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环境与发展

法国无手婴儿之谜何时揭开?

音频 12:00
2012年出生时缺左手臂的布列塔尼的小女孩Charlotte,2019年2月。
2012年出生时缺左手臂的布列塔尼的小女孩Charlotte,2019年2月。 网络图片

去年秋季以来,法国多家媒体先后报道了法国境内某地出现多起出生时无手或者无手臂的畸形婴儿事件,地方卫生部门在初步调查并未取得进展之后对事件不了了之,媒体首次曝光之后,法国其他地方也爆出同类的畸形胎儿事件,这才引发法国全国舆论的关注。法国卫生部因此于去年十月表示将对此事件展开全面调查,并且在三个月后宣佈结果,然而,三个月后,也就是2019年的一月份,政府的调查并未取得任何进展。有畸形婴儿父母直接致函法国卫生部长,呼吁政府继续关注。

广告

法国政府卫生部长也坚决表示,绝对不能面对如此严重的现象而袖手旁观,必须寻找出造成胎儿畸形的主要原因,必须给父母与孩子一个解释。与此同时,政府呼吁全国畸形婴儿的父母向当地卫生部门登记,以协助有关部门的调查,政府计划在今年七月之前再度向民众汇报调查结果。

事件前后经过:

应该说是法国世界报最早报道了畸形胎儿事件,早在2016年,世界报就报道指出,在法国东部临近瑞士的安省有一个名叫特路亚Druillat的小村,在这个小村庄方圆17公里的范围内在2009年至2014年期间出生了七个缺手甚至缺前手臂的婴儿。

世界报的消息来源是当地一家名叫Remera的半官方医疗组织,该组织也曾经揭露了一种由赛诺菲集团生產的抗癲癇药Depakine对胎儿的负面影响,赛诺菲最终将此药撤出市场。该组织发现此一现象之后,对婴儿的父母以及他们的生活环境做出了最先调查,并且将调查结果上报了当地官方医疗组织,然而,当地医疗机构却并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并且以统计方式缺乏科学为由将此案束之高阁。直到法国世界报记者将此事公诸於众。世界报的报道指出,儘管官方的统计数字显示,法国全国每年都有一百万多位婴儿带着类似的残疾而出生,但是,安省的现象的诡异之处就在於这些婴儿都几乎出生在同一个地方,而且没有任何已知的因素可以解释为什麼他们会带着残缺来到人间。

世界报报道发表之后,当地卫生部门对此展开了调查与统计,最新公佈的数据显示,仅仅在安省一个省的范围内就出现了十八起同类性质的畸形婴儿,法国媒体追踪调查统计了在其他地区出生的畸形婴儿的安例。调查显示,除了安省之外,在西部布列塔尼的莫尔比昂省(法语、布列塔尼语:Morbihan即“小海”)也爆出四起畸形婴儿事件,他们出现的时间段在2011年至2013年期间,在卢瓦尔流入大西洋口地区也出现三宗个案,出现的事件於2007年至2008。

最新爆出的消息是法国南部地中海沿岸的罗纳河口地区2016年也出身了三个缺手或者却手臂的女婴儿。这三位婴儿的家庭都居住在Vitrolle市三十公里以内,临近南部地区污染最严重的贝尔湖工业区。

是偶然巧合还是有特殊原因?

法国歷史上曾经出现过大量畸形婴儿,那是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当时有许多孕妇在怀孕期间都曾经服用过一种抵抗妊娠呕吐(rèn shēn)反应的药,这种药的名称为沙利竇迈(Thalidomide),当时曾经导致约1万名畸形婴儿出现,沙利竇迈药物随后就被禁止使用。

根据法国医疗部门提供的统计数字,在正常情况下,类似的畸形婴儿出现的机率极低,每一万个婴儿中大约有1.7个婴儿,专家将它称为是上身肢体发育不全,法文全名为"Agénésie Transverse des Membres Supérieurs" ,简称为ATMS,每年在法国都有150位婴儿出生时缺少手臂,手或者手指。这些畸形胎儿形成的时间段应该在受孕之后的24天至56天之间。

其中原因,医学界认为有些是由於遗传原因,有些则是由於母亲在怀孕初期受到病毒感染,或者是胎儿因羊水繮绳的原因而造成的畸形。

所有上述因素导致畸形的原因虽然到目前为止医学界尚未找到解释,但是至少他们与发育不全之间的因果关系都可以被确诊。然而,问题是,在安省以及其他三个地区出现的畸形婴儿却与以上三种因素完全没有任何关联。

