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北美来鸿

助北京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或缓解加中关系

音频 05:05
2020年2月7日,加拿大从武汉撤回的首批侨民抵达安大略省特伦顿军事基地。
2020年2月7日,加拿大从武汉撤回的首批侨民抵达安大略省特伦顿军事基地。 via REUTERS - EDWARD WANG

2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会议结束后,加拿大卫生研究院(CIHR)宣布筹得650万元新型冠状病毒专款,将尽快展开从医学干预到由病毒引起的恐惧和歧视等相关研究,渥太华可能还将投入更多资金。有政治分析认为,加拿大在冠状病毒危机中伸出的援手,或将解冻中加关系甚至促成北京释放两名加拿大人质。

广告

加拿大通讯社2月13日报道说,在日内瓦世界卫生组织论坛上,加拿大卫生研究院研究人员与来自世界各国的300多名科学家和研究人员在两天的会谈中制定了一系列研究重点,中国研究人员以远程在线方式与会。加拿大卫生研究院感染与免疫研究所科学主任查鲁·考希奇(Charu Kaushic)称这是“寻找疗法或疫苗”的“快速紧急响应”,中国已在测试数十种潜在的药物治疗方法。世卫组织的目标不仅是研究可能的疫苗和疗法,还研究公共卫生反应的有效性以及该疾病对国际社会造成的影响。各国研究人员将把研究重点放在预防感染、隔离、个人保护措施以及其他阻止病毒传播的方法上。世卫组织总干事在最近的一份声明中说“这次病毒爆发是在政治、财政和科学上对团结的一次考验”。

新型冠状肺炎病毒爆发后,其与加拿大的关系不断被人炒作。去年7月,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ML)知名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程克定夫妇被带离实验室及撤销通行许可,原因是“违反相关条款”。武汉成为疫区后,传言他们去年将冠状病毒走私到了位于武汉的中国病毒实验室,为此加拿大卫生部1月31日出面澄清“社交媒体上的传言没有事实依据”。2月4日,加拿大著名病毒学权威弗兰克·普拉默(Frank Plummer)在肯尼亚开会时突然死亡,有消息说他是国际调查武汉新冠病毒疫情的关键人士之一,还曾领导邱香果夫妇工作过的加拿大P4实验室。这令加拿大与新型冠状病毒的关系又蒙上了一层迷雾。

2月9日,由加拿大流行病学家和应急专家布鲁斯·艾尔沃德博士率领的世卫组织国际专家组前往中国调查疫情。另一方面,加拿大政府对中国爆发新型冠状病毒的后续处理相当积极和人性化。2月10日加拿大第二架载有185人的撤侨飞机从武汉起飞降落在安大略省空军基地,一星期前,已有176名加拿大公民和永久居民乘坐加拿大政府包机从武汉撤离回国。一月底,加拿大政府发布旅游警告,要求加拿大公民不要去湖北旅行,并避免所有非必要的中国旅行,但加拿大并没有禁止中国人入境。加拿大航空公司从1月30日到3月27日,暂停直飞北京和上海的航班,但并没有禁止中国的海航、东航和国航经营的中国城市到加拿大城市的航班。加拿大官方数据显示自2月4日以来,加拿大已向中国调配了16吨防护装备,包括口罩、护目镜和手套。2月9日总理杜鲁多表示中国“以及世界各地的每个人都处于艰难而不确定的时期,作为国际社会成员,我们必须继续合作提供帮助”,以确保中国“拥有遏制这种病毒的资源”。

值得注意的是,加拿大对中国善意举动的背景是两国关系处于冰冻期。因孟晚舟事件而被报复性抓捕的两名加拿大人质在中国已被囚禁一年多,北京是否会因渥太华显示出的善意而缓解甚至释放他们二人?2月10日,加拿大环球新闻就此展开分析。加拿大外交部长商鹏飞透露最近几周与中国同行有更多接触,希望借此促成他们的释放。但加拿大前驻华大使马大维表示加拿大援助中国抗击病毒并不顾及中国如何回应,他说“我们不会趁人之危玩游戏,也不允许中国玩我们。释放他们并不是交换条件”。但曾担任驻华参赞的加拿大前外交官查尔斯·伯顿(Charles Burton)就认为加拿大在冠状病毒方面的努力很可能会有成果,因为“中国有送礼文化,施受任何礼物都会产生相互义务”,他相信中国很可能会因医疗援助而在释放两名加拿大人的谈判中做出让步。加拿大环球新闻特别提及中国驻加拿大大使丛佩武最近接受主流媒体采访时赞扬渥太华在遏制冠状病毒方面的合作,并暗示这可能有助于修复两国间的外交裂痕。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