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欧洲议会选举

《南德意志报》:欧盟议会将出现更多争辩

位于法国斯特拉斯堡的欧洲议会
位于法国斯特拉斯堡的欧洲议会 AFP/Frederick Florin

欧洲议会选举后第一天,德国出现了多个批评默克尔的声音以及关于欧盟议会的预测。

广告

《弗伦斯堡日报》写道:欧盟选举的结果是德国政府进一步受到削弱。这个政府找不到恰当的原因结束自己的命运,只好继续干下去,但它已经没有构架的能力了。联盟党这个原来光光芒四射的欧洲党,即便拥有一个德国的欧盟委员会主席候选人,也无济于事。

《星星》周刊写道,基民盟受到重挫,但默克尔选举后却没有露面,只是通过发言人表示,对高选举率感到高兴。基民盟惨败与默克尔多年来的政策有关。但默克尔不动声色,静等他人相互摩擦、损耗自己,然后自己又可以出来收拾残局、稳固势力。但基民盟内已出现了对她不满的声音,要求让新主席克兰普-卡伦鲍尔进入内阁,否则德国政坛不会出现转变。但默克尔在这个问题上马上作出反应,拒绝改组内阁。

柏林《每日镜报》写道,默克尔自愿退位的时候到了。基民盟在环保问题上完全没有能打动选民的答案。这并不是新主席克兰普-卡伦鲍尔的错,而是默克尔多年来的政策引起的。基民盟获得了灾难性的选举结果,这也是默克尔造成的。默克尔喜欢小步前行、安抚、策略行事和协调,结果带来的是一个新的,年轻的,重视环保的力量的出现,而基民盟对此不知所措。这种状况继续的时间越长,对默克尔的后任克兰普-卡伦鲍尔就越不利。而默克尔的犹豫不决也会被看成是克兰普-卡伦鲍尔的犹豫不决。默克尔如不及时交班,克兰普-卡伦鲍尔就没有机会真正展示她作为政府领导人的能力。她成为总理的可能性可能等不到九月的州议会选举就会消融。所以,现在是默克尔必须行动的时候了。如果默克尔不愿告退,那么,另一方就应逼迫她告退。

《南德意志报》写道:虽然欧洲人民党继续是欧洲最大党,但该党是否籍此就可以委派欧盟委员会主席,这还说不定。社会民主党人,自由民主党人,绿党和其他左派势力正在联合起来,要和欧洲人民党抗衡。如果他们真能形成抗衡力量,那么,布鲁塞尔的权力构架将发生巨大变化。但即便是基督教民主派,社会民主派,自由派和绿党联合起来一起干,欧洲人民党和社会民主党人加在一起就占有多数的时代也已经过去了。在欧洲议会要获得多数,比以前要困难了。这也意味着会有更多的争辩。而这并不是最糟的消息。

《明镜》周刊表示,德国欧盟委员会主席候选人韦伯想成为欧盟委员会的领导人,但是,扶持他的德国联盟党却在选举中遭到重挫。而法国总统马克龙也不想让韦伯担任欧盟委员会主席。韦伯和马克龙打擂台,能打赢吗?现在要看默克尔会不会救他了。

 

selfpromo.newsletter.titleselfpromo.newsletter.text

selfpromo.app.text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