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文化艺术

李迅:当代电影主张多元化 注重商业艺术平衡

音频 16:05
韩国导演奉俊昊凭《寄生虫》一片获颁2019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
韩国导演奉俊昊凭《寄生虫》一片获颁2019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 REUTERS/Eric Gaillard

2019年嘎纳电影节的金棕榈大奖颁发给了韩国导演奉俊昊的《寄生虫》将韩国电影推上了国际影坛的巅峰,韩国电影从一味模仿西方到现在极具辨识度,不仅频频入围国际大电影节,而且也深获全球影迷们的好评,成为亚洲影坛另一只崛起的影坛后起之秀。本期文化艺术节目就请电影美学和世界电影史专家,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研究员李迅先生谈谈奉俊昊影片的电影特色,韩国电影崛起的原因以及目前世界电影的趋势。

广告

首先,还是听听他对《寄生虫》一片的分析:

李迅:因为他就像以前人们对他的评价,就是一个商业或类型化的导演,他在这方面的功力的确是非常强的。而在这部《寄生虫》中有三个方面都揉合地比较好。一个就是主仆戏剧,虽然在欧洲还是有很强的主仆戏剧类型的传统,莎士比亚、莫里哀、果戈里和博马舍等剧作家都曾有所关注,但这个类型对当代电影还比较新颖,导演在这种主仆关系方面的处理也表现得特别好,很地道,很像西欧曾经有过的主仆喜剧。我们在看的时候也会发现,西方观众对奉俊昊的东西几乎没有文化折扣,影片放映时,观众都很快乐地大笑。但是到了中间后,影片就转成了恐怖片,这一部分就是结合了主仆剧中比较悲惨的那个方面,仆人是处于社会底层的阶级 ,求生的办法变成了躲藏到地下室里,通过做仆人的老婆给他送东西维持,但老婆被替换后,躲藏的那个人就断了生计……导演通过这一段揭露出底层人的生活状态,这是就会将轻喜剧的气氛变得更加沉重。然后也有恐怖片的套路,恐怖片中实际上也掺和了几十年代之后出现的滑稽模仿,在恐怖片中也可以使用黑色幽默的处理方式……这些因素混杂在一起,揉合地非常好,观众在每个桥段都会有不同的感受,导演非常熟练地调动着观众的感知,让他们进入电影中。这一点奉俊昊做得非常好。

而且还有第三部分,除了喜剧恐怖片外,还有对韩国现实的指射,就是普通民众生活的状态,从最初低矮简陋的地下室,到第三段遭受水灾,这一个家庭的悲剧这是后就延伸到整个边缘或社会底层的人民悲惨生活的状态。

这就是将类型片和现实主义题材完全融合在了一起,构成了一个特别有娱乐性,同时又有一定认识意义的作品,所以能拿到戛纳电影节的大奖也是当之无愧的。

 

法广:社会现实主义题材的影片是不是当今电影节选片的趋势?

李迅:现在大小电影节应该都还是比较主张多样化的。但关于社会现实的批判,还是相关讨论思考无疑是电影节选片一个很重要的方面,但又绝对不仅局限于此。尤其戛纳电影节就比较注重商业和艺术的平衡,奉俊昊的影片得大奖就是很典型的一个例子。昆丁的电影也是他的艺术电影和过去的传统或虚构之间找到一个平衡。所以在多元化这个方面,首先可能会在艺术电影上,找一个商业和艺术的平衡,如果有商业色彩,但在类型上比较创新也会被选中。这样的影片可能不会的大奖,但如果是非常类型或具有导演明显的风格的也都有机会入选。另外,反应不同声音的,包括边缘族群,底层女性,还有不同种族,LTGB族群的题材这两年实际上还是比较多的,成就也比较大,还有其他各种少数族裔的故事等等,这些都反应出他们选片时采取的多样化的政策。这样就可以让全世界各地和各国不同种族,不同性别,不同价值取向的群体能够发出自己的生硬,这也是举办电影节的一个很重要的宗旨,这个宗旨几年来在几大电影节上都得到很好的贯彻,也能促进来自全世界各地各种类型的电影人的交流。

法广:韩国电影这几年来到国际电影节上参展都会获得很好的赞誉,您认为目前影坛是否有将中国风,日本风或港台风向韩国风转移的趋势?

李志:是的,如果对韩国影片进行回顾和考察的话,可以发现已经有了20多年的强劲发展历史,最初也不太好,但后来政府放开电影政策,包括审查制度的取消,电影人普遍向西方学习电影方法和技巧。上世纪末到这个世纪初,他们很明显是在努力模仿外国优秀和经典的作品,模仿痕迹非常明显,一眼就能看出是对哪部影片的抄袭,甚至有时连片名都和模仿的影片一样,当然可能是在拿到版权进行翻拍和改编的。这个过程曾遭到欧美国家的嘲笑和质疑,因为大家都会提倡本民族的创意和特色,但韩国显然当时没有达到创新。

但是,恰恰是这几年的学习让韩国电影在后来的发展中有了自己民族的东西。特别是他们一方面发展艺术电影,同时也发展商业片,但两者都有了本民族的特色和代表本民族的类型电影。

除了奉俊昊以外,其他导演也同样有很强的类型片的特色,戏剧,惊悚,动作等类型片都有很多代表性的产品。

艺术电影方面,林权泽之后有了李沧东,洪尚秀这些代表韩国艺术片水准的导演,一般他们的作品都会被大电影节选入,几乎是作品完成后,赶上哪个电影节就一定能进哪个。

奉俊昊的这部《寄生虫》今年获得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无疑就是让之前的”文化折扣论见鬼去了,大家在看这部影片的时候,完全没有文化折扣,无论是从娱乐搞笑,还是严肃地对现实的认识都能达到,这就是很了不起的地方。

 

法广:韩国电影的发展与韩国政府对国家软实力的重视分不开?

李迅:这种支持实际上也包括了对现实题材,对电影揭露自己社会或政府要员的弊端等方面都可以通过影片表现出来,这一点还是很了不起的。

这样做的国家还有菲律宾,菲律宾国家很小,但在世界电影版图上确有重要的地位,有几位导演的作品也是各大电影节必收的。其中有一个导演布利兰特-曼多萨,这个导演的片子就是揭露警察腐败为主题,他带着社会批判题材的影片去参加电影节的之前,总统也会接见他,甚至提出给他去电影节需要的路费方面的支持,所以,就有人问,说这个导演经常揭政府短,不是揭露政府腐败,就是揭示人民脏乱差的生活,这难道不是有点给政府脸上抹黑吗?总统的回答是,这位导演揭露的东西恰恰是要提醒政府要把这些事做好,国际社会看到以后也可以帮助我们对社会和政治进行改善。也就是说导演提出问题,正好可以帮助政府进行改进。

我觉得这样的针对文化艺术作品和产品的态度就非常好。

感谢李迅接受法广专访。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