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解说

美国“通俄门”调查 穆勒报告让特朗普解套?

音频 05:34
美国总统特朗普  2019年4月18日在马里兰州.
美国总统特朗普 2019年4月18日在马里兰州. REUTERS/Al Drago

美国司法部周四公布“通俄门”调查报告,对于特朗普来说,案件至此以告结束:“没有通俄,没有干预司法”;但在民主党一边远不止此,美国众院议长佩洛西表示希望尽快在国会对“通俄门”调查特别检察官穆勒举行听证,因为“美国人民有权听到真相”。

广告

由司法部特别检察官穆勒领导的“通俄门”调查,是针对特朗普竞选团队在2016年大选中的违规行为及与俄罗斯可能存在共谋。在历时22个月内容庞大调查之后,周四调查报告公布于众,长达448页的报告显示特朗普竞选团队没有在大选期间“通俄”,但在特朗普涉嫌“妨碍司法”问题上未得出明确结论。美国司法部长巴尔 (William Barr)在当天记者会已很快表示,可能不会有对特朗普提起的诉讼。这一表态立即招致民主党批评,谴责他误导对报告内容的解读,刻意偏袒特朗普。

事实上据报告披露,特朗普在2017年5月17日得知任命穆勒为“通俄门”案特别检察官时,曾跌坐在座位上说:“我的天啊,这太糟糕了!这是我总统任期的终结,我完蛋了!”

穆勒调查报告的公布动员了美国所有的媒体,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从早上6点就开始了特别报道,但据法国“世界报”评论指,还是共和党抢得先手。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在上午9点半、也就是在司法部将调查报告提交国会并对公众公布之前1个半小时时举行新闻发布会,引发民主党和媒体的极为不满,指责他这是在试图诱导对该报告的解读。

在调查主要针对的两大内容中,首先就是否通俄,报告指,有特朗普团队与俄罗斯有关方面存在大量可疑的接触,但缺乏指控存在共谋和合作的证据。调查发现俄罗斯政府以“广泛及系统性”的方式干预了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包括通过设在圣彼得堡的互联网研究机构IRA以购买商业广告等方式、装作是当地美国人或机构,与特朗普的支持者及竞选团队取得联系。自2015年莫斯科建特朗普大厦起,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有联系的人员众多,但所有这些可疑的接触中是否存在美方人员违反美国竞选法、与俄方有针对大选的共谋和策划? 答案都是:“缺乏足够证据足以起诉特朗普团队中的任何人”。

就是否存在妨碍司法,穆勒的调查涉及了十项直接涉及特朗普可能干预司法的行动,但无法就此得出法理性结论。 但报告并没有就此完全洗白特朗普,穆勒在报告中写道,“这份报告无法就总统是否犯罪得出结论,但也没有为总统正名”。

根据报告,特朗普曾试图解职穆勒,并多次尝试影响调查。他拒绝接受与穆勒的面谈,仅以书面方式答复穆勒的调查。因担心调查影响到他的总统任期,他曾下令撤掉特别检察官穆勒,但白宫律师拒绝执行这一命令,此后并被要求对此向媒体撒谎。

对于此类妨碍司法的行为,穆勒最后似乎是将球交回到国会手里。穆勒在报告最后说,国会具有权利阻止总统的滥权行为。但法国“世界报”分析认为,在距离美国大选18个月时,在美国参议院并不占多数的民主党是否会选择最终采取弹劾特朗普,还有待观察。

穆勒调查报告公布之后,特朗普公开表达了他的高兴,说,“这是我非常开心的一天”,他在推特上发出一张自己的图片,模仿《权力的游戏》的风格,上面写着:“游戏结束了”。

报告的公布也让民主党面临政治上的选择,在司法部长上午召开“通俄门”调查报告记者会后,美国民主党议员当天下午也召开记者会,反击巴尔,批评他忽略报告中显示特朗普意图干预调查的证据,称特朗普已无罪的做法为误导大众。美国众院议长、民主党人佩洛西表示,希望尽快在参、众两院对特别检察官穆勒举行听证。

一名资深历史学者、美国问题专家Corentin Sellin向本台驻华盛顿特约记者Éric de Salve分析认为。显然,穆勒的调查就是否阻碍司法议题上,民主党人获得了超出预期的结果,穆勒报告称“无法就总统是否犯罪得出结论”,这为民主党留出了采取行动的空间,他们有在民主党占多数的众议院要求继续追究调查的可能,甚至可以就报告中提到了有关妨碍调查等事实提出弹劾。这需要民主党做出政治上的选择,但Corentin Sellin指出,民主党提出弹劾可能会面临政治上的僵局,因为共和党掌控参议院,这样做无疑是”政治自杀“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