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分析

马克龙严辞反击欧盟民粹领袖围攻

音频 05:00
7月30日访问芬兰的法国总统马克龙与芬兰总理举行新闻发布会
7月30日访问芬兰的法国总统马克龙与芬兰总理举行新闻发布会 路透社

雄心勃勃、试图改革欧盟的法国总统马克龙,面临他上任以来的第一场大选考验,这就是九个月后举行的欧洲选举。星期四,马克龙用异常强硬的口气抨击欧盟民粹派及民族主义,他指责一些人“蛊惑人心”,散步“国家谎言”,并否认自己在移民问题上“幼稚”。

广告

马克龙试图振兴欧盟,让欧盟更具有人道关怀的雄心一直受到另外一些欧洲民粹主义领袖的挑战,本周,双方的对峙围绕移民问题变得激化起来。一方主张对非法移民采取强硬措施,主要的倡导者是匈牙利、意大利以及奥地利当局;另一方主张对这一问题采取“进步主义”姿态,为这一主张辩护的包括法国总统马克龙。

星期二,在米兰举行的意大利匈牙利两国领袖联系会议上,意大利外长、极右翼的北方阵线领袖斯勒维尼与匈牙利民族主义政府总理奥班首先开火,他们把矛头对准了法国总统马克龙。奥班称:“马克龙是今日欧洲亲移民政党的领袖,而我们,我们是主张制止非法移民的一方。”极右翼领袖的言论不仅要在欧洲造成影响,也想反弹过来影响法国的舆论。

马克龙立即意识到奥班的用心,正在赫尔辛基访问的法国总统毫不迟疑地反应:“我注意到,在欧盟内部,在民族主义者与进步主义者之间的确存在着一条裂痕”,马克龙穷追不放:“这条裂痕并非我所制造,而是奥班和斯勒维尼在宣示谁是他们的敌人的时候撕开的一条裂口。”

马克龙认为,民族主义主张与进步主义观念不仅在移民问题上,而且在经济问题上以及其他许多问题上都是对立的。马克龙语气强硬地表示:“有些人希望欧盟分裂,他们想少点欧洲,少点欧盟之间的团结。”

马克龙对立场接近的芬兰予以赞赏,他对站在身边的芬兰总统表示:“我们与芬兰都有强化欧盟的理念,而不是制造一个幼稚的欧洲。”马克龙有针对性地反击:“不管是在移民问题,是在共同防御,以及经济领域,我丝毫都没有他们所说的那种幼稚。”

正在北欧访问的马克龙意识到问题严重,在距离欧洲议会选举还有九个月的时候,他不仅要对欧洲领袖,也要对法国民众澄清理念。在上述发言几小时之后,马克龙与芬兰总理进行工作午餐之后,他干脆板上钉钉,表示:“欧盟建设应当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否则,欧盟将在地缘政治威胁以及内部分裂中瓦解。”

在马克龙看来,有些人做出了简单的选择,便是以煽惑性的说教把欧盟绑架为人质,这就是那些蛊惑人心的民族主义者,他们用国家谎言宣称,我们自己没有责任,欧盟总是被来历不明者决定;还有的一方就是严肃地走着一条路,经过协商、同意、否定、再协商,不断地推动欧盟前进,这就是欧盟的本质。面对“自私自利以及退缩的民族主义者”,马克龙为建设一个进步的欧洲辩护。

马克龙2017年5月当选总统时发表过亲欧洲的演说,在他第一年任期里,不断拜访欧盟其他国家的领袖,并提出一连串在民粹风潮席卷欧洲背景下重建欧洲的建设性意见。

在马克龙索邦大学发表重振欧盟讲话、提出一系列建议一年之后,欧盟今天面临的形势更加严峻,一些民粹政党和欧洲怀疑主义派别被送上了政治舞台,马克龙决心启动一个“积极而具有战斗性的欧盟外交”。

在法国,反对党同样在磨炼着各自的武器,为明年五月26日的选举积极准备。法国极右翼领袖玛琳娜.勒庞赞赏奥班与斯勒维尼的聚会,明确地表示了她与他们的立场接近。这位极右翼领导人发推称,“2019的欧洲选举将在欧盟与马克龙之间进行,一方是以马克龙为代表的走向联邦而大批引入移民,另一方是自由的欧洲、认同身份,保护公民的欧洲,这就是我们所代表的欧洲。”

法国共和党领袖沃基耶则宣称,进步主义与民族主义之间所谓的裂痕完全是一个骗局,他认为马克龙在欧盟是孤立的。他抨击说,我们的总统试图写出这样一部历史,在那里,一方是民族主义坏蛋,他们要关闭边界,另外一方是善良的进步主义者,他们要打开国门欢迎移民。

这位右翼领袖称,“我认为,今天大多数欧洲人,希望有一个能够保护欧洲公民的欧洲,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认为马克龙是孤立的,他是那种极少数的国家领导人至今还没有明白这一点。”

从目前的状态来看,民粹言论大行其道,马克龙的执政党要赢得明年这场选举并不容易。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