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解说

告别布特弗利卡时代的阿尔及利亚如何书写新篇章?

音频 05:12
阿尔及利亚电视台转播的画面显示,82岁的布特弗利卡(中)2019年4月2日向阿尔及利亚宪法委员会主席递交辞呈,结束已经连选连任20年的总统任期。
阿尔及利亚电视台转播的画面显示,82岁的布特弗利卡(中)2019年4月2日向阿尔及利亚宪法委员会主席递交辞呈,结束已经连选连任20年的总统任期。 Algerian State TV/Handout 路透社转发

2019年4月3日,阿尔及利亚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在民众持续大规模抗议集会的压力下,执政20年的总统布特弗利卡2日晚间终于向宪法委员会递交了辞呈。消息传出,首都阿尔及尔许多居民立即涌上街头,欢呼胜利。但是,这刚刚翻开的历史一页将如何书写,这将是阿尔及利亚人面对的一项新的、更艰巨的挑战。

广告

随布特弗利卡辞职结束的不仅是其连选连任的4个总统任期,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阿尔及利亚独立半个多世纪以来的历史的结束。布特弗利卡19岁时就参加了反抗法国殖民统治的民族运动。1962年阿尔及利亚宣布独立,他在独立后的首届政府中担任体育部长,那时他只有25岁。此后他转任外交部长,直到1979年。但他随后就被军队排挤出政局,并一度被迫出走国外。但1999年,他又在军队的支持下当选总统。平定内战的努力使他在国内深得民心,此后连选连任,直到4月2日辞职。布特弗利卡近60年的政治生涯可以说一直是在独立后的阿尔及利亚政治、军队以及各种利益集团错纵复杂的关系中起落沉浮。但他谋求第五次连任的企图激发了阿尔及利亚民间力量,这种封闭的、利益相互勾结与利用的权力怪圈由此被打破。自2月22日起在阿尔及利亚各地兴起并不断壮大的抗议集会活动,导致他众叛亲离,不得不交出权力。

阿尔及利亚人有理由欢庆胜利,因为他们以自始至终一直和平的方式,改变了历史的进程。但接下来的路该怎样走?连日来的民间抗议一直诉求明确。他们没有满足于布特弗利卡关于当选后会在任期结束前辞职的承诺,也没有满足于布特弗利卡放弃再次参选的缓兵之计。他们要求的不仅是布特弗利卡下台,而且是多年来支撑了布特弗利卡政权的整个体制。布特弗利卡终于辞职,但他身后的体制还在。

按照宪法,作为议会上院的民族院议长本萨拉赫代行总统职权。本萨拉赫担任民族院议长已经17年,他同样也是支撑了布特弗利卡政权的体制的产物。他已经77岁。常年隐居幕后的他,4月2日晚间起突然走到了前台。他将如何应对这个突如其来的短暂的过渡期?因为按照宪法,阿尔及利亚应当在未来90天内组织新的选举。

即将到来的选举是否会推动新的政治力量走上前台呢?应该说布特弗利卡在位的20年间,反对党力量或者在严厉打压下被边缘化,或者在内部纷争中难成气候。在不少阿尔及利亚人眼中,他们虽然并不掌握政权,但却以参选的方式为在位政权提供了合法性。而且,面对这次大规模民间抗议,各反对派政党显然也始终未能真正参与其中,发挥力量。而街头抗议运动虽然主导了一个多月以来的政治进程,但这场运动自发而起,既无组织,也没有明确的领导人。

如果说民间的大规模抗议活动是逼迫布特弗利卡下台的主力的话,常年在阿尔及利亚政治生活中翻云覆雨的军队也在这次政局变幻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自民间抗议活动开始,军方的立场由最初的强硬,逐渐转向温和。3月26日,军队参谋长兼国防部副部长萨拉赫又突然发表电视讲话,要求启动宪法第102款,宣布年老体衰的布特弗利卡已经无力行使总统职权。这意味着布特弗利卡已经失去军队的支持。而布特弗利卡4月1日宣布会在4月28日任期结束前辞职的决定之后,萨拉赫于2日明确表态,要求宪法程序立即落实,不再拖延。此番表态应该是逼迫布特弗利卡当晚即宣布辞职的最后一根稻草。但军方的立场究竟是为了保全未来继续在政治生活中发挥作用的实力的权宜之计?还是确实是试图顺应民意,推动阿尔及利亚走上民主进程呢?要知道街头抗议民众要求的是整个体制下台,而担任军队参谋长15年的萨拉赫本也是这个体制的一员,而且这15年间他一直是布特弗利卡的忠实支持者。面对民间的民主诉求,到目前为止始终保持了克制的军方是否会轻易放弃数十年来在政治生活中的角色,顺应民主进程,尤其值得关注。

阿尔及利亚人以一场不流血的革命告别了布特弗利卡时代,但新的时代将是怎样的图景?万众期待的民主转型仍将面对诸多重要挑战及不确定性。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