拍摄方式讲述了一个被政府遗弃的小镇的故事。讲述的是在被美国操纵下的政府官员的统治下,小村正逐渐滑向愚昧,贫穷的深渊。积极参与巴西政治活动导演小克莱伯·门多萨向法国媒体表示,去年在戛纳电影节,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波索纳洛居然会当选巴西总统,而他当选还不到一年,巴西社会的方方面面正在发生重大的变化,人与人之间,无论是邻居之间还是同事之间的关系都在出现前所未有的变化。令他最为担忧的是巴西政府取消文化部的决定,担心今后将很难在巴西继续从事电影拍摄工作。

当然,从艺术制作的角度来看,同悲惨世界相对比,评论似乎更加看好《巴克劳》

综上所述,如果说第72届戛纳电影节的特点是政治与浪漫的话,周三的影片无疑凸显了电影节的政治色彩。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