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法国世界报

《子弹鸦片》:廖亦武为在天安门事件中破碎的生命发声

音频 05:34

临近天安门六四事件三十周年,法国世界报也于同一天在网站上刊出文章,介绍流亡德国的中国作家诗人廖亦武。相关的标题是:廖亦武通过其强有力的《子弹鸦片》一书,为在天安门事件中破碎的生命发声。

广告

5月28日星期二下午上市的法国晚报世界报在头版头条关注的是欧洲的年轻人在此次欧洲议会选举中的动员情况以及他们所起到的影响。该报强调,在法国以及在很多欧盟国家,不到30岁的年轻人们出乎寻常的动员起来,并改变了地方政治力量的势力平衡。在法国和德国,年轻的选民们在投票中非常关注气候问题,使得绿党在法国和德国都有了前所未有的突破。

临近天安门六四事件三十周年,法国世界报也于同一天在网站上刊出文章,介绍流亡德国的中国作家诗人廖亦武。相关的标题是:廖亦武通过其强有力的《子弹鸦片》一书,为在天安门事件中破碎的生命发声。这位流亡于柏林的中国作家廖亦武,继续为三十年前被碾压了的中国民主运动做纪念工作,并在六四事件三十周年之际在柏林接受了法国世界报记者的采访。

文章写道,廖亦武是一个幸福的中国流亡者,他有着自由的翅膀;廖亦武表示,在柏林,没有人没收他的笔记或者是在半夜把他抓走。他八年前离开中国,出版了8本书。一部小说三部曲的最后一卷将很快在德国出版发行。现在他已经在研究另一个故事了,是有关他的朋友王毅(音)一位于2018年被捕的四川福音派学者的故事。廖亦武本人是前政治犯,他在柏林和一位中国女性成了家,有一个4岁的女儿。

在天安门事件三十周年的今年,作家诗人廖亦武向法国世界报记者谈起了他的祖国的变化:2011年在他通过云南省和越南逃离中国之前,廖义武的家中有四部手机。一个是为了联系帮助他跨越国界的歹徒,一个是为了联系他在德国的支持者,一个是为了受到警察监听的日常生活,还有一个是为了紧急备用。他说,如果今天他还在中国的话,他是不可能这么容易逃脱的。到处都有摄像机,随时都有电子监控,技术在为独裁服务。

《子弹鸦片》这本书是他对抵抗的贡献。“子弹”指的是天安门事件中的“子弹”,以及警察和司法机构对天安门运动的镇压。这本书首先在德国出版,今年第一次在法国及其他一些国家出版,它展现了在天安门事件之后被中国政权列入“暴徒及闹事的人”的命运,很多人都是愤怒的试图阻止坦克的普通公民。廖亦武解释说,这是一段沉默的历史。他说许多作者已经写了事件的顺序以及发生了什么事,但对他来说,重要的是,要还原普通人所看到和所体验过的东西。他说,今天仍有加引号的“骚乱者”入狱。还有一些人在获得释放时发现,他们原来住的地方已经被拆毁,或者是,他们的家人已经不希望他们再回到家中了。

文章说,如果不是他的知识分子地位和他舍身投入的编年史家的使命,廖亦武与带引号的“骚乱者”之间并没有多大区别。

文章还写道,他个人的经历让人心碎,有时也很有趣。他个人的经历对研究天安门运动的伟大历史及其被粉碎给出了一个独特的视角。廖亦武写道,“6月4日的大屠杀划出了一条线,在此之前,所有人就像一群蜜蜂一样,在爱国主义里嗡嗡作响;从那以后,所有人都在挣钱”。

法国世界报的文章还写道,2017年7月,刘晓波在监狱中因癌症去世,享年61岁,死前没有能够获得自由。廖亦武一直在远距离的追踪着刘晓波的情况,他一直在设法让刘晓波离开中国,刘晓波的死让廖亦武无法释怀。廖亦武说,经过这么多年后,他们还以这种方式对待刘晓波,就像是三十年前发生的事情的翻版。在《子弹鸦片》这本书中,廖亦武记录了刘晓波遗孀刘霞的见证,有朝一日,廖亦武将会为此专门写一本书。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