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北美来鸿

加拿大为何自认种族灭绝罪

音频 05:16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2019年6月3日在魁北克就“失踪和被谋杀原住民妇女和女童国家调查委员会”调查报告发表讲话。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2019年6月3日在魁北克就“失踪和被谋杀原住民妇女和女童国家调查委员会”调查报告发表讲话。 Andrew Meade / 法新社

加拿大失踪和被谋杀原住民妇女和女童国家调查委员会6月3日公布了一份长达1200页的报告,指在1980年至2015年间有数千名原住民妇女和女童失踪或被谋杀,政府“一系列行动和疏忽”令土著妇女成为目标,加剧了“种族灭绝”。总理杜鲁多在报告发布会上回避了“种族灭绝”这一用词,却在当天下午的国际妇女大会开幕式上承认“土著女性遭受的悲惨暴力相当于种族灭绝”

广告

加拿大的土著人权问题不仅连续多年遭受联合国人权组织的批评,还导致加拿大在去年底撤换十元纸币上19世纪的开国总理麦克唐纳的头像,理由是涉嫌推行对土著的种族灭绝政策。2016年,联合国专官莉兰妮•法哈(Leilani Farha)甚至形容“加拿大有‘眼泪高速公路’。很多土著妇女在加拿大北部公路上失踪。她们来到高速公路上,希望以此为起点寻求新的机会。她们离开小镇前往大城市,希望在那里谋生。但在高速公路上,她们被劫持,失踪或者被谋杀”。加拿大广播公司指无数原住民女性成为殖民主义的受害者,情况之严重相当于“种族灭绝”,加拿大原住民妇女协会(NWAC)的调查更透露实际受害者超过4000人。杜鲁多在2015年大选时把调查原住民女性失踪、暴力伤害列为竞选政见,上任后宣布成立失踪和被谋杀原住民妇女和女童国家调查委员会,对过去30年发生的案件进行调查。历时三年多的调查耗资9200万加元,举办了24场公开听证会,收录了2000多人的证词,提出230多条建议。

调查报告指“国家在根深蒂固的殖民主义下的作为与欠作为,使原住民女性蒙受不成比例的暴力,在加拿大版本的种族灭绝下,迄今已有成千上万原住民女性、未成年少女与双灵(原住民指拥有男女双性别灵魂的人)的生命消逝”。报告显示加拿大原住民女性被谋杀或失踪是其他人群的12倍,是白人的16倍。2001年至2015年加拿大被谋杀的女性中,原住民约占25%,是原住民占加拿大人口比例4%的六倍多。

总理杜鲁多公开承认“种族灭绝”引起反弹,6月10日反对党保守党领袖谢尔(Andrew Scheer)声称对此不认同,他相信“种族灭绝”并不是描述加拿大几代土著妇女经历的正确词汇。威尔弗里德·劳雷尔大学国际事务学院加拿大人权研究项目主席罗达-霍华德-哈斯曼博士(Rhoda E. Howard-Hassmann)力挺杜鲁多的说法,她认为发生在“殖民地的种族灭绝是一种综合行为。加拿大政府无论过去和现在对土著的政策都是种族灭绝”。

哈斯曼教授在《对话》网站(theconversation.com)撰文指“加拿大目前卷入辩论,是否应该使用‘种族灭绝’一词来描述政府对待土著人民的方式,争议这个词或许太强大和不够准确”。1948年“联合国预防和惩罚公约”对种族灭绝罪的定义是“旨在全部或部分摧毁一个民族、族裔或宗教团体的行为”。这个定义的关键词是动机,问题是加拿大政府是否打算全部或部分摧毁土著“种族”?答案是肯定的。哈斯曼教授指“早在71年前,加拿大就知道自己很容易被指控为种族灭绝”,因为“在1948年法律通过前,联合国就是否禁止文化种族灭绝进行过讨论。加拿大与其他拥有土著人口的国家一起,极力阻止把文化灭绝种族定义为犯罪,并获得成功”。

今次报告对“种族灭绝”做了法律分析,得出了令长期处于道德高地的加拿大人感到尴尬的结论。除1948年“灭绝种族罪公约”外,报告还仔细审查了过去三十年种族灭绝的法律和社会科学分析,主要是联合国为审判在前南斯拉夫和卢旺达境内被控犯有灭绝种族罪、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的个人而设立的国际法庭的决定。报告指与国际法相反,加拿大有关种族灭绝的法律,即2000年“危害人类罪和战争罪行法”涵盖了疏忽行为和委托代理行为。哈斯曼教授认为“发生在殖民地的种族灭绝是一种复合行为,它是由不同行为的累积效应组成,如剥夺土地、漠视土著居民、饥饿及儿童遭绑架”。

在加拿大短短的150多年历史中,反省道歉已成传统:1988年就日裔集中营道歉、2006年就人头税向华裔道歉、2011年就二战期间拒绝犹太难民船竖起良心之轮、2016年就拒绝接受锡克难民道歉。这次就原住民失踪及谋杀展开的调查被美国《外交政策》杂志认为是 “一项挑战”和“巨大的努力”,它“可能为美国和澳大利亚、巴西等后殖民国家提供样板,以解决过去对待土著的问题”。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