专家推测是环境因素

在上述可能确证的因素都被排除之后,那么,环境因素就被舆论推上了前台。事实上,最早展开独立调查工作的Remera组织早在2014年的调查报告的结论中就指出这些畸形婴儿都出生在农村家庭。

该组织对七位婴儿的母亲进行了长时间的访问,所有可能导致婴儿畸形的因素都被排除,其中包括遗传,吸毒,工作环境接触敏感物质等等。唯一的共同点是他们都居住在农村。

此外,调查还指出,在离 Druillat村庄附近十五公里地区最近几年来有多头小牛在出生时也发育不全,小牛的尾巴或者肋骨出现先天性缺陷。报告当时就分析指出,这或许与农业耕作所使用的农药化肥或者与兽医使用的药物成分有关。

法国多位生物专家以及环境问题专家都一致认为环境污染以及与动物有关的化学產品的使用很可能是导致畸形胎儿的原因。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法国负责公共卫生的组织,法国公共卫生局agence Santé publique France (SpF)在其报告中却刻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强调安省畸形婴儿的比例并不高于其他地区,并且并未强调环境污染也可能是其中一大因素。

法国公共卫生局是法国卫生部旗下的一家政府机构,其运作完全受到法国政府的掌控。

法国绿党成员,欧洲议会议员,2017年总统候选人亚多Yannick Jadot 因此向媒体表示,对有关人员故意将环境因素排除在外感到十分愤慨,因为他认为这些畸形婴儿的出生很可能同使用农药以及杀虫剂有关,这些婴儿的家庭不仅都居住在农村,而且都居住在玉米地或者向日葵耕作地的附近。他还认为造成这些公共卫生事件的原因是由於最近几年来政府大大减少了对畸形胎儿领域的医疗研究经费。

公共卫生局受专家质疑

法国公共卫生局Agence Santé publique France (SpF)推出的有关畸形婴儿的调查报告不仅受到来自环保工作者的质疑,而且也受到生物学家以及统计学者们的质疑。学者们一致指出,即使是大学一年级的学生都不难发现,如果正常的畸形婴儿的出生率为一万分之一的话,在五千多个婴儿中出现七个个案,这以比例很明显要远远超出正常的比例。对学者们来说,作为医疗卫生部门的专业调查报告出现如此明显的失误是令人难以想象的。如果是偶然的失误,那就必须立刻更正,如果是刻意的失误,那就必须向舆论解释,尤其是向畸形婴儿的父母解释为何要在统计数字上做手脚。法国的统计学者们都拒绝在公共卫生局的报告上签字。

而与此同时,法国卫生局的负责人François Bourdillon则谴责最先披露此一现象的地方卫生组织 Remera有意损害他的名誉。批评该组织是故意炒作。认为并不排除安省出现多个畸形婴儿的现象有可能是出于巧合。

然而法国公共卫生局以偶然原因来解释畸形婴儿集中的现象显然难以解除舆论尤其是婴儿家长们心中的疑虑。

在这样的背景下,法国卫生部长Agnès Buzyn,去年十月宣佈必须对此事件展开调查,法国环境部与卫生部联手调查,邀请医学专家与环境专家共同参与,卫生部长,绝对不能以命运来解释,这是令人难以接受的。很显然,法国卫生部在此问题上并不赞同公共卫生局的立场。

此外,畸形婴儿的家长们呼吁公共卫生部门设立全国畸形婴儿数据库,以便拥有足够的资料方便科研工作者们的调查研究,因为法国目前仅有六家地方记录档案,档案仅包括全国出生婴儿中的19 %。法国公共卫生局此前宣佈将这六家地方登记档案资料联合起来,但是,业内人士认为必须推出全国性的数据库,才能够为研究部门提供足够的资料。

法国政府在上周宣布将成立两个处理此一事件的专门委员会,其一着重调查畸形婴儿产生的原因专家调查组,调查食物,环境以及医疗药物以及其他所有可能的因素;政府强调到目前为止并没有排除任何可能,也并不重视某一种因素。这一调查组的首次会议将于今年三月举行,调查的初步结果将在今年六月公布。第二个工作小组则主要负责与畸形婴儿的家庭之间的交流与对话,这些对话的对象也包括与环保组织成员以及医务人员。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