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明镜书刊

美国全面围剿华为,中国企业家原罪难消

音频 05:03
第109期《明镜月刊》
第109期《明镜月刊》 《明镜月刊》

在1月24日到29日明镜火拍的《点点今天事》节目里,新闻评论员何频藉由孟晚舟桉来分析中美两国在政治与司法上的巨大差异,并阐述中国企业家为何难以摆脱官商勾结的原罪。今天《明镜书刊》节目里,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贺兰若女士,给大家介绍下这些内容。该节目文字稿收录在《明镜月刊》杂志第109期。

广告

索菲:华为孟晚舟的引渡案越来越近了,何频怎么点评的?会很快就有结果吗?

贺兰若:这个案件有人说要审判很多年,也有人说事情就是会不了了之。何频说,他对这个进展也没有绝对的把握,因为审讯过程中有很多的证据是我们现在不知道的。像是之前突然有消息出来,说孟晚舟有第八本护照,在法律上怎么去认定它?是有利于她还是不利于她,还是根本没什么用,是不是什么决定性的因素?我们都无法马上知道。不过孟晚舟是否被引渡是一个程序性的行为,不是对孟晚舟有罪和没罪的审判。在两国中间法律可以接轨的情况之下,这个程序是可以不需要花那么多时间的。所以,如果法官做出一个比较明快的判断:只要程序上基本符合,孟晚舟就会被引渡到美国。

索菲:他怎么看华为被贴上“间谍”的标签?

贺兰若:何频在谈华为案件时就不断地强调,没有任何国家能拿出已经通过司法审理的证据来证明华为公司是一个间谍公司。包括王伟晶在波兰被抓,也未必就能证明他跟华为有直接关系,更不一定能证明王伟晶就是间谍。因为我们是生活在一个法治的社会里面,对任何犯罪人的认定必须是根据司法认定,不能根据媒体的报导,也不能根据某个人的检举揭露,或者是爆料。甚至说政府某一个部门,比如说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或者是国会,它们的报告也不能认定一个人就一定是有哪个罪名,最终的罪名的认定必须是通过法院。

索菲:何频怎么看孟晚舟、任正非这些中国企业家的呢?

贺兰若:何频认识很多中国企业家,他们思想和视野,与对事情拿捏的程度,甚至是为人处事,都让何频先生觉得都远远超过很多知识份子,更超过很多的中共官员。从任正非先生接受媒体采访时的应对可以看出,任正非的应对能力,很符合一个能创造辉煌成就企业的领导人风度。不过,以任正非中共党员的身份,人们怀疑担忧甚至拒绝使用华为的软件跟华为的设备,也不能说完全没有理由。何频说,站在个人的内心世界来讲,他是有一点同情孟晚舟,甚至同情华为老板任正非。任正非的表现的风度,也令我颇有几分赞叹。但站在新闻的角度来讲,这确实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新闻的好机会。

索菲:中国的企业家们就没什么问题吗?

贺兰若:何频认为,中国的企业不管多成功,永远摆脱不了一个原罪。这个原罪就是,在中国现有的政治框架,社会环境和法律的情况之下,中国的企业家要成功,不可能不跟政府连接在一起,不可能不跟权贵集团混在一起。

索菲:何频怎么看加拿大驻中国的大使麦家廉(John McCallum)被免去职务?

贺兰若:麦家廉作为杜鲁多政府的里一名有政治经验的重要成员,但他的大嘴巴的确经常惹事。这次被《多伦多星报》的记者赵淇欣揭爆后下台,对麦家廉来讲,是一个悲剧,但对于赵淇欣女士来讲是一个荣耀。而作为一个媒体人当然更感觉到荣耀。

索菲:何频怎么看美国大阵仗的孟晚舟案件的记者会?

贺兰若:何频认为,这是一种政治动作,显示出来这个案件跟现在的中美贸易关系,中美的竞争关系是密不可分的。不过从这些起诉的内容具体去仔细分析,就可以发现,他们的准备还是比较匆忙的。起诉书里面,有很多值得商榷的地方。

不过他还是相信,虽然美国司法有缺点,但应该相信美国司法。相比较而言,中国外交部的发言人是低劣的,那一种要求“放人!放人!”而不尊重加拿大和美国法律的这么一种言辞,又再一次把中国政府的野蛮,中国政府和文明秩序的距离呈献给了大家。